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3】白骨夫人

  白骨岭,子心洞,白骨夫人凝望着一座衣冠冢。

  即使过了不止五百年,即使每天都在看着他,白骨夫人还是不由微微走神……

  白骨夫人原本叫作白晶晶,住在西牛贺洲的山脚下,家里靠山吃山,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直到那一天,一个猴子突然闯进了她的生活。

  一个只说话的猴子,一只学着人类行为却频频闹出笑话的猴子,而且没有任何攻击性,任何人都会感到好奇吧,她认为她也一样。

  白晶晶原以为她和那只猴子不会产生任何交集,却没想到命运就是这样奇妙。

  第二次,她在山里又碰到他了,抱着头蹲在地上一脸沮丧,他说他没有找到求道的地方,白晶晶给他讲了有志者事竟成的故事。

  第三次,白晶晶在一个略微陡峭的半山腰伸手探向一颗大灵芝,却不料,一个大毛手抢先把灵芝取走,白晶晶一惊,一脚蹬空就要掉下去,一只猴子翻身跃下接住了她。白晶晶惊魂稍定,刚要发怒,猴子嗖地一下地把灵芝递给了她,不断地赔笑。这一天他们聊了好多,猴子说他找到师傅了,说他有名字了,猴子一直在说,白晶晶一直在听。

  第四次,白晶晶在河畔洗衣服,只见一根金黄色猴毛顺着河水漂了过来,白晶晶不禁摇头,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下意识认为这是猴毛,能看出来就怪了。

  白晶晶正走神,突然一只大猴子从猴毛里窜了出来,“白…”,白晶晶吓了一跳,下意识拿着锤衣服的棒子打了那猴子一锤,好吧,又得让父亲重新做一个新的了。

  那猴子,哦不,是孙悟空,跳到河岸上。

  “好你个白晶晶,要不是俺老孙铜皮铁骨,真要着了你的道!”

  “活该,谁让你突然窜出来了的!”

  “嘿嘿嘿,我的变化之术厉害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孙悟空帮白晶晶重新做了一个锤衣棒,天色渐暗,由于之前耽搁了一阵,白晶晶还没有洗完,孙悟空嘿嘿一笑,临走时朝着白晶晶的洗衣盆一指,白晶晶一头雾水,低头一看,原来是孙悟空使了净身术把她剩下的衣服都洗干净了!白晶晶望着之前手洗的大半衣服,又好气又好笑。

  第五次,白晶晶随着父亲一起深入大山,踏入了山里的白雾,原本每次踏进白雾都会从另一个方向出去,可这次,白晶晶却没有被传送出去。

  她进来了,到了山顶,眼前却并没有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象,也没有孙悟空口中形容的巨大山门。

  她面露恐惧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所措。

  山顶寸草不生,除了暗红的泥土和黑灰色的岩石,就只有一座巨大的狰狞佛像和一只熟悉的猴子,猴子闭目盘膝坐在佛像面前,佛像身上是一条写满不知名符号的锁链,好像是锁链有些松动,佛像有些朝着猴子倾斜……

  最后一次,猴子学艺期满,要走了,即使他有了孙悟空这个名字,她还是喜欢叫他猴子。她给猴子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猴子送给她一根金色毫毛,并告诉她,等他五年,如果五年后没有回来,就嫁人吧,猴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一个筋斗,头也不回。

  她没有告诉猴子那天发生的事,因为她根本就说不出来,每次要开口或者以各种方式暗示,她就会看到猴子的眼神变得陌生。

  她不记得那天是怎么从山顶出来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但她却一直记得山顶的景象,无比深刻,山顶,诶?山顶发生了什么?什么山顶?白晶晶抓着头发,单手抱着膝盖蹲在地上,泪流满面,我究竟忘了记了什么?一个不能忘记的人,一个绝对不想忘记的人!你的名字是?

  “我叫孙悟空,你叫白晶晶,你总是叫我猴子,我是猴精,你是什么精?”

  “我是人精…唔,那我就是白精!”

  “如果有一天,我要回花果山怎么办?”

  “我…我和你……”

  “那你的父母怎么办?而且妖精的地方,太危险了。”

  “等我,等我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

  回忆一件件浮现,不等白晶晶回味,却又不断褪色,崩碎,被抹除。

  白晶晶疯狂地在手臂上刻着字,一遍又一遍。

  白晶晶摸着脸上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悲伤,心里空空落落地,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手臂在流血,她却没有意外,因为她的视线都被手上的几个字所占据,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白精”“猴精”“猴子”“孙悟  ”以及画的一个尖尖,不知什么时候,手臂上的血不再流了,伤口犹豫了一下还是留下了浅浅的疤痕。

  记忆可以被遗忘,情绪却不能,白晶晶一直没有嫁人,她知道,她在等待着什么,她从少年等到了中年,又等到了老年,老年的她常常想,她是在等一只猴子吗?老年的猴子会是什么样子的?会是一个老头子吗?

  白晶晶后来带上东西住进了山顶,山顶没有了雾气,绿草如茵,阳光明媚。她晒着太阳,想着想不起来的回忆,睡了过去……

  终究,她想起了一切。

  可是当她再次爬起来的时候,绿草换新芽,红颜作枯骨。

  她很开心,也很失落。

  她怕再忘记那只猴子,她在自己的骨骼内部写满了猴子,她尝试过写猴子的名字,但是那一次却直接遭受反噬,孙悟空这几个字,因果太重了。最后她在骨骼的正中央,郑重刻上四个大字,白晶夫人,想了想却又把晶改成了骨,以后就是白骨精啦,你觉得怎么样?猴子精。

  白骨一类精怪正中骨头上只能刻自己的名字,这是他们锚定身份的重要方式。

  她捧着变成淡金色的猴毛,一边修炼,一边等待。

  五百年,沧海桑田。

  往日的山头如今叫做白骨岭,因为这里住着一个五百年的白骨精。

  她的洞府叫做子心洞,说来是洞府,实则不过是简朴的农家小院,即使变成白骨,她也不愿住进洞府。

  子心子忄, 予子我心。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白骨夫人终于等来了孙悟空,她变身成以前的自己,她变身成年迈的自己,她变身成年老的猴子,她要去见他!

  她被敲得粉身碎骨。

  好在,她的锚骨没有破碎,碎了的只有写满了它骨骼的猴子和五百年的期待。

  白骨夫人微微一叹,转身不再看那衣冠冢,那里埋葬了一根猴毛,一缕长发,和一个故事。


好家伙,参加个起点活动,写个同人文,竟然写出2000字,正好一章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