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浅梦 第五章

“在下,穆灵秋。”

“穆灵秋?”途歌默默重复了一遍名字。说到这个名字....这颗陌生的心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但是....脑海中突然响起一声“对不起,我来世还你....”

“啪嗒”

香橙惊呼一声:“小姐!”

途歌用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这...是眼泪么?我,流泪了?她猛然盯向穆灵秋——是你么?是你在叫我么?

穆灵秋被冷不丁的一盯,突然有些慌张,下意识看了一眼陆游生,陆游生也正是不解的顺着途歌的目光看着穆灵秋。

“陈小姐....你还好么?”穆灵秋开口道。

途歌闻言一愣,立马擦掉泪痕,轻轻一笑:“民女只是,有些为那个途歌惋惜罢了.....万千人群中,听到一个与自己名字相同的人,不免多几分好奇与牵绊。不过.....”途歌有些疑惑的侧过头,“穆大人....没有见过民女么?”

穆灵秋又是一头雾水,努力在脑中回想,却仍然想不起来任何与她相关的画面,只好讪讪答道:“陈小姐的容貌如此秀雅动人,在下若见过,必然是不会忘记的.....”

没见过?一时间,途歌也有些想不明白了。她如今的相貌可是她生前的样子,若穆灵秋真的认得生前的她,又怎么会认不出来现在的她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有预感,穆灵秋所说的途歌一定是自己,不然刚刚脑海中也不会出现那样一句话。可是那样的一句话,是不是也就说明了穆灵秋和自己的关系并不一般,不可能只是萍水相逢呢?

转念一想,她随即对穆灵秋说到:“穆大人,民女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穆大人莫要见怪。”

“陈小姐请说。”

“民女自小就对这些奇闻异事有着非同寻常的好奇与执念,今日听闻穆大人之言,更加对这同名之人的不同命运感到好奇,所以想着,若穆大人有空的话,可不可以讲与民女听?”

途歌的....故事么?

穆灵秋思忖片刻,对途歌笑道:“当然,若陈小姐不嫌弃的话,这又算什么麻烦事呢?”

途歌看他笑得坦然,心中却犯起了嘀咕,途歌的死,他似乎...不怎么...伤心呢。

“那...穆大人哪天有空,就来欣荣巷头的陈府找民女,民女定会好生款待。”

“不敢不敢,举手之劳,又能借此机会与小姐这般如画的人物相处,何乐而不为呢。”

陆游生的脸色不知不觉的沉了下来,只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穆灵秋看了一眼远处招他过去的同伴,忙向陆游生和途歌行了一礼,说到:“陆公子,陈小姐,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穆大人好走,民女静候。”

穆灵秋笑着冲途歌点点头。


穆灵秋走后,陆游生和途歌一起向陈府走。刚走没几步,就听见身边一直没说话的陆游生突然说道:“你离他远点儿。”

看香橙在一旁偷笑,途歌也才想到,刚刚一直将自己“青梅竹马”的表哥晾在一旁,这怕不是他吃醋了吧。

“表哥可是在怪我刚刚忽视了你?”途歌淡淡说到,但是语气中也加进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调侃。

陆游生深深呼了一口气,“不是。”

途歌无奈的和还在偷笑的香橙交换了一下眼色,心想,不愧是爱藏于心,忧藏于心还嘴硬的陆游生,从他口中能问到任何他真正的想法都是奢望。她只能装作相信了的样子说到:“好,表哥没有。那我不要离他远点。”

这可能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拌嘴日常了,但陆游生却突然紧皱着眉毛停了下来。

途歌看着不对劲,也随之停下,静静的等陆游生开口。

“最近你好像变了。”

途歌看着陆游生的眼光一暗,接着又笑到:“人总是反复无常的,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

陆游生转过身来,凝视着途歌的眼睛,“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接近穆灵秋.....”

