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汽车被设计得越来越“凶”(内含干货,可收藏)?

字数 2593阅读 111

众所周知,拟人法——为汽车等无生命的物品注入人类的特征,可以从情感上极大地提升它们的吸引力。

当汽车前围的格栅、大灯、保险杠等部件被巧妙地组合在一起,它们往往会形成一张极具辨识度的“脸”。在如今的汽车设计行业中,绝大部分造型部门都用“前脸”这个词来形容汽车前围的种种造型特征以及可辨识的视觉形象。与人类的脸部相同,汽车的前脸可以强烈传递情感与个性。对于许多把汽车当作一种自我表达方式的车主来说,汽车的“脸”是影响他们选择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们见过“欢乐”的车如奥斯汀·希利Sprite,也见过“悲伤”的车如福特Anglia,甚至还有“惊诧”的车如摩根Aero 8,然而在当代,似乎唯有带有某种特定情绪的车大行其道——那就是“愤怒”的车。

带有愤怒情绪的汽车前脸往往棱角锐利,嵌入式的大灯让人想起一个皱眉蹙眼的表情,纵向开口的格栅则如同在咬牙切齿。而引擎罩上具有强烈雕塑感的线条,让人想起愤怒时额头上突起的血管。最后再加上仿佛突出的下颌一般的前导流板,便大功告成。

而带有快乐情绪的车面貌则与此大相径庭的:大而圆的前灯,进气格栅下方圆角向上微弯,整体圆润而饱满,给人以喜悦甚至是天真的印象。

如今,几乎所有品类的车型都充斥着具有攻击性的设计。其中一个例子是丰田Aygo:这款车的第一代外表如同一个可爱的卡通角色,然而现在的前脸却是一个极具攻击性的“X”形。

马自达MX-5一度有着既欢快又天真无邪的表情,现在变得像一只肉食蜥蜴;

法拉利F12像杀人小丑一样满脸狞笑;

连最中庸、没有攻击性的高尔夫似乎都带上了一丝难以言喻的险恶的表情——尤以高尔夫R最为突出。


更有甚者,一些汽车品牌甚至围绕着攻击性的设计建立了整套造型语言体系:起亚拥有了“虎啸”式的前脸;曾经十分保守的雷克萨斯现在整个产品线看起来都有点像《弯刀杀戮》的主人公;奥迪一度温和的表情变成了最近的Q8概念车所展示的那种怒目而视的样子;甚至连沃尔沃现在都有了“雷神之锤”头灯。

也许汽车设计师们只是在回应大众的需求——有研究表明,大众越来越青睐“愤怒”的车了。这是为什么呢?为何“愤怒”的车竟有如此的吸引力,而这一趋势又将给驾驶环境带来怎样的影响?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从传统上来说,往往体量更大、姿态更高的车表情更严肃和深沉一些,例如宝马的“鲨鱼头”。在一个人人对“高端”趋之若鹜的市场中,也许带有攻击性的设计能够为品牌增加更多价值。然而,过去的高档车型可比今天的这些“表情包”要含蓄多了。豪华车型昔日更加崇尚永不过时的克制感,比如布鲁诺·萨克(Bruno Sacco)在1980年代为奔驰设计的那些经典之作。那时杰出的设计往往是其以优雅和美感出众,而非以攻击性。捷豹E-Type和兰博基尼Miura毫无疑问并非“愤怒”的代言人,它们的表情沉静而优雅,不带丝毫恶意。

那么,也许在当今耐心逐渐减少的文化中,“愤怒”的设计是人们对于拥堵不堪的道路的一种反馈。没有人喜欢堵车,对于那些拖慢他们行程的人,也许每个人都曾在意识或潜意识中想要破口大骂。某种程度上,这些汽车的愤怒表情代表了他们心中无处发泄的郁闷,成为了他们把这些情绪投射向其他道路使用者的一个出口。毕竟,哪怕再冷酷理性的驾驶员在后视镜中看到宝马BMW X5M那张呲牙咧嘴的脸也会略微为之胆寒。这种情绪会产生连锁反应,直到越来越多的人变得愤怒和急躁,而当身处于一大群叫嚣的猎食者中时,一辆大众甲壳虫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在这个敌意日益高涨的道路环境中,越来越多的驾驶者希望汽车能够给他们被保护感,而从心理学上来说,一辆“愤怒”的车更能完成这个任务。也许这些“凶猛”的汽车与中世纪的滴水怪兽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些石雕被刻意设计得丑陋而吓人,用以吓阻旁人的不良企图。

