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良少年,那个被老师扇耳光扇破鼻膜的男生

一些时候,当你发现自己已经变得生猛起来,生活带给你的一切都刺不痛你麻木的神经的时候,你会想,生活怎么就成这逼样了?而我想生活其实一直都是这逼样,但在中学时代,对我而言它不是这样。

大概是刚进初中,那个鱼龙混杂的班级,塞满了九十多个学生。

而我的世界观,就在这个初中彻彻底底被重新构建,就从L写起。

L刚来班级,白皙的皮肤,因为喜欢篮球的而挺拔的身体,让他成功和班级最后一排的学生,混到了一起。

而那个时候,在我眼中,这些不学习的傻逼,基本是狼狈为奸了。

我想,毕业后他们大概就要被社会强奸的体无完肤吧。

尽管那个时候我的成绩在这个班级只是中上等,尽管老师眼中这个班的学生都没什么区别,但我就已经开始这么粗暴的判断每个人了,学习好的牛逼,学习不好的傻逼,一个被大学是一切洗脑十几年的学生头脑里,还能有什么判断呢?

说回L,他和那些不爱学习,萎缩在后排整天吵闹的不良少年们,混在了一起,作业这种东西,在不良少年们的死皮赖脸下,基本是借着班里好学生们的作业,批发产生。

这种事情,基本谁都不会直接一字不差的照抄,修改一些东西,我想是个人都会这样做的吧。

但,我低估了后排傻逼们的偷懒能力,可能他们当时忙着要去网吧玩游戏,可能他们急着回家。

总之那一天,L 的作业和班里的一个好学生一模一样,连错的小数点都一样。

然后班会课上,班主任给当时还未感受到生活真相的我们,上了一堂课。

简单说下当时我所处的班级吧,在二十多个班级里,去除几个精英班,我们班级总体的质量说起来并不差。虽然最后是倒数第一的班级,但在当时,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的。

但班主任不一样,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了,十几年无聊重复的教学工作,剥夺了他最后一点对学生的关切。

在班主任眼中,我们和一群陌生小屁孩没有两样,所以对待这个还有希望的班,班主任从始至终的态度都是任这个班自生自灭。

我说的这种态度,不包括,他心情不好的时候。

偏偏就是那一天,班主任的心情格外的糟糕。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从他每一次摆出一副死妈脸的时候,我就确切无疑的感受到,他的怒气。

那个班会课上,已经过去不知道多久,但我依然可以清晰的回忆起那个下午的每一个细节。

我记得是下午五点多的光景,空气里漂浮的尘埃在阳光里格外显眼,它们无规则的跳动,让我看入了迷。然后是班主任公鸭嗓的低沉发话,然后L 就和一个女生一起站了起来。

那句发问,置身事外听不出任何情绪,但是每个人的神经都蹦到了极致。

“你们两个,谁抄谁?”

这句话说出来,班里大多数男生都邪恶的笑了,抄字在班主任的口中跟操字没有区别。

但没有一个人笑,我努力的掐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冷静,这个时候我明白,最好安静成一座石头,不然就要遭殃。

“我抄她的。”

仅仅是片刻,就听到了L 的声音,一种语调略微向上,显得很自信的声音。但这在当时的班主任听来,无异于挑衅。L大方承认了事实,并且直视着班主任的眼睛,没有一丝畏惧。

这他妈简直牛逼爆了。

我的视线从漂浮的尘埃移到L的身上,他在阳光的衬托下是那么从容。我想换做任何一个后排的傻逼,都已经把头埋在桌子里了吧。

班主任点了支烟,不要问我老师怎么还可以在班里抽烟这种傻逼问题,这不是重点。让前面那个几乎在发抖的女生坐下后,班主任让L走到前面来。

L硬是走出了超模的气质,背挺的是那么笔直,终于他站在了班主任的跟前,和台阶上的班主任对视着,我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敢和班主任对视,简直无敌螺旋爆炸升天牛逼了好吗?

在我的视线里,L留给我的只是一个背影,但我觉得他的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和班主任的死妈脸完全不同的表情,那应该是一种蔑视的轻笑表情吧。如果我能近距离观察的话,那应该会是我预想的那样。

猛地抽了一口烟之后,班主任的死妈脸愈发死妈,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发问:“怎么去抄作业?”

“不会做。”

干,还能再简单有力的回答吗?不能了吧,L说完我觉得全班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会做是理由?人家怎么会做?”

