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骗自己,时间已经不再温柔”

“时间很贪婪有时候,他会独自吞噬所有细节。”当我第一次在卡勒德・胡赛尼 的《追风筝的人》上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并不是很理解。

昨天是六一儿童节,当手机日历跳到June这个月份的时候,猛然发现,笼罩在疫情危机下的2020年原来已经过了一半了,这么说的话,我的24岁好像也正在逐渐远去,人生正在朝着25大步走去。

时间不断流逝的岁月里,好像有一些东西也逐渐开始需要去正视,面对。

本来作为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我们应该多谈谈成长这个话题的,但是奇怪的是,我们几个编辑好像很避讳这个话题,包括我自己。

但是转念一想,成长这种东西,好像不是一种可以格物致知的东西,相反,它需要时间的论证,也需要我们自己去发现,成长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没有办法一概而论。

冯骥才曾经说过:“人人在童年,都是时间的富翁,胡乱挥霍也使不尽。”

每一年生日,我的生日蛋糕上永远只会插着两个数字:18,哪怕今年也依旧如此。我记得18岁那年生日的时候,我一脸青涩地和我妈说:“我要是能年年停留在18岁就好了。”

那是我白日焰火一样的青涩愿望,看起来苍白,喧杂,但也是我最想达成也达不成的梦想,不是18岁年轻不会变老,是因为18岁所拥有的那一切我想一直拥有,想永远停留在那一刻,这样就不会失去。

但是活在18岁的时光里,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白日梦想。就像龙应台在《目送》中说的那样:“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一转眼间,我就来到了24岁的时空中。

或许我该庆幸,我没有一直活在18岁里,因为18岁的我,根本没有办法挑起我该承担的责任,或者十八岁的我,其实还没有能力去适应成年人的世界。

五一的时候,我回家之前,在网上买了套沙发还有一个55寸的小米电视。自从家里重新装修之后,二楼一直是空空的,我爸说二楼就留给你们自己去布置了。虽然因为没有看尺寸买的沙发差点装不下,但是看着我爸嘴上骂骂咧咧,实际上笑的合不拢嘴,不禁还是有点想笑,果然情绪这种东西是会感染。

看着二楼的客厅从一间空荡荡的大房间逐渐变得一应俱全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成就感,但是与此同时,也多了一份沉重,因为其实我自己心里清楚,哪怕自己在父母眼里还是个孩子,但是有一些该承担的东西,其实应该要承担起来了。

四月底的时候,我选择了离职。说实话,第一次离开熟悉的环境之后,我感到有些失落。

失落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相反,我是一个对未来很坚信的人,我只是对自己感到沮丧,我并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状态中的百分百,可能对这段工作经历我本来的目标是要做到90分,但是我只做到了75。但沮丧也只是一时的,时间是伟大的作者,每个人的结局都不尽相同。

其实我们早已长大,所以不要再欺骗自己。

我们已经不再年幼,时间也不再温柔,不要再给自己的不作为找理由,别等妈妈白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