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紫青藤

艳阳高照,高楼似乎快结顶

我坐在白墙对面的楼梯口

仰视着,看着

它们被披红挂绿,被矗立

被奢华着命运

几片散云遮住冒火的天

说不出的快乐浮现在鸟的身上

有人取下墨镜

被欢呼雀跃的人迎入

我悄然退场

静静地看天上的云

(2018.7.1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