“学不会。”

现在这是林俊杰的一首歌,但在那时是L三个字书写的轻蔑。

“你说啥?声音大点再说一下?”

烟喷到了L的脸上,我相信任何听到这话的同学,都没有勇气大声回答刚刚的话。但L马上大声而有力的重复了刚才的三个字。

啪。

你们应该相信我,每个人都听过耳光声,但我敢说那记耳光是我听到过最响的耳光,没有之一。

全班傻逼。

在我们努力回想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血流了出来,L的鼻子的血哗啦啦的欢快流下一地,捂都捂不住,但L的手已经沾满了大量红色液体,表示他还是愣着的状态,想试着捂住伤口。

你也许以为班主任会慌,会也跟着我们一起傻逼,那你就错了。继续猛吸几口烟,班主任对着我们逼逼了起来,内容我早已忘光,我的眼里只有L捂着鼻子的背影,还有血流了一地聚成了一滩。

班里的每个人都是傻逼,那一刻我悲哀的发现了这一点,因为我们全部安静如石头坐在座位,没有一个人上去递纸给L,更别说送他去医务室。

因为班主任没有发话,所以我们谁都不敢动。

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班主任的死妈脸依然死妈,没有任何改动。L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直到班会课结束。

L的背从始至终都那么笔直。

没过几天,L就去挂了吊瓶,因为他的鼻膜被班主任一巴掌打穿了。

在我去厕所的路上,我看到L的母亲找到了学校,冲班主任一顿理论,但我没敢仔细看就溜进了班里。班主任的脸上挂满着不耐烦,仿佛打碎的不过是一张白纸,而不是一个会流血的膜。所以你能怎么办呢?

那之后L在班里依然和后排的傻逼们混在一起玩。

班主任的撒气对象名单里再也没有了L。

因为这件事,班里人有意无意开始离L远远的,说不清我们心底到底在恐惧什么,可能是面对强大的权威,我们每个人都低头了。

很快就是夏天,对我们来说也就是暑假。

那个夏天,我照例去补课,补习初二的知识,虽然除了补习我也不知道还能干些什么。

但对后排的傻逼们来说,不一样。网吧通宵,游泳,四处乱逛,怎么傻逼他们就怎么来。

必须诚实的说,夏天只有在学生时期跟假期挂钩才会显得如此和谐而美好。

成年后的夏天只会热的让人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待上一整天。

那个夏天,我和补习班其他学校的学生们,下课后在补习班的胡同里四处跑闹,学校里的事仿佛已经变得很不真切。

这种恍惚感,在开学的那天更加强烈,我看着周围的同学,觉得夏天过得也太他妈快了。

但班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一种传闻渐渐在班级散开,消息传到我耳朵里已经是开学一周后了。

L在每年都会因为游泳死人的那条河,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听说是和他几个朋友一起去游泳,结果溺水而亡。当然,这件事在后来班主任的口中,成为了警戒我们不要瞎跑的经典事例。提到L已经去世这个消息时,班主任的脸上没有任何怜惜的神情,甚至一丝愧意都没有。

我想,L做鬼都不会放过班主任吧。但那个时候我只是愣在了座位上,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情面对L的离世,我甚至感叹之余找不到一丝情绪。

过了那么几年,到现在,我想,L给那个时候的我,上了一堂课,那就是,不要随便去野外游泳。

扯淡的。

实际上是告诉我这样一个道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久,说没就没了,珍不珍惜,该失去都会失去的,你说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小说《朝圣归来》是一个关于青春、理想、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描写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批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自愿来到西...
    文秋陈阅读 53,560评论 113 219
  • 班主任治班策略:通过活动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在班级中的地位 初中班主任张老师 9月14日 上高中的时候,我是一个很...
    汉唐雄风阅读 4,839评论 5 75
  • 昨日三朵玫瑰已采两朵,没去参加实修课 今日三朵玫瑰 1.早起 2.阅读 3.给儿子讲几个脑筋急转弯 【幸福实修99...
    叶青丁当妈阅读 29评论 3 4
  • 朋友圈最近都在刷要装修房子,一连好几个都在说这事,小马好奇地点开他们分享的文章,原来今年有个928百城焕新节,装修...
    是居居侠呀_faa3阅读 14评论 0 0
  • 没有反思的人生不值得过 -苏格底 【月度成果&温馨时刻】 一、健康: 1、早睡早起能够坚持,偶尔一两次也是太困了 ...
    tracy_bacb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