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心中最美的味道

走过很远的路,看过诸多的美景,吃过很多的美食,最美的依然是故乡那浓浓的年味,那留存脑海中儿时过年的美景美食,隽刻心中,伴随永生。

八十年代虽不至于挨饿受冻,但也是物资匮乏,平日里能吃上顿肉就算改善伙食了。但是到了过年又不一样了,仿佛大人们攒了一年的好脾气,好东西,到这些日子都拿来给我们尽情地享受。

你看,年前一个月左右就会先杀一头猪,猪身上最厚的后臀肉连一只猪腿一起剁下来,放入一个大盆中用盐腌渍两星期左右,然后挂起来放在烤火屋里去熏制,冬天寒冷潮湿,边烤柴火边熏火腿腊肉,暖暖的火光照着家人们幸福的脸庞,大大的火腿上油脂被热浪逼出一滴滴掉入火中,引起更大的火苗。

你看,妈妈请了裁缝到家来给全家人量身定做新衣。布料是一年里攒下来的,也有妈妈特意去买的花布。女裁缝拿把软尺在我身上来回比划一下,然后在一块花布上这划一下,那做个记号,之后拿把硕大的剪刀准确地剪裁了。我知道妈妈要准备一天三顿饭加两顿点心,两个裁缝师傅要做上三天才能让家里每个人穿上新衣。

你看,尽管不怎么下雪,可是房顶上瓦片的凹陷处让水流下,温度低便有了长长的冰柱子,一条条煞是好看。太高了够不着,这怎么能难倒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将们呢。于是家里板凳被踩的脏兮兮的,竹竿被拿去戳冰柱子,一不小心没戳着还摔个狗啃泥,小伙伴们一阵哄笑。大人闻声跑了出来一阵臭骂,我们扔了竹竿撒腿就跑。

你看,爷爷和爸爸拉回了一车红薯,妈妈把把红薯洗干净,放在一个长条木板上来回擦,底下就出来红薯片了。把红薯片入沸水氽烫一下,撒在铺了稻杆的地上晾晒几天,下油锅炸,美味的红薯片就做好了。

还有一个擦丝的,红薯在上面欢快地上下擦动,细细的丝从下面涌出掉入早已准备好的放了水的大桶里,然后妈妈用手来回搓揉红薯丝,放上几个小时,沉淀底下的淀粉就变成另一种美味。

你看,妈妈搬回来一袋子米粉了,不是每家都能磨米粉的,要拿米去打米厂磨,付点工钱。米粉用水和盐好,撒上点黑芝麻,切成厚片,入油锅炸,焦香味和芝麻的香味混和在一起,让人停下下嘴。

你看,那个轰爆米花的又来了,呼啦一堆孩子围了上来,那黑漆漆的铁家伙怎么能瞬间爆出美味呢。快捂住耳朵,“轰”的一声,米香四溢。妈妈拎着袋子往家走,我们后面跟着,不时偷偷伸手进袋子抓一把,忙着往嘴里塞,妈妈佯怒地回身呵斥一下。

回到家,妈妈把米花倒入炒好的红薯糖,不时翻动,暗红色的糖逐渐包裹往白花花的米花。然后整个铲出放入木头做的模具中,按平,用个棍来回碾平,放凉,取出木架子,用刀切成几个长条,每个长条再切一块块,冻米糖做好了一条条用报纸包好,放入底下放了生石灰的缸中可以保存很久。

大人们提早一两个月就为过会忙碌,准备,孩子们翘首等待年末的到来,美食,新衣,鞭炮烟花,压岁钱无不让孩子们兴奋。

三十晚上,腊肉,腊鱼等几样腊菜是必备的,一只大公鸡会在三十早上被宰杀。鸡,鸭,菜园里随手可来的大白菜,萝卜,菠菜,荤素搭配,营养美味的一桌年夜饭就好了。

离过年越来越近了,对家乡年味的期盼也越来越重,腊肉在向我展示它肥美的姿态,我想要回家了!

手机拍的妈妈做的腊肉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羽西x简书|儿时的年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