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那年,他杀了人

01

2013年的夏天,小县城的天气非常闷热,网吧里蚊虫飞舞,躁动不安。

凌晨两点,赵英豪伙同几个朋友对一名初中生拳打脚踢,赵英豪连续几脚揣在他肚子上,只因为他把奶茶撒到了赵英豪身上。

虽然同为初中生,但是赵英豪欺负起人来毫不手软,在学校里,没有不给他面子的学生,如今这个人敢把奶茶倒自己身上,挨打也是活该。

这是一家黑网吧,电脑也就十来来台,开在中学旁边,没有正规营业执照,专门吸引一些不良学生来上网。网吧老板的儿子叫李南松,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孩子,跟赵英豪同龄,且是好朋友,在不上课的时候,他就接替自己老爸网管的工作,如今打人,也有他的份。

踢一阵子之后,那个学生突然抽搐了起来,翻白眼,嘴里还口吐白沫,大家在一旁放声的笑,赵英豪笑得最大声,笑的同时又朝着他的头给了几脚。

只见那个学生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身体僵硬,动作非常搞笑,赵英豪还在笑,李南松走过去把他抱起来,还想再揍几拳,但是抱起来的时候发现他身体僵硬。

李南松把耳朵凑近学生心脏部位,突然面无表情,大家见他神情凝重,网吧里的笑声停止了。

“没...没心跳了。”他紧张地说道。

“真的假的?”赵英豪也走过去了,把耳朵凑近去听,过了十几秒,始终没能听到一声心跳声。

再把头抬起来时,看到李南松惊恐地看着他,“你杀人了。”李南松的眼神里透露出恐惧。

“放屁,打他你们也有份。”赵英豪的声音非常大,但底气有点不足。

“现在怎么办,等警察来?”李南松声音中带着颤抖。

虽然说未成年犯罪不会坐牢,但是杀人就不一样了,赵英豪心里非常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肯定会坐牢,不坐牢的年龄是在16岁以下,如今他已经16岁,再过一个多月就要中考了。

“跑。”他坚定地说道。

他想带着大家一起跑,只是所有人都不为所动。


02

李南松跟着他动了起来,和他走到门口就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了?”赵英豪疑惑地看着他。

“英豪,这事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跑吧,现在他们应该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过来。”说完他就回到网吧里了,留下赵英豪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他回到网吧内,想说服大家一起把罪名承担下来,但是没人愿意,毕竟没人想坐牢。他们一个个都说整件事的起因都是因为他,他们没有做什么,只是在旁边简单教训一下那个学生,下手最狠的是他。

平时讲义气,一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一个个怂的要死,看李南松也没有和自己一起认罪的想法,他气得转身,离开了网吧。

如今已经杀了人,他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他打算去广东躲一阵子,但是出门需要钱。

他回到家中,家里的父亲还在上班,没有回来,他父亲是开挖掘机的,这几天要加班,天亮才能回来。

他进入父亲房间里,在父亲枕头下拿走了两千块,然后跑到汽车站,他不敢进站,只能等在外面。

他穿着黑色外套,戴着帽子和口罩,生怕别人认出自己。厚重的外套,加上紧绷着的神经,让他冷汗不停地冒。

等了很久天终于亮了,车站内有大巴驶出,他挥挥手,上了车。他已经不考虑去广东哪个省了,只要能到广东就好,刚好,这辆车就是前往东莞的。

大巴缓缓开动,他紧张的神情也渐渐得以缓解。

十五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了东莞,下车后,人生地不熟立刻让他感到害怕,扣去车费三百二,他还有一千六百多,现在他迫切的找地方住下来,然后找一份工作。

找地方住不难,车站旁边都是旅馆,就是有点贵,不过贵也没办法,只能先住下,至于找工作,明天再说。


03

这几天里,他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生怕警察查到他所在位置,也怕自己的后半生在监狱里度过。

在来东莞的车上,他时不时就收到电话,要么是他爸打来的,要么是他班主任打来的,他明白电话里的人会说什么,于是干脆把电话挂了,到今天还没敢开机。

他去街头挂着中国移动牌子的小商店里弄了一张黑卡,这种电话卡不需要身份证注册,他前一张也是,但是前一张太多人有他联系方式了,他必须得换一张新的。

工作非常不好找,他只不过是一个还在读初三的孩子,没有任何社会经验,连和陌生人说话都不太敢,又怎么那么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呢。

