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午后

      向来不喜下雨天,至少在南方是这样。每年六七月份总有一大段时间,整个南方在副热带季风气候区的地带,连绵不绝的阴天和下雨成了不间断的交响曲。

        于是在家,看书写字,看电视翻报纸,睡觉、发呆或者无所事事。想要出去走走,却总觉得撑着一把雨伞也太过破坏意境,而且也讨厌每次回来都是上半身干得不像话,鞋子不是进水就是脏得不成样子。

        因为长期的阴天梅雨导致心情不太好,有一天索性便穿了一双凉拖鞋,一条七分牛仔裤,披一件毛领外套,俨然一副另类显眼的样子。因为住的城市有一个小西湖,离家也不是很远,步行半个小时就到了,左右没事,就自己一个人溜达。

      其实平常时候我是没有这种习惯的,习惯了坐公车直达,偶尔这么走走也觉得挺好的。

      回家的时候很巧,那时候正逢是清明节,因为家乡好歹还是走出去过那么几个名人,所以也是有很多人去为这些有名的或者无名的先辈烈士扫墓,一大清早排队祭奠的人络绎不绝,还有的学校专门组织学生们去扫墓。

      我和洋子就是在这天认识的,说起来可和扫墓没有半点关系。虽然我都快忘记她的样子了,可偶尔想起她安静的歌声,彷佛还能看到她赤着脚丫坐在湖边长发披肩的样子,还有那天感觉异常温柔的风和阳光。

      走过一条古色古香有各式各样风格的店面的老街,转一个弯,在一个香樟树影婆娑的桥头,就遇见了这么一位女子。其实也曾经想过,如果遇见是一件上天安排的事情,时光不能决定,人为不可改变,是件多么值得令人庆幸的事情。

        书生许仙和美丽的白娘子很多年以前在断桥相遇,分开的时候下了一场雨,善良的素贞借给俊朗书生一把纸伞,于是书生还伞进了白府,相遇一场凄迷美丽的故事。

        只是后来,后来的故事被传颂成了许多个不同的版本,结局也在漫长的时光中,变得模糊不清了。

        后来的事,嗯,我想想,就这么相遇了。

        她是有丝绸一般光滑鲜亮的头发,淡粉色的耳坠摇晃着,像极了风中摇曳着盛开的桃花。莲藕般粉白的手臂轻轻抬起刚好遮住泻下的阳光,洁白晶莹的脚丫轻盈地拨动着湖水,望着荡起的涟漪痴痴地笑。笑声清脆婉转,干净得像那天蓝白色的云朵,让人想要不自主的伸出手拘一片过来画成一幅画;温婉得像是山间流淌着清冽的泉水,让人想要弯下身去捧一撮放在嘴边一尝它的甘甜。

              渔人出船回来,泛舟歇息的空闲,撑着船篙,或者拿着船桨,缓慢停下来,望着姑娘芳华笑颜的身影,神态中多了一些经年的回忆,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勤劳朴实的男孩,和美丽温柔的女孩,初次相遇的时间。

        我走近姑娘,在她身旁一棵山茶旁边坐下,安静地听着她唱歌。

                            “夏天很长

                            长到雨下满了小巷

                            知了睡了醒来

                            预约一场酣畅淋漓的演唱

                            等来了傍晚夕阳

桥边退潮的空港

                            我的吉他断了一根弦

                            音符弹来却没变

                            我的歌从来不酝酿

                            因为夏天闷热的天气

                            演绎一场很久以前

                            换了场景的戏

                            人群太拥挤

                            忘记了背影是否清晰

                            烈酒太多太倔强

                          像是喝不完的悲伤

                          因为一把旧时的伞

                          一段久违的时光

                          独自徘徊到黎明的天亮

孔雀的屏开在无人的地方

四周的荒凉,无处躲藏

我拥抱住风问了一下

下雨了是否见过打伞的书生

他去了哪里,藏起了什么秘密

                          我想有一天遇见

                          写一首诗送给情郎

                          我想有一天遇见

                          唱一首歌送给情郎

                          你会不会笑得像风

                          像是时光里的意外一场”

                姑娘对我突兀的到来并不显得紧张和生气,她转过头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轻轻地笑了,只是我不确定是不是在对我笑,那时风正吹起,阳光正好从斑驳的树影里找出些许空隙,从她的背后穿泄下来,我只看见一个纤细模糊的轮廓,并看不清楚姑娘的表情。

        “你。。。经常一个人在这里吗?”显然年轻的少年并不擅长搭讪。

        “有时,偶尔,想来就来咯!”姑娘甜甜地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笑着对我说。她笑的时候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像晶莹的水晶一样,闪闪的 ,亮亮的。

