不惧困厄,终得甜美

裁一段星河以赠与你我,

好教我们不逊色这人间错落的烟火。

                                    ——题记

今晨又是6:00起床,洗漱,熬了五宝粥:小米,红枣,红豆,大红豆,还有花生。2个小时的粗粮稀饭果然很好喝,”圆圈儿”甚是喜欢,我也觉得很开心。

上报体温,补打卡昨天的觉知记录。感恩”圆圈儿”的陪伴、宁静,秩序。脑海中还在盘旋她找英文老师”讨价还价”的动机和勇气,很可惜那位老师退休了,否则我还真想谢谢她。那就继续祝福如她所是,活出真实的、流动的自己,精彩的自己。

早饭后各自看书。我继续听读了喜马拉雅《道德经》的1~81章。越读越喜欢,虽然依旧有读错或者下意识的字面直译理解。好在书读千遍,其义自现。所以不着急,慢慢来。

午饭炒了菜,下了面,圆圈儿和我吃的很满足。看到红丽自制的凉皮以及郝院长家的”鄂尔多斯”版本美食,甚是眼馋和羡慕。

怎奈何厨艺有限,于是心里琢磨如何给圆圈做些好吃的。毕竟这个寒假因为疫情和安全,没能带她出去过,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不落忍。

午饭后”圆圈儿”洗碗,我回书房继续学习。当然也顺势给周姐打了电话。同时也给老姐发了视频。我老姐说等到疫情结束,要好好给我们大家做面片和手抓羊肉,还要让倩倩请我们吃”海底捞”。

我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表示赞同。严格来说,我们并非”吃货”。只是觉得因为疫情居家隔离多时,似乎都憋坏了了,补偿心理下都在望眼欲穿的期待疫情之后的繁华似锦。

”圆圈儿”和我一起打了半小时幅度较小的乒乓球,却也各自微微出汗。没想到这个简易的类似于儿童玩具的乒乓练习器竟然带给我们这么多的消遣和快乐。这已然超越了初买它时的价格、价值和期望值。

下午5点,我们娘俩各自饿了,于是我炒了米饭,”圆圈儿”掌勺了蒜蓉西兰花。作为特殊时期顺势而为的晚饭。

G老师打来了电话,告知他在”曲江隔离”的无所事事。又得知”圆圈儿”和我各自井井有条的读书,锻炼和生活,不依赖手机和电视,很是羡慕和赞赏。

晚饭后”百度”了蛋糕的做法。于是打了三个鸡蛋,分离出蛋清和蛋黄。在蛋黄里加了一小勺的木糖醇,还有三勺子的面粉,还倒了一包牛奶,让”圆圈儿”边看电视边顺时针搅拌,直到越来越光滑,越来越细腻。

”圆圈儿”说她做这个简单的拌面动作的时候,恍惚间有做”西点”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面粉的形态在她手里随着搅拌动作的发生,呈现出千姿百态、丰富细腻的漩涡或者蜂窝状时,觉得很开心。

又因为她当时正在看青年音乐家和资深绘画师的新年访谈节目,所以她说开心和幸福的感觉被加剧或者放大了。却原来做蛋糕的过程跟吃蛋糕的感觉一样快乐!

随后我又在蛋清里加了一丁点的盐还有白醋,用于去除蛋清的腥味,然后用打蛋器快速的打发,直到水样的蛋清呈现棉絮白色且牢固的粘在碗壁上,倒扣也掉不下来的样子。

于是分三次注入圆圈儿搅拌的蛋黄碗里,不再采用顺时针的方向,而是改为从外层铺向内层的搅拌手法,直至越来越粘稠和拉丝。

我取出了电饭锅,锅底倒了少许花生油,用专用的刷子把油抹均匀。再把”圆圈儿”打好的蛋黄混合液小心翼翼的悉数倒入电饭锅底。

”圆圈儿”很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她先是用筷子快速清理碗壁上的剩余面糊,发现并不彻底时又拿出了用完的硅胶刷,细细的扫了一遍,直到彻底无法再往下滴了,才算是收手,并拿回厨房清洗。

轻轻的上下颠了几次电饭锅,用于释放掉多余的空气。然后插上电,用湿毛巾盖住了出气口,同时按下煮饭键。心里还在忐忑:不知道这次尝试的结果如何?

转念又欣欣然:无论结果如何,开心就好!

半小时后电饭锅”叮”的一声响,自动弹起。又任凭保温了20分钟,才决定开锅。一股香味扑面而来,我和”圆圈儿”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检验成果。

又因为抹了食用油,所以倒扣取出过程毫不费力。”圆圈儿”得亲自操刀把这个金黄色的熟透的圆形饼胚切成了10块三角形的蛋糕。

我们俩各自取了一块,放到嘴里,透过牙齿的咀嚼和舌头上遍布的丰富味蕾体验、评判与反馈,一致觉得满足和快乐,这种幸福是合作,更是默契和相依。

”圆圈儿”全副武装的下楼扔垃圾去了,而我洗了剩余的碗筷,顺便预约了明天的早饭:银耳雪梨羹,顺便还撒了一把枸杞。

疫情固然是严峻的,甚至始料不及,但是生活可以随时充满了无尽的仪式、热爱和珍惜。一如冬天总会过去,而春天的脚步已然赶来。

和圆圈一起欣赏芭蕾舞表演,其中的”天鹅”最为赞叹。却原来男天鹅主角的表演者竟然也那么袅袅婷婷,舞姿翩翩。

晚上继续学习,粗略的看了一下,做了12页笔记,愈发心满意足。最受益的莫过于破除惯性思维后的创新思维。

洗漱,睡觉。梦里依稀看到”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265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274评论 1 28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087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479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82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18评论 1 20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94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16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955评论 1 237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74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03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77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32评论 3 229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53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87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263评论 2 26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89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