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一世倾辰,相濡以沫

文|仟樱雪

江南草长,阡陌花开,朵朵梨花随风拂过,春光不自主的肆意乍泄漫山遍野。

一颀长男子,一袭白衣,独立梨花树下,手持信笺,清润温雅似三月春风,俊颜微漾,“沫儿,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一娇俏女子,一袭柔纱,柔掀幕帘起,素颜赏春景,温婉灵动似诗中灵,香车画幕,缓驰花草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归期已至。”


01

我叫苏锦沫,南陈苏侯府独子,家族和睦,后辈嫡系子嗣唯我一子。

子嗣单薄,万千宠爱集一身的我,无形间也将纨绔子弟的习性培养的一丝不苟。东市爬树套鸟,西市赶鸡遛狗,私塾捣蛋我第一,没人敢认第二,每每惹得先生火烧眉毛,堂兄们也宠上天的护着,给父亲打着马虎眼。

不论做了什么,总会有人善后,小小的我从未惧怕过什么,无忧无虑的横行着,哥哥们说:“小沫,不用怕,想做什么就去做,天塌了,哥哥去补。”每思至此,都觉得愈发的温暖,玩闹的也肆意起来。

今天伙同蘭侯府公子斗鸟,明天约着谢侯府世子拌嘴仗,后天赴邀景侯府公子打群仗......甚至那个,一身玄衫,不苟言笑的小梓辰,也成了我的欺凌之一。

纵使哥哥们说,他惹不得,君臣有别。但是我还是毫不在意的调戏了,还一发不可收。打翻他的砚台,弄毁书卷,棋艺课乱下黑白棋,琴技课错抚琴弦,书画课画鬼描符......就想看看这永远绷着的脸,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02

梓辰,南陈萧慕王的遗孤,出身贵胄,权势显赫,奈何皇室子嗣伶仃,双亲离世的稚子,一言一行,都必须从小开始严训。

自从先皇先后,意外离世后,梓辰好像一夜变性。据说曾经的他,白衣锦衫,明目笑颜,温润可爱的似明月星辉,先皇先后恩宠的无以复加,三岁能诗,四岁会画,棋艺精绝,兵书倒背如流,而如今玄衣黑衫,不苟一笑,肃穆严肃的一身冷绝,仿佛将所有的阳光天性,压抑在了黑夜里。那一年,被宋太傅亲自送来皇家私塾,学习所谓的君臣伦常、诗六艺......

我好似从未当他是陈国储君,三岁之差的年岁,也未同哥哥们一样称呼他“萧王”,他一直都是他,幼小的我想改变的人,明明爹爹那么严肃的人也可以笑的那么开怀,他也可以,我一直在努力着。

甚至那天拉他一起,救下一个差点被马车撞到的,无父无母的女孩子。

“要注意安全,小妹妹,一个人只有照顾好自己,才能让父母放心呢。”他微微笑了一下,转身冷漠依旧的走着,那笑一瞬即逝。但我看的明眼,才知道他还是有情绪的,一笑倾心,莫名的很欢喜。

“如果你是曾经的白衣素衫,一直这样笑着,我多想许你一世倾城,”那时我就这样对着他的背影默默许诺。

03

转眼三年私塾学满,我十三有余,梓辰还是依旧如常,改变的是玄色长衫的衣袂。只是莫名的见到上官丞相世子,才会微微有情绪变化,尤其上官谈到家中新茶、新玩物,梓辰兴致才颇高,偶尔赏一个赞许的眼神,甚至一起参与鉴赏。

“梓辰,你不会喜欢上官哥哥吧?你有断袖之癖!”

“恩?”

“啊啊啊?!萧王是断袖!”

“我也喜欢你,满意了?”

“......”

闹剧终究是闹剧,之后我才渐知,众侯府的使命是辅佐储君,一夕势变,一招棋错,株连的不仅仅是侯府,动摇的更是江山,要我女扮男装的缘由也是因此,以嫡系男子身份,维系四大家族,辅佐储君,萧梓辰。

苏侯王府,联合北夷,叛敌通国,举族入狱,最后列出事件源头,竟是那天的小妹妹,北夷遗孤,被苏侯府下人救回;父亲在朝,被上官丞相弹劾,贪赃枉法,徇私舞弊,诬名昭昭,莫名判罪收监;母亲带我潜逃,一袭柔纱,彩绣纷飞,皓齿明眸,顾盼流转,红妆着身,掩人耳目,送往江南,烟雨画船,几度回眸,多想再看一眼那玄色身影,告诉他,我是女儿身,只怕,再也不能了。

雾雨朦胧,青砖黛瓦渐渐远去,温婉体态,缕缕柔纱,裙裾翻飞,衣袂抖转,翩跹起舞,像一轻盈的精灵在画船艄头起舞,只为一舞倾城,倾心,诉哀绪。

“沫儿,等我!"