        “啊!真巧呢,我也是,回家时尚无去处,于是便来了这里。想来时,便来了呢!”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不知怎的,一时竟然莫名高兴起来。

        “挺好听的一首歌。”伸手抚了一下姑娘漆黑柔软的发,入手湿漉漉的,饱含清凉和温婉,原来刚刚姑娘不小心头发落进了湖水里面呢!“我很喜欢,不过,姑娘的头发湿了哦!”望着姑娘稍微羞红的脸庞,也并不反感我的举动,不知怎的胆子竟大了起来,也不觉得紧张和突兀了。

        姑娘反而有些拘谨,双脚不停地在水里胡乱的划拨着,那种神态,一时竟然让我痴了起来。

        “先生,先生真的觉得我唱的很好听吗?”过了好一会儿,姑娘小声地问我说,眼睛里装满了柔和与随性,显然不在意头发变得湿漉漉的,俨然一副彷佛自己经常是这样的样子似的,反而倒是对于我的看法充满了好奇和不解。

        我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姑娘。于是,两人之间很有默契地变得沉默,但并不尴尬起来。

        当然,其实你并不知道,如果真的有命中注定一说,我宁愿相信 ,遇见你并不是要耗尽此生所有的气力才能够被诠释。

        风吹起湖边相竞盛开的杜鹃和山茶不停地摇摇晃晃,像是一簇簇燃烧起来跳动着的火苗。

        姑娘说,喜欢四月的山茶,喜欢一个人躺在山上的草地,闻着湿湿的草香,枕着柔软的草梗,看并不是太刺眼的云和太阳,喜欢坐在一个人的河边,把脚伸进清凉的水里,吃着一个随手从山上的树上摘下的果子,唱着一首无人问津的歌谣,听船工划桨浪花回荡的声音,在桥边等候一个并不存在也不会乘着船帆归来的人,听一场戏里总也听不厌烦的故事,然后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于是,喜欢上姑娘的故事,喜欢上听姑娘唱歌,喜欢上姑娘酿的梅酒,喜欢上陪姑娘去流浪,喜欢上看姑娘双脚放进湖水里,拨动水波笑着的样子。

        许久,我对她说:“等六月西塘的荷花开了,有时间一起去看看吧!”

        姑娘摘下一朵白色的山茶,我为她别在发间,真的很好看呢!“那你为我写一首歌吧,我把它唱给你听!”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临别时才想起,忘了问姑娘的名字,忘了留下联系方式,只有手中依稀还残留着的山茶淡淡的清香,太多的问题,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于是,我给她取了一个名字,洋子。

后来,就再也没有后来。回到北京以后似乎自己全然忘记了这么一回事,只是偶尔还能够回忆起来。生活总是在原来的地方循环,并无太多风浪,也依然有人悄然离开或者到来。

等到再回家的时候,再去这个地方,已无别的念头,只是为了给这个约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荷花开得很好,一朵一朵粉色的花在风中摇曳,散发出让人沉醉的清香,好像是一朵朵晚霞中灿烂的飘漫着的粉色云朵。还能够记起姑娘说,如果晚上去荷塘,会听见荷花开苞的时候清脆的声响,那是一种生命力的蓬勃,是一种生命美妙的诠释。

只是现在,听不见了。总觉得少了一些东西的风景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我坐在桥边的石板上,双脚试着放进水里,然后慢慢的拨动起来。船工划桨的声音放佛传过无尽时光从遥远的回忆里荡漾开来,让我又依稀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彷佛还在昨天,姑娘洋子发间白色的山茶在风的耳边诉说着一个久远的故事,就像是戏曲里的书生和姑娘。

不过也许当事人,早就不记得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9月的下午热的出奇,似乎太阳神在神仙圈里打牌输了钱丢了神。便把一腔怒火毫不吝啬的抛向地面,烧烤着那一座座城市,...
    半岛病人阅读 239评论 0 0
  • 那是一个充满暖意的午后,下午五点的阳光从公交车的侧窗洒进车厢。我的前座坐着一位妈妈,带着她刚从幼儿园接出来的孩子...
    D守夜人阅读 56评论 0 0
  • 去江南找一匹白龙马 在绿林坐观一片叶子的飞翔 在这钟声里焦躁不安 使远方的云变得不安分起来 让人迷恋的风里 执一把...
    王艾柯阅读 31评论 1 2
  • 1 乡村美丽的山茶花 美丽的龙树村,村庄依西南背靠大山。山峰逶迤绵绵,森林竞秀。 山林里,最常见,最美丽...
    泥巴一一龙凤楼主阅读 1,494评论 19 18
  • 我坦白说并非是康熙来了的“铁饭”,也并非每一集都追,可是,在看到康熙要停播的那一刻,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和感慨。...
    laviedX阅读 5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