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是谁”问题谈谈人生和教育

看了一篇名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简文,实在说,那是一篇废话。不过没有贬义,我们谁又不说废话?只愿我下面要说的不全是废话。

“我是谁?”并不是一个回答不了的问题,其余两个问题才玄呢。但这个问题中的“我”有两个意项,一个是说出或思考着这个问题的任何一人,一个是所有人思想中那个共同的“自我”。如果是前者,由于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有统一答案;地球上有多少人,就至少有多少答案;即便同一个人,不同时间也会有不同答案,因此也没有一个固定答案。如果是后者,就把人分成了“共同的自我”和“个别的人性”两部分,个别的人性是使人独一无二的原因,而“共同自我”中的“自我”,其实也是人性,至少可以纳入对人性的思考。由此,要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先要回答它的前提问题,即“人是谁”。

但,人就是人,“人是谁”是一个错误的问法,应该问“人是什么?”

回答“人是什么?”,就是在给人下定义。至于人可不可定义,似乎很值得讨论,我没有那个能力,姑且遵循传统地认为人是可以定义的。传统下定义的方法是属加种差,就是先确定待定义者所属的上一个类,再描述该种与该属中其他种之间的差别。比如“桌子是木制方形四脚一面的家具”。“家具”是桌子所属的上一个类,是一锤定音的关键部分,“木制”“方形”“四脚一面”这些词,全是对种差的描述。当然,要准确地定义桌子,需要把桌子与其他家具的差别全部罗列出来才行,我这个“定义”已经从简,故而不是准确定义。人的定义上也可以套用:人是两足两臂、已退毛、有意识和高级智力、会言语、会使用工具的动物。这同样是一个因不全面而不准确的定义,甚至是不正确的,因为在严格分类学上讲,“动物”并不是人的属,应该是类人猿。但好在那些描述明显指向这个属,因而也不能说绝对错误。重要的是这么定义比较保险——人就是动物,这已成为共识。为便于表述,对这个定义再做模糊处理:人是一种特殊的动物。

既然人是一种特殊的动物,而“我”又是人的一个,所以“我是一种特殊的动物中独特的一个。”在这个界定中——再说它是定义就太侮辱“定义”二字了——人的“特殊”就是前面说的“共同的人性”,“我”的“独特”就是“个别的人性”。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我是谁”这个问题,或者说回答了“我是怎样的人”;在我看来两者是同一个问题。

至此,“我”有了双重独特性:人已经独特了,而我又是一个独特的人。所以,任何一个人都应该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这不是给自己贴金,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相信这一点,自信就不是盲目的,就有扎实的根基;也应该开始大胆行动起来,否则就是辜负自然的一次造物。在行动中,还要足够尊重他人,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以上所论有两点要指出:一、我所使用的“人性”,只是“人的性质和属性”的简写,不是“人的品性”的简写;二、我只是在自然意义上界定人的,没有考虑人的社会性,因为社会本质上是人的组合和产物,对人的定义没有决定性作用。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的双重独特性,是怎样实现的?大自然在创造“我”的时候,是插入了“独一无二的基因”,还是只是千篇一律地甩泥成人,却把我放在了独一无二的生存环境中?很明显,这么提问是很玄的,也容易与“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缠在一起。但是这么问问错了吗?还有更多可能吗?我看不到。仅仅这两种可能就足以引起无穷争论,比如性格先天决定论与地理决定论的争论。我无力统一答案,但我凭感觉相信主要是后者,即造物主没有在我身上下太大功夫来实现我的独特,而是创造了一个与其他人一般无二的我,却替我决定了一个初生环境。

然而,这只实现了“我之独特”的一部分,我出生之后的一生里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不完全取决造物主,还有一部分可以人为左右。可左右的部分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的决定者是父母师长一类教育我们的人,另一部分的决定者才是我们自己。尽管我可以有所作为的那部分小得可怜,但它至少表明:一个人的命运,不是不可变更的;我还没有被框死。这很好,很值得庆幸。在这里,我想把这种值得庆幸命名为“命运乐观”,并且相信,有了命运乐观,生活乐观才有根基,才不会被厄运击垮。我还想提醒看到此文的父母或老师:教育对命运太有决定意义了,不可不慎;结合上面所说的对尊重人之独特性(即尊重造物主的独特创造),重视教育绝不止于给孩子或学生最好的教育。

被创造之后的“我”,接受过足够或好或坏的教育并有成熟理性时,“我”开始真正做自己了。如果之前是好的环境,做自己就是更上层楼;环境不好,做自己就是对自己的改造和完善。当然,如果不想再过被设计好的人生,而完全重新开始,也可以。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的独特时,他“独特的选择独特权”,更应该得到尊重。这并不意味着父母可以终止教育,恰恰相反,负责任的父母应该学会更多的知识和智慧,把它们和生活经验一起推荐给孩子作为备选项。记住,只是备选项,不是必选项。

独特的人生是由无数选择构成的。在拥有独立意识和成熟理性之前,由于没得选或不能选,许多选择被人代劳了。也有一生被代劳做出选择的人,他们很可怜。

对于自主选择后半生生活的人,我想说:选择了必有割舍与痛苦,可以后悔,但不要牢骚。

尊重自己自由活着的我们,才有了问“我是谁”的资格和价值。而答案永远在变化,因为累计做出的选择在增加。人,或者“我”,从来都是即时性或情景性的。

回答“人是什么”的学科叫做历史,回答“我是谁”的哲学叫做人生。历史总是关于过去的,古人总被今人否定。人生也是如此,虽然我们喜欢设计未来,但未来总在变,今天的“我”总要否定昨天的“我”,因而“我是谁”总不能有一个一成不变的答案。

所以,最好不要许诺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或“要过怎样的生活”。你总不能成为你想象中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曾经我面临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我的兄弟也是经历过,于是我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选择,他回答的是,为了父母,家人,于...
    Q草青人远阅读 78评论 0 4
  • 平平淡淡才是真,每天重复着简单的生活,随着岁月的迁移,我们也有了不同的经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然而在我...
    人生就是一部奋斗史阅读 517评论 2 44
  • 我相信自己有选择过什么样人生的权利! 我相信自己有选择过什么样人生的能力! 我相信自己有选择过什么样人生的魄力! ...
    行走在成长路上的娇姐阅读 557评论 2 52
  • 社会在不断发展,政治环境、经济环境、文化背景、出身家庭、所受的教育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等等诸多因素,影响...
    小冷小姐阅读 38评论 0 2
  • 所有的事情,该怎么做 是没有固定答案的 如果有,那就是教条 而教条是对人类最大的破坏 面对同样一件事情 几乎一个人...
    董启祥阅读 304评论 6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