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个人,无关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兰州的春天,始终带着一股肆意嚣张的风沙,裹挟着细小的雨滴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雪花,不仔细看的话根本辨不清楚。落在地上就化开,和着泥土,从武都路延伸到中山桥。黄河边的柳树枝冒了一点绿色,张掖路的姑娘和汉子仍旧穿着棉衣吃烤肉。

我在西关的地下通道出口收到扬帆发来的照片。照片中的姑娘对着镜头笑的明媚肆意。

那个姑娘的照片,曾经有段时间是杨帆的手机屏保。我看到以后还吐槽过他,他很认真的解释

“我答应过她,要去找她。”

“那... ... 如果她找了男朋友呢?”

“那也不妨碍什么啊,两个人,不一定非要在一起的。”


想到他以后会搂着那个姑娘给我发微信,想到那个一千三百公里外樱花盛开的城市和那个午夜梦中的少年,突然间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我太了解他所经历的所有黑暗和泣不成声,所以知道结果的那一刻我比他还激动。

我怎样都不会忘记一个大男生在每一个心灰意冷的夜晚哭得很绝望,也不会忘记他在每晚学习结束后干的第一件事不是看手机不是收拾东西,而是在桌子上爬五分钟。我知道他不是在思考人生。他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认识他是在三年前,在图书馆明亮柔和的光线里他顶着三天没洗的头发坐在了我对面的座位上。我望了望他泛着油光的头发和沾了灰尘的运动鞋,心里想着要不要换个位置,如果不换位置的话接下来的一个夏天会不会被脚丫子味道熏死。

现实并没有给我太多考虑的时间,那段日子大四的在写论文、考公务员,大三的准备考研,大二的复习四六级。在我的思考还没结束的时候,自习室的座位就被占的满满当当。我只能祈祷那个男生可以勤快一点多洗脚。

事实上,那个夏天除了扬帆偶尔泛着油光的头发之外,一切都很美好。我没有受到脚臭味的摧残,我要感谢上帝。

自习室的日子过的相安无事,有一天我去的晚一点会看到桌子上已经打好的热水;偶尔我也给扬帆带一个洗好的苹果。我每天提前半个小时吃饭,等我吃完回到自习室,刚好避开高峰期,换他吃。这一切都是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进行的,默契如斯,却也止于这样的默契。我们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很多时候,我们更像是两个并肩行走的路人,彼此搀扶彼此鼓励,无关爱情。

很多人都问过我“你和杨帆两个人默契和谐的就像在一起生活多年的老夫妻了,怎么还没有在一起?”

我想了想,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两个人太像太熟悉了还怎么做恋人。他倔强不服输,我也一样的不撞南墙不回头。所以在所有人都反对我二战的时候只有他,一脸认真的支持。也只有他,赞成我和前任说分手。他说考研是条不归路,只有往前走不能回头。他让我走上人生巅峰,感谢前任不娶之恩。

我就这样靠着他的理智和残忍走了出来。难过了,那就做阅读理解分析长难句;想他了,那就背单词啊。姑娘你还有那么多事没做,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前任伤心呢!

复习遇到瓶颈的时候,他就拉着我去操场跑步。他一边跑,一边想着手机屏保的姑娘;我一边跑,一边想着分手前他对我说“我们没有未来。”想着想着我就哭了。没事,那你就哭吧,哭完了还得去复习。

我要感谢扬帆的暴虐,更感谢我在这样的暴虐下竟然没有精神狂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收拾好东西出自习室的时候,兰州终于下起了这个季节的第一场雨。混合着北方特有的泥土气息,消散在干裂的空气中。于是,从黄河岸边吹来的风也变得浑浊、迷蒙。

我想打电话告诉杨帆兰州下雨了,想起他身边的那个屏保姑娘,终究还是没有开口。阴冷的天气让我裹紧外套加快步伐,比起对杨帆的倾诉,我此刻更需要一碗牛肉面,从水汽缭绕的锅里捞出来,浇上同样热气腾腾的汤,多放辣椒再加一个蛋。足够熨贴我冰凉的血管和空荡荡的胃。

我可以拍一张照片,告诉杨帆,南方吃不到这么正宗的牛肉面。你秀爱情,我就秀美食给你看,反正离的远你也不能打我。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一个人吧。我一个人,怎么好意思打扰千里之外的二人世界。尽管在过去的三年里面我们当了三年的“男女朋友”为对方挡掉了无数桃花。可一切,终究无关爱情。



这是很惭愧的分割线



本文简书首发,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