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冈仁波齐》式信仰——公路影片的小成本良心之作

你曾质问过生命的不公平吗?

你曾怨恨过生命的卑微吗?

我们想解答的所有问题,都在《冈仁波齐》所传递的信仰中画上了句号。

——致对信仰充满敬畏和执着的所有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冈仁波齐》,在各大院线电影的包围下,显得很不起眼。最初了解到它是一夜之间刷爆朋友圈、由朴树演唱的《No Fear In My Heart》。因为朴树是用心做音乐的优质音乐人,很少为了获得利益而去做宣传,所以我四处去打听了这个电影。

听朋友说这是一部小众且文艺的公路暖心电影,便在看电影之前去看了宣传片,镜头记录下的西藏透露出一种镇定且洁净的辽阔美感。因为“太美了”,让我想要进一步了解它。没想到打开手机APP买电影票,想去的那场竟然已经基本满座。我带着疑惑开始期待这部电影的内容。

它也真的没让我失望——影片从头至尾都是采用藏语原声放映,几乎没有任何BGM,镜头的裁剪也不是很多,呈现在眼前的只有连绵起伏、皑皑白雪的群山和一望无际的千里冰封,在这样的画面中,心好像都静下来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人说,《冈仁波齐》其实是一部纪录片。但我觉得,它不是常规的纪录片,因为它有情节,而不是靠编导来编排——它用平缓的镜头语言诉说着藏式信仰——去冈仁波齐朝圣。

导演张扬把11个朝圣者去朝圣的原因都用镜头陈述了一遍:一个人家里连续去世了多个人,于是他想为自己逝去的亲人祈愿;一个人因为一直宰牛杀生觉得害怕,所以想去朝圣来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一对夫妻,女人还在怀孕期间,为了给孩子和未来祈愿,而踏上了朝圣之路……他们的所有出发的动机都源于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对于信仰的坚定。

从芒康到冈仁波齐,2000多公里,11位藏民用他们心中对于心中神明的敬畏和对人间美好的祈盼,每隔7—8步就跪下来磕一次头——不论是风烛残年的老者、身怀六甲的孕妇还是黄发垂髫的孩童——每个人都为了亲人甚至是为了世界苍生祈愿。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女人在半途中要生产,但是所有人都那么镇定,就好像他们知道孩子和女人一定会顺利,老者捧着刚诞生的婴儿说:“这孩子在朝圣的路上出生,真幸运”。其中,最令人觉得震撼的是一个7岁左右的小女孩,她从始至终都跟在去朝圣的路上,中间一度累到头疼。母亲鼓励孩子:“等到了前面的市区就给你买药,你还能坚持磕头吗?要磕头的,磕头长见识”。就是这么朴素的对话,却有一种直戳人心的震撼。

不论是雪崩、大水、暴雪……信仰的力量仿佛划破天穹的巨响,直直的在人心中炸裂。

这不禁让我想起英国作家Rachel Joyce笔下所写的《一个人的朝圣》——如果信仰有型,它该是什么模样?你曾对信仰心怀敬畏吗?

在这个社会中,没有信仰的人占大多数,所有愿望似乎都是无处安放的,那些颤抖着失温的日子,我们是否也曾恳求过不知所踪的神明,希望自己能走过这些伤痛和苦难?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影片《冈仁波齐》就是在讲述这种祈求,只不过相对于我们灵魂深处一直在流浪的信仰来说,藏人的信仰居有定所,所以他们在面对这个世界时,才能多一份诚恳和平和。

影片最后,在冈仁波齐山脚下,被叫做杨培的老者在睡梦中去世了。睡在老者旁边的人抚摸着他的额头,然后对所有人说:“杨培爷爷去世了”。整个屋子里充斥着巨大的沉默,沉默在寂静中唤醒了伤痛,让人不禁心底塌陷。但是没有人流泪,不论遇到什么,藏人好像都知道,人有所归。他们认为,在神山脚下去世的人,灵魂必定已经得到了超度。喇嘛来为杨培诵经的时候,喜爱独行的苍鹰结群而来,盘旋在天际。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后的最后,张扬将镜头不断往远拉,最终画面中只剩下苍茫雪山上移动着的几个人形小黑点。生命和自然的博大,以及继续追逐信仰的决心,在那一刻被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故事的尾声,大幕缓缓变黑,朴树的在歌里唱道:“你在躲避什么,你在挽留什么,你想取悦谁呢,你曾经下跪,这冷漠的世界,何曾将你善待……”

我想,这是近几年来最走心的国产公路题材影片之一,导演用藏式信仰,洗涤了每一个观影人的心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