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有人说,世道变坏,是从嘲笑文艺青年开始的。其实,是从文艺青年不再读散文开始的。现今的书店里,有格调一点的,外国的纯文学小说多见了,散文很少了,几近消失。现今的人们要么在忙生存,要么在程式化的消费,于生命感知的基本面上是匮乏的。内心便常需要一个‘异世’的慰藉,因而小说是需求的,又常生出不明所以的情绪,诗歌也是需要的。唯独散文,是立足此世,描写此世的,无论写作的人,还是阅读的人,都需对当下的生活、对日常有丰富活泼的体验。写一处黄昏,写一条街道,倘若读的人全无留心此间的感受,便实在会觉得无味了。这是现代人一个极大的悲哀了。”

                                                                                                                                    ——焉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