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园

字数 1832阅读 42

果园

三月的果园,桃花盛开。

清晨,李老汉推开木门,抬眼望去,山里全是一片红色。李老汉感觉自己被一片红色包围。这时的李老汉多想在回到二十年前,回到年轻的时候,回到那个温暖的村庄。

李老汉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童年的他的最好玩伴就是大山。李老汉的爹娘都一辈子都黏在土地上,与泥土打了一辈子庄稼。李老汉是全家的一棵独苗,名字叫李全才。

李全才从小就练就了一身打猎的本领。经常能打到野兔。这给这个贫困的家带来了不一样的伙食。夫妇俩都认为全才这孩子将来会有出息的。

时间对贫苦的人来说,每一天过的都一样,单调而乏味。一转眼,全才已经是个能养家的劳力了。他农活都会做。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李全才又带着他的猎枪上山去了。他打猎总会走那些幽僻的小径,因为这样的地方容易发现猎物。走着走着,他听到了几声长嚎,嚎叫声响彻云霄。他听后,后背感到一丝冰凉,汗毛直立。猎人本能得狩猎欲望驱使他寻声而去。在荆棘丛生的灌木丛中,几匹油光发亮的野狼正包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女子。这几匹狼垂涎欲滴,张着血盆大口,眼睛直直地瞪着女子,仿佛这几只狼正在谋划如何分割一块到嘴的肥肉。李全才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朝天开了一枪,枪声震响山林,吓得几只狼本能地躲得起来。李全才紧接着又朝天开了一枪,几只狼分散逃走了。

李全才背着这个女子,吃力地下山了。他心里想,这荒郊野外为何会出现这样一个女子。小村像一个鸟窝隐藏在大山深处,只有山脚下的一条铁路从村前穿过,这条铁路是前年才修通。村子因为铁路的存在,才能感受到现代的气息。这时火车的一声鸣笛,惊飞了树林里的鸟,成群地飞向别处。

回到家,已经天黑。李全才将遇到陌生女子的经过告诉了家人。家人觉得事情很蹊跷,隐隐感觉不安。李全才他爹想要去报警,但是天黑了也就作罢。女子昏迷躺在床上,微弱的灯光照在女子脸上,煞白煞白的,毫无血色。李全才找来了本家的四叔,四叔懂点医术,村民有个头疼脑热的也经常找四叔看病。四叔给女子把了脉,对李全才说,这女娃脉象微弱,恐怕活不成了。李全才性子直,就说:“四叔,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语气中带着强硬。四叔叹了口气:“我开服药,是死是活,就看这女娃子造化了”。

晨曦初露,鸟儿早鸣。李全才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看床上的女子。女子的脸色比昨晚有了些血色,呼吸声也增强了些。他把腿出门就去找四叔。四叔带着困意来到床前,把了脉,对李全才说,这女娃命大啊,死不了了。

女子醒来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当时全家人正在商量如何把屋后的地开垦出来,女子轻轻地咳嗦了几声。李全才端来一碗米粥,让女子吃点,并把自己如何把她带回家里并给她喂药的事情都向女子说明了。女子流着泪,起身要表示感谢,李全才赶忙制止了她,让她好生休养。

女子只说自己家在东北,具体记不清了,只记得趁骗子不注意,自己从火车上跳下来逃跑,后来就在树林里昏过去了。李全才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她也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李全才打算去镇上的派出所报警,女子立马制止道:“如果报警,警察就会把握带走,我害怕在被人伤害,你还是先让我先留在你家吧,我能干活的,不会吃闲饭的。”女子恳求的眼神让李全才不好意思拒绝。

五年过去了,女子吃住在李全才家,不知道的人以为李全才娶了个外地老婆,很是羡慕。

李全才平时都称呼女子小桃。小桃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爱往山里玩,李全才不让她去,说山里危险。小桃说她不怕,她喜欢山里的一切。有时是李全才陪她去山里,有时是她偷偷去山里。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度过,李全才和小桃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小桃还是不停地往山里跑,有时会呆上一天。时间总是让不正常的事情变得让人习惯。李全才把小桃的这种行为理解为散心。

不知不觉十年已经过去,秋日的一个早晨,李全才像往日一样早早地起床,发现小桃不见了。他也没在意,因为这样的情况有过几次,也许中午她就回来了。

全家人焦急地等了三天都不见小桃的踪影,李全才也去山里找了好几次,都不见小桃踪影。

小桃失踪的第五天,村长带了几个警察来到李全才的家。警察拿出一张女子的照片,李全才辨认出是小桃。警察说根据你们失踪报警是人物肖像描述,我们认为这个叫小桃的人是一个边境间谍,我们怀疑她一直在搞间谍活动。李全才吃惊的目瞪口呆。警察有问起小桃平时有没有异常举动。李全才说她经常去山里。

警察敏锐地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组织警力去山里搜寻。一天后,警察在山后的一个小山洞里搜出了三部电台和一些文字资料。

几只小鸟飞过,鸟鸣声让李老汉回过了神。望着满山的桃花,他又想起了她。

无戒写作训练营三期第十四天,学号18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