途歌的笑容有些僵在了脸上,但是努力装作平静。

他接着说道:“...无论是真的好奇那个途歌的故事,还是...”

途歌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随之变的缓慢,小心翼翼。

“...还是你喜欢上了他。”

一颗石头落地。

而陆游生还在一脸正经的说着:“我知道,穆灵秋确实是少见的青年才俊,而且你很少接触外面,对他动心也是很能理解的,但是...你是我的表妹,你可以对任何人动心,这,我管不着...可不能是他,谁都行,不能是他。”

途歌眼睛微微眯起,为什么谁都行,偏偏不能是穆灵秋呢?难不成,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穆灵秋...为什么?”途歌不解的问道。

陆游生叹了一口气:“穆灵秋是皇上的秘密护卫使者。从他的太爷爷穆凡开始就是专属于皇上的秘密卫士,他的家族身份,在朝堂上很特殊。最开始,是为了先皇除去异党,而后,慢慢浮出于朝堂之上,开始联络自己的势力。穆灵秋认了如今的大法祭为师父,除了替皇上办些秘密的事情之外,也修炼一些奇奇怪怪的秘术,所以,他可比看起来复杂的多。你是西域走商中势力较大的陈远独女,而我又是如今元老级辅国大臣的首位门生,我怕他,会利用你,伤害你。”

原来是这样?穆灵秋,果然也有很多故事。但是...这些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只要找回自己的记忆或唤起自己的感情,她就能解脱了,至于喜欢上穆灵秋?途歌轻声一笑,她倒是希望穆灵秋的魅力有这么大,唤起她的喜欢,这样也就免去了听故事这一环节不是?不过...她看着表情十分认真,眉头依然未放松半厘的陆游生,你也真的是很为我着想了啊。

“表哥...”

陆游生温柔的侧过身,看向她。

“谢谢你。”途歌轻轻叹了口气:“你放心,我只想把途歌的故事听完,至于穆灵秋,在我看来,他只是比较年轻的说书先生,我会注意和他的距离的。”

陆游生听罢,眉头才舒展开来,嘴角轻扬,眼中温情如水,笑着说:“走,我送你回去。”

途歌笑而不语,只跟着走,走着走着,突然心中有了不可描述的感觉,转念在意念深处呼唤出娑罗。

“娑罗大人,我...有个问题。”

娑罗放下手中的焚欲笺,想着刚刚他们的对话,片刻,“不会了。”

途歌眉毛一挑,“娑罗大人知道我要问什么?”

“如果你的灵魂从这个身体上消失了,他们不会记得你的。你消失后,这个身体的灵魂就会苏醒,而所有和你有关的记忆,都会随着你一起消失。而这段时间的‘你’在别人记忆里一直是沉睡的。”

“是么....”途歌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娑罗不禁有些好笑的看着向生石,调侃她到:“怎么?舍不得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凤九小殿下,凤九小殿下……” 凤九被门外侍女的敲门声吵醒,坐起来迷糊的说:“谁啊?” 门外侍女见门内有了动静回答...
    是安青柚呀阅读 1,458评论 4 24
  • 唉……本来不想更,今天还是见到他了… 三生三世枕上书原创作者:唐七 东华深情的仔细的看着凤九,深深的吻下… 凤九先...
    Dear深情的妍妍阅读 1,464评论 4 26
  •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好沉默着。 就像花儿静静开放着, 就像宠物呆呆的趴着。 如今的菊花正盛, 再冷一些梅花也要吐...
    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阅读 171评论 2 13
  • “聘礼我就先带到了,望娘娘在我和九儿成婚之日来参加宴会,东华就先走了。”说完便消失了,留下女娲一人在殿中...
    太晨阅读 573评论 0 13
  • 【平日里,小凤九在外,待人皆是有礼有节,亲和端庄。不似今日这般,不笑,不言,神态异常。】连宋腹诽,再次传音于东华帝...
    易生桐心阅读 996评论 4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