但是钱不停地在花着,眼看着工作没着落,几天下来每天住宿费100块,伙食费30块,他撑十三天,身上已经没有钱了。

衣服脏了就换上自己带过来的衣服,那些衣服也脏了就没衣服换了,只能一直穿着。

第十四天,他已经住不起旅馆了,只能坐在街头,找个地方躺下,身上还有十多块钱,这些钱只能供他吃一顿饭而已,只是吃过之后,下一顿不会再有了。

这座城市灯火通明,完全承担起大城市这个名号,城市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只是这些人当中,没人注意到他,更没人会关心他,想到这里,他流下了眼泪。

就在他哭的时候,有个中年人朝着他丢了一个面包,他看了一眼那个人,那个人也看了一下他,但两人都没说什么,中年男人就走了。

他是饿,可他不是乞丐,他不会接受这些食物。

但是这面包包装完好,还没有开过,也不是从垃圾桶里翻来的,加上自己肚子已经很饿了,他竟然开始有点动摇。

管它三七二十一,先吃了再说,反正这里没人认识自己,再怎么丢脸也没人知道,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04

吃完之后,在擦嘴巴的时候,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没有错,这里没人认识自己,那厚着脸皮去找工作又怎么样,难道有人笑话自己吗?总比在这里当乞丐,等别人施舍好。

想通了之后,他鼓起勇气,一家家的去问招不招人,被拒绝就找下一家,最后他在一家餐馆里得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每个月待遇不多,但是总比没有好。

他还硬着头皮求老板能不能给他介绍个地方住,老板一开始不愿意,后面经不住他的烦,就找一个地方给他住,每个月五百,这五百从工资里扣。

刚开始非常不容易,随着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他手上才有一点钱,这点钱不多,也就六百块,但是这是他的救命钱。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刚开始无论多么哭,只要站稳了,日子会慢慢的变好。

一转眼就过去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里,他终于过上了像人的日子,衣服按时洗,能吃上饭,每个月辛辛苦苦的工作也能赚点钱。

只是缠着他的,还有他的噩梦,他打死人的这事,永远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可是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无论是担惊受怕还是如何,你都得往前走,赵英豪也是,他在往前走。

自从换上了新卡之后就没人联系他了,一方面他不敢结交朋友,另一方面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认识别人也不容易,他每天要做的事就是上班、下班、吃饭和睡觉。

一想到交朋友,自己以前那些狐朋狗友就足够让他恶心上一阵子了,所以没有朋友,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样认真的工作,他工资也跟着涨上去了,一个月能拿到手一千五。他平时没什么开销,吃饭非常的省,偶尔给自己买一些新衣服还是从地摊上淘的,毕竟自己花自己的钱,心疼是肯定的。


05

这样一年下来,他竟然能存到四千多块,同时,他也长大了不少。

临近春节的时候许多餐馆、商店都关门了,他所在的也不例外,老板要回去过春节,他也想回去,可是不能,所以只能在广东里呆着。

一直呆着也不是办法,他要去找一些工作,可是春节哪里还会有店铺开门,他心里清楚得很。

但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他又发挥他厚脸皮的技能,一个个去问,终于,他找到了一份兼职,在春节的时候穿上布偶装在广场里转悠,给别人发传单,搞活动促销。

不得不说,春节期间的兼职待遇非常丰厚,他问了一下老板,老板说春节期间许多人都回家了,他们找不到人,所以待遇要提上去一点才能好找人。

在这一个月里,他赚了两千块,但减去各项开支之外,他还剩下一千多,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

随着老板从老家回来,他也回到了正式的工作上,在这新的一年里,他打算存到一万块,不包括上一年赚的。

年底的时候,他数了数,没有到一万块,只有九千多,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想想自己老爸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也不是到手才两千多,他现在得意不少。

可是想起自己老爸的时候,未免一起想起家里的一切,今年他有个念头,想回家看看。

已经过去一年多,当初他犯下的事风头应该过去了,他提起勇气,坐上了回家的大巴,坐大巴的好处就是不需要用身份证买票。

回到老家里,他站在自己家门口,迟迟不敢回去,他没有回去的理由,只好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心里想着,家里只有他老爸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以前自己还在读书的时候,放学回到家中还能和老爸说上几句话,虽然说得不少,但家中至少有一些生活的气息。

现在这样子,不知道那老头一个人怎么过。


06

他又来到了李南松的网吧,如今过去了一年多,李南松也已经初中毕业了,他那成绩高中是肯定考不上的,所以应该也是在自己家里的网吧当网管。

赵英豪刚进入网吧,走到柜台那里,坐在柜台的人正是李南松,看到他走了过来,李南松抬起头,一开始还认不出是赵英豪,看了几秒后,惊讶的喊了出来。

“英豪!”

