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玥路阑珊处》第六章:黑夜里你不知道的事

那天,小凡回去之后,就迫不及待跟飒飒说了她这段诡异的经历。

飒飒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嘴角抽了抽,一副害怕伤了小凡自尊的样子,小心翼翼道:“那个,小凡,要不我跟你去医院一趟吧?”

小凡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起来了,怒道“你把我当精神病啊?”

不知为何,飒飒倒噗嗤一声笑了,道:“不是不是,我是觉得你最近睡眠不太好,可能是神经衰弱了。这样很危险的,再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得抑郁症的。”

听了此话,小凡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萎了,喃喃道:“难道真的是神经衰弱出现幻觉了吗?不可能吧?”

“哎呀,就是神经衰弱了!你快回去休息吧,不然今晚再失眠,不出三天你肯定得抑郁症。”边说着,小凡就被飒飒连推带搡扔进了房间。

可是躺在床上的小凡丝毫睡意都没有,翻来覆去跟烙煎饼似的。终于忍不住一骨碌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就跑到客厅,飒飒正在看书,小凡不好意思的蹭过去坐下,近乎谄媚,讨好道:“飒飒,明天我请你去阑珊处喝咖啡好不好?”

飒飒眼皮都不抬一下,翻过一页书,淡淡道:“不去。好好的咖啡屋叫什么‘阑珊处’啊,阴森森的。不去。还不如去旁边喝奶茶呢。”

见飒飒态度这么坚决,小凡也不好勉强,只好扁了扁嘴,委屈的进了房间,继续躺着烙煎饼。

关了灯,夜幕沉沉笼罩了所有。

黑暗的空间里,空气扭曲纠结成各种形状,对小凡虎视眈眈。

秒针咔哒咔哒不知道转了多少圈,每一声都似敲在小凡心上。

睡不着,还是睡不着。

暗沉沉的寂静夜里,小凡却能敏感的感觉到周围的所有响动,任何微弱的声音都能被她捕捉到。这样的感觉实在太恐怖。

小凡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再睡不着就又要睁着眼到天亮了。

再三想了想,小凡还是起身下床,蹑手蹑脚走到飒飒门前,小心敲了敲门,没人应,再敲了敲,还是不理,小凡悻悻然,也觉得这个时候打扰人家睡觉太不道德了,于是还是乖乖回房间了。

本来是想再求一下飒飒,明天跟自己去喝咖啡的,否则这个事情一直装在心里,小凡今晚也没法睡着啊,但这时确实不是合适的时机。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

那一夜,浑浑噩噩,睡睡醒醒,小凡也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着的。

然而,很久以后,小凡才知道,那一夜发生了什么,才知道为何自己再三敲门,飒飒都不搭理。

如果你也在K城,恰好那一夜你也失眠的话,你一定会听到街上、树上、房顶上等各处地方传来的猫叫声,沙哑的,明显威胁意味的嘶吼。

如果你恰好养了可爱的猫咪为宠物,恰好你的宠物很爱粘着你,而你恰好细心观察了的话,你一定会发现,从入夜开始,你的爱宠就开始焦躁不安,时刻警惕着任何地方传来的任何响动,然后,凌晨之后,跃窗而出。

那一夜,永安巷的居民出奇的好眠,就连睡眠很浅的大爹大妈,那一夜也睡得很沉很沉。有人第二天发现,不知为何,家里的盆啊罐啊倒在了地上,而前一晚,他们却没有听到任何声响,那样的安静,那样的沉睡,让人后怕。

也是很久以后,小凡同学从林沫那里听到关于那天晚上的只言片语,然而寥寥数语,也足以让小凡脑补出那一夜的盛况。

那一夜,他们踏着月光优雅走来,落地无声,夜色中闪烁着点点幽绿的光,仿若来自地狱的火焰。这些光闪烁在屋檐上,在树枝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那其实全是猫的眼睛。

永安巷423号,“阑珊处”咖啡屋前,站着一个清秀的女生。牛仔外套牛仔裤,平平无奇。然而只是往那里一站,就感觉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咖啡屋的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女子走出。环视一圈外面的状况,眼中冷意一闪,却仍保持着得体的微笑,道:“不知何事,竟然惊动了大家?有话好说,无需这么兴师动众吧?”

“不知K城何时来了几位贵客,也未来拜访拜访,是我怠慢了,所以今晚特意过来拜访一下。我这些朋友没见过世面,非要跟着我过来看看,让您笑话了。”女生轻笑答道,仿若真的是听闻贵客远道而来,特意来拜访的。

这个小女生,当然就是飒飒。

那女子闻言一笑,满面嘲讽却并未戳破什么,反倒是咖啡屋中“噌”冲出一人,嚷嚷道:“要打就打,拿来那么多废话,难道我怕你这些宠物不成?”

话音刚落,他已瞬间淹没在猫山猫海之中了。

那一夜最后的结果怎样,林沫一直不跟小凡同学讲,但小凡在知道事情原委之后,结合其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也大概猜到了一二。

第二日,飒飒照常上班。下班之后,耐不住小凡生拉硬拽,硬是被拽到“阑珊处”喝咖啡去了。

进了“阑珊处”,就看到叫林沫的那位帅哥正拿着根逗猫棒逗一只纯黑的小猫,那小猫倒也颇为配合他,东躲西藏,窜上窜下,但林大帅哥好像并不开心,一脸仇恨的看着那猫。

乍一看没发现,仔细一看,小凡才发现林沫耳朵上绑着纱布,猜测肯定是受伤了所以心情不好呢。

两人坐定,点好单,不一会儿,那漂亮的女子便巧笑嫣然的把咖啡端上来了。

小凡心思一转,眼睛都不由得亮了亮,扯个大大的笑脸,对那漂亮女子道:“姐姐,不忙的话过来跟我们聊聊天呗。”

不易觉察的,飒飒和那林沫嘴角都抽了抽。

那女子却笑道:“好呀,你想聊什么呀?”说着,很自然的就在小凡对面坐下了,还很不客气的对帅哥招呼道:“林沫,给我杯咖啡。”

小凡心里乐开了花,连忙献殷勤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不用客气,我年纪肯定比你大点,叫我青姐就好了。”

飒飒和林沫嘴角又是不自觉的一抽。

“青姐。青姐你是哪里的啊?听口音也听不出来呢。”

“在外漂泊久了,家乡话早就忘了,这口音啊,也是各个地方一混杂,我自己都分不清了。”说完,淡淡抿了口咖啡。

“你还没说你是什么地方的呢。”飒飒突然接话,一下子就堵得人下不来台,小凡惊呆了,平时飒飒也不是这样的人啊,今天是怎么了?于是赶紧转话题,问青姐对这边的气候还适应不适应,饮食是否习惯。

好在青姐看起来并不介意,仍旧笑笑道:“四海为家。”说完淡淡瞟了一眼飒飒,隐隐露出警告。

小凡敏锐的感觉到飒飒身子颤了一下,她赶紧看过去,看到飒飒像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正待询问飒飒是否不舒服,飒飒已经“噌”的站起来,也不招呼自己,径直走出了咖啡屋。

急忙追出去,青姐笑盈盈的送到门口,挥手作别,道:“改天再来呀!”

OOOOOOOmU���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