04

一切尘埃落定,乃是六月后,我已在江南隐居。

从京都陆续来的信笺和父亲的信物得知,父母族人意外的安然无恙,让我安心休养,一切勿念。只是,曾经的苏侯府世子已意外去世,此世再无苏锦沫,只剩下我,苏倾沫,世人谁知这两人本是一人,不过女扮男装,偷天换日罢了。

青砖黛瓦,烟雨古巷,南方苏府,乃系苏侯府远亲,书香世家,行医济世,闻名江南。传说,美得不可方物的苏家大小姐苏倾沫,自幼寄养京都,娉婷长成,一笑倾人城,一舞倾人国。我也愈发,开始习惯红装着身,认真学习琴、棋、书、画乃至兵法典籍。额心梨花钿,明目青秀眉,一袭柔轻纱,更显娇俏温婉,女为悦己者容,只为魂牵梦萦的那一袭玄衫。

信笺依旧,360封,封封事无巨细,温和的好似呢喃,不同于初始的几封告知安心。

“小姐,你看这些信,字迹跟先前的几封不一样啊,不会写错了吧?”

“恩?那你说谁写的。”

“我猜,是锦荣少爷,或者锦煊少爷写的,恩,反正不可能是萧王。”

“是啊,最不可能,是他了。”

瞥眼细观,像又不像,可这之后的360封,唯我看得出是他的字迹,只因烟雨深处,那一声“沫儿,等我!”,并没有幻听,信笺360,字字珠玑,诉相思,不似曾经冷绝的萧王。

“沫儿,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岁月已静好,可安之若素。”

05

南陈520年,八月初一,萧王向江南苏家下聘礼,大赦天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氏嫡女,系苏侯府远亲,出身江南,幼长京都,苏氏女温婉贤良,知书达理,着其为皇妃,九月十五举行大婚,苏侯府平叛乱有功,举家有功,著记一等功,定居京都,赐宅邸封爵位世袭,钦此。”

南陈520年,苏侯府,举家入狱,上官丞相弹劾其内外勾结,而蘭侯、景侯、谢侯三大侯府在上官世子的协助下,辅佐年仅十六岁的萧王,搜出上官丞相勾结江南器物古玩商,通敌私运,私相授受,私自动用王权割让南陈五座城池相抵的证据,自此推翻上官家族的把控朝政的局势,同时对北夷的虎视眈眈,运筹帷幄精细筹谋,细作一网打尽,残余势力连根拔起,手段雷厉风行,南陈江山,稳固合一,朝廷上下一心,百姓安居乐业。

上官世子,顾及丞相府一脉,萧王许其爵位,但上官世子拒绝了,只愿南下江南,寻找更精致精细的古玩器物,浪迹人生。

萧王,准。

06

“辰哥哥,你是不是断袖?”

“我跟你断袖,可好。”

“你是不是一开始知道我的女儿身?骗子!”

“恩?”

“一开始不知道,只知道你活泼异常,甚为欢喜,在苏侯府,无意间见到你换女衫,才知道的,恩,身材不错,玲珑有致,尤其烟雨一舞,深得我心。”

“啊?!?”

“南陈萧王,居然如此这般,啊啊啊.......说好的冷厉狠绝呢!”

“冷厉狠绝只对外,我只对你这般。”

“沫儿,陌上花开,归期可定矣。”

“辰哥哥,一袭白衫,梨花树下,带着当初的笑容,等我回来。可好?”

“恩。”

360封信笺,诉不尽的往昔。

天色熹微,一辆满载旖旎春光的轻装马车进入京郊。

没错,这辆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南陈,皇妃殿下。

我,苏倾沫。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十里长亭,梨花似雪,随风飘落,飘散阡陌田野。

一颀长男子,一袭白衣,独立梨花树下,手持信笺,温差侯佳人,清润温雅似三月春风,俊颜微漾;

“沫儿,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一娇俏女子,一袭柔纱,柔掀幕帘起,素颜赏春景,温婉灵动如诗中灵,香车画幕,缓驰花草径;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归期已至。”

陌上花开,缓缓归矣,一世倾辰,相濡以沫。

(2017.1.21,晴,灵感来源:春运回家,“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PS:不小心删文,现今恢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