“嘘。”赵英豪示意让他安静。

李南松把他拉到旁边,赵英豪一脸疑惑,李南松解释说,他们网吧已经不再是黑网吧了,因为前一次在这里出了命案,李南松的父亲花了重金求政府别封他们家网吧,还把各种证件都办了下来,如今这家网吧已经不是黑网吧了,每次上网都需要身份证,是成年人才可以上网。

而且,在前台里已经安装了摄像头,所以把赵英豪拉到一边,就是怕摄像头把赵英豪拍下来。

两人聊了好久,李南松好奇的问赵英豪这些年去哪里了,赵英豪没有回答,对于自己的隐私都没有回答,同时还问了李南松一些事,说那件事后来怎么样了。

李南松解释说,后来警察过来了,把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人带回警局审讯了一番,所有人都说主谋是赵英豪,其他人都没有参与对陆有明(被赵英豪打死的人的名字)的殴打。

过后警察前往他们学校,询问班主任,还去了赵英豪家,但无法得到赵英豪的具体位置,只能不了了之。

可怜的是,陆有明家中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父母早年离异,本来跟妈妈在一起的他,后来妈妈又嫁给了别人,就把他抛弃了,他只能跟奶奶一起住,如今竟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的时候,李南松心里很不是滋味,赵英豪何尝不是。

离开之前,赵英豪问要了陆有明奶奶的家庭住址,李南松虽然有点意外,但还是给了,要说为什么,可能是他是最了解赵英豪的人。


07

陆有明奶奶的家在乡下,是那种砖瓦混合房,非常破旧,房子位置也比较偏远,没有左邻右舍。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他想登门道歉,但是没有勇气,在看到八十多岁的奶奶,躬着身子背柴火进门时,他心里非常难受。

他问了一下路人,说自己是陆有明的小学同学,还问陆有明的墓在哪里。在得到具体位置之后,他走到那里,给陆有明跪下。

“我对不起你。”说着赵英豪对着陆有明的墓磕了三个响头。

离开了以后,他又回到了陆有明家楼下,这一次,他鼓起勇气,上了门。

他跟陆有明奶奶说,自己是陆有明的好朋友,但是一直在外地读书,得知这事之后过来,已经是一年后了。

奶奶本不想提起这事,可是提起也提起了,她抹着眼泪,说有明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没有惹别人,为什么好人都不长命。

说到这里,他问一下奶奶,问她恨不恨当初害死她孙子的人,奶奶鉴定地说恨,这个回答直击他的心底。

在离开之前,他给奶奶两千块,奶奶死活不愿意拿,还说他多来看望奶奶就好了。

春节过后他又回到了广东,从那以后,他每年回去两次,都是去看望陆有明奶奶,并且时不时给她买好吃的,买新衣服等等。

就这样过去了四年,在这四年当中,陆有明奶奶已经把赵英豪当作自己孙子一样,只是这四年里,赵英豪没有踏进家门半步。

每次回去,在去陆有明家之前,或是回广东之前,赵英豪总会在自己家门口站着,有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老爸骑摩托车回来,他就会立刻躲起来。

有好几次,他父亲把头转向他这边,但都没能看见他的身影。

这种对家人的思念让他醒悟,无论做过什么,终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今的他,哪怕一辈子也无法弥补得了自己亏欠陆有明、陆有明奶奶,还有自己父亲的过错。


08

两年前,他所工作的餐馆因为政府土地规划被拆掉了,他也因此去找了其他工作,还是一名服务员,但是有了之前的经验,加上自身成熟了不少,他的工资不低。

要是别人,过去了那么多年肯定能心安理得的花钱,可是他做不到,花钱的目的仅仅是买到快乐,而他如今谈不上快乐,能做的仅仅是减少愧疚,这也是他每年回去陪陆有明奶奶的原因。