然而不幸的是,我们道路环境中日益增加的焦虑和侵略性并不能为乘坐汽车的人们带来安全和舒适,反而只会让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驾驶本应成为日常生活中一种简单愉悦的享受,然而现在却变得像打仗一样。可以说,那些拥有喜悦表情的汽车是旧日时光的一种代表——那时,道路远不像今日这般拥挤,而驾驶更像是一次次冒险,而非无聊的日常琐事。

另外一个影响因素可能是,我们的整个文化环境现在变得更残酷和具有侵略性了。许多年轻的驾驶员(同时也是设计师)成长的环境中,银幕暴力、屠杀游戏和匪帮说唱早已被习以为常,那么相应地,大家对攻击性的设计产生需求也是自然而然的了。愤怒和攻击性往往被认为是“酷”的象征,乃至于成功法则;友好和天真则反之。汽车制造商们从不吝于表现他们有多想吸引年轻人,而为设计加入侵略性可能是增加这种吸引力的极好方式。捷豹毫无疑问是这样考虑的——为了脱去身上“老人车”的外衣,公司极力尝试为它们的产品加入一些“坏”的元素,比如“英伦反派”系列广告宣传片。考虑到这些,XE和F-Pace比以往任何车型开口都大的进气格栅和愤怒的“眼神”并非偶然。和以往那些更为柔和的造型比起来,这一点就更加明显。

在这股“愤怒”的潮流之下,例外正变得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偶然,往往是在小型车中出现。其中典型的一例是菲亚特500,这款车欢快的表情是其视觉形象最核心的特征。还有一些复古的设计,比如Mini 和大众甲壳虫也异曲同工。此外,雷诺现款Twingo的兴奋表情呼应着1992年的最初版本。

初代Twingo与最新的Twingo

大众Up!也是不依赖“可爱”元素而设计出一辆“欢乐”的车的极好例子。UP!有着大大的眼睛,圆圆地鼓起的车标,进气格栅下边缘上翘,组成一个调皮而又耐人寻味的表情。不过可惜的是,这一车型最近的改款削弱了这种感觉。

2007年UP!概念车与2017年的UP!

对体量更大,或者更能称为“身份的标志”的汽车来说,保时捷911永不落日的成功也可以说明并不是所有车都必须拥有愠怒或攻击的表情——即使是运动车型也不见得非要这样。911那表情愉悦的前脸早已成为了一种标志——第一眼看过去就讨人喜欢,也许有些不合时宜,但却美得特立独行。它的动力和速度感是通过极具美感的曲线、均衡的姿态来体现的,而非前脸上愤怒阴郁的表情。911的主题被延续到包括Boxster,Cayman和Panamera在内的所有车型,给予它们一种类似的积极向上的氛围。

当然,不论对生活还是汽车设计来说,多样性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市场被甜腻和小清新的设计所充斥,也并不见得比现在这个浸透了敌意的要好。一辆动力强劲的汽车外观稍微带有些威慑力,也许并不是件坏事——兰博基尼如果没有了它们现在这种古怪的攻击性造型,也就不再是兰博基尼了。但在今天的道路上,“怪兽”的数量确实有点太多了些。

文章的结尾给大家分享一些人类历史上那些骇世惊俗的前脸设计,让我们看看汽车设计曾经是多么多元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们分手后还有再联系吗? 文丨酒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习惯把阳光明媚的天气说成是好天气,而在阴雨绵绵的时候...
  • 自幼家贫,唯有好读书才能出人头地。谁成想初二那年突发变故,不得已辍学回家,那年我16岁。 初出校门,跟其他同龄辍...
  • 本文持续更新在Android开发学习过程中的一些收获 1. Context context在Android中广泛使...
  • 无题 窗冷灯斜复起合,小镜梳妆泪成行。 烛芯不解愁人苦,秋风再灭尽凄惶。 更更更叠迫离别,盏盏复写心茫茫。 盼君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