过来这么多年,他没有几个朋友,之前的好朋友因为当初自己做下的事不敢联系,他越来越麻木,他赚钱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让陆有明奶奶过得更好,但是一个老人怎么会花钱,替子女省钱还差不多。

因此,他给陆有明奶奶的钱都被奶奶存了起来,除此之外,他还陪奶奶过年,放鞭炮。

今年是2019年,过完春节之后的他,在回广东之前例行回自己家门口看看。

他站在家门口,呆呆地看着一阵子,然后转身。

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爸爸刚好骑着摩托从这条路经过,并且还看到了他。

两人目光对视,他爸爸一眼就认出了他,自己的孩子,赵英豪。

沉默许久之后,他爸爸先开口了:“不进去坐坐吗?”

他想拒绝,可是无论如何,拒绝的话都开不了口,五年了,每年站在自己家楼下看着,不敢踏入家门,这五年来,他已经拒绝够多了。

他回到家中,家中已经变了好多,只是他房间,什么都没有变。他爸爸给他煮了点吃的,看到自己老爸白头发又变多了,他心一颤。

煮好了以后,他爸爸把菜端到桌上,他像个外人一样紧张。

“不用我盛饭给你吧?”他爸爸问道。

“不用。”

说着他站起身,盛了一碗饭,第一碗他先给了他爸,自己又去盛第二碗。

他爸爸看了看桌上的饭,“我还不饿。”

赵英豪开始吃了起来,他吃不了多少,但是还是大口大口的吃。

吃完之后,他爸爸进入他房间,拿出他的衣服,是他初中穿的衣服,“你拿着这些衣服,去洗个澡。”他爸爸平静地说道。


09

六年前的衣服交到他手上,他触摸着这些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也许自己面前的这个老人,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回来,但总能等到自己回来的那一天,然后拿出这些衣服。

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放声地哭了起来。

哭过以后,他和他爸讲起了这些年的事,包括陪陆有明奶奶的这件事。

听完他的讲述,他爸爸问他,今年还出不出去,他回答说不知道,他爸爸又问,能不能以后都回家。

他也想这样,可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当初犯下的错,他不能回家太多次。

“那你跟我去警察局吧。”他父亲的神情很平静,但声音很坚定。

“我不能。”

“那你打算一辈子都活在悔恨当中吗?”

他被这话说得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他爸爸接着说道:“你陪他奶奶,哪怕是陪上一辈子,就能弥补你的罪过了吗?你以前不懂事,现在已经长大了,自己犯下的错就要自己承担。”

他犹豫许久,如今令他担忧的是,他进监狱了,陆有明的奶奶没有人陪,自己的老爸又要重新过上一个人的生活,他做不到,他把这些担忧一点点地跟自己老爸说起。

“人总是要向前走的,陆有明奶奶也不会料想到她孙子突然就没有了,但是她还是继续往前走,在你没有出现的日子里,她一个人也可以过,我也是,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无论习不习惯,都得适应你不在。”

“况且,陆有明奶奶得知了当初伤害他孙子的人进了监狱,她也会开心,你进去几年、十几年,出来的时候三十多岁,能换你未来一个没有自责的人生,也是值得的,我能看到你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弥补自己当初犯下的错,我也会很欣慰。”

听完之后,他点点头,答应第二天跟着他爸一起去警察局自首。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餐之后,他爸爸开着摩托车带他去警察局,一路上寒风凌冽,好在有他爸的身躯挡住寒风,只是他看不到自己父亲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作为一个父亲,送自己的孩子去监狱,该有什么样的表情。

六年前的案子,随着赵英豪的自首而画上了终点,警察分析了诸多因素,当时赵英豪犯罪处于未成年阶段,并且赵英豪认罪态度良好,同时陆有明奶奶在了解一直照顾自己的人,竟是伤害自己孩子的凶手,最终原谅了赵英豪,最后检察机关决定判处赵英豪6年有期徒刑。

在监狱里,赵英豪梦见自己能和自己父亲,过上一个团团圆圆的春节,对联贴在门口,屋内热气腾腾。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Sleepy鱼,公众号上每天晚上都会发一个故事,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就关注我的公众号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