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南有个天使班 || 八月04:尿床的孩子

字数 3230阅读 299

文/涅阳三水

365/61

内容回顾:

“我们想让自己的名字大起来,亮起来!”孩子们的回答令我极为愉悦,让孩子们的身心被明亮占据,是一件最为美好的事情!

前一章:点亮自己的名字

八月(4)薛猛尿床了


1

五点钟的时候,我已经醒了。

学校的钟声还没有响起来,孩子们在学校的第一个早自习,不知道有没有孩子贪瞌睡起不来床?

从床上坐起来,我磨磨蹭蹭地开始穿衣服。可是,衣服还没有穿好的时候,就听到门外有一个声音在喊报告。

我吓了一跳:还没有到起床时间呀,怎么就有孩子起来了?

匆忙中,我把衣服往头上一套,就去开门了。

门外站了两个男孩,见我开门,他们吞吞吐吐地说:“老师,薛猛尿床了!”

一听这话,我头立马就大起来:十多岁的孩子了,还尿床,这可如何是好?

当下我就做出回应:“你们先去吧,我知道了,我这就和他家里联系。”

两个男孩离开后,我就急忙翻阅报名时孩子们的通讯录。因为孩子们住校,在报名时就已经登记了每个孩子的家长的联系电话。

电话拨出去,响了一声,立马就被接通:“喂!”

从声音中我判断,对方还在睡意朦胧当中,但是还必须要把这件事,和家长做一个对接:“你是薛猛的家长吧?”

“哦!是,是!薛猛怎么啦?你是学校老师吧?”一听到薛猛的名字,家长的睡意立马就消除了。

“薛猛以前有这样的行为吗?他昨天晚上尿床了。”我犹豫着,试探着这样说。

“真的吗?老师?这么大了,还尿床,在家里没有过啊!”薛猛的家长反应很是强烈,说薛猛在家里没有尿过床。

“那可能是第一天过于紧张了,现在事情已经出现了,床上的单子也湿了大半,我们能不能拿个床单来给他换一换呢?”我试探着说出了我的解决方案。

“好的,好的,老师,我尽快过去!”这时候的家长,蛮让人感到舒服,至少没有抗拒。

2

就到了早自习上课的时间,进行一番简单的洗脸刷牙之后,我就去教室。

走进教室里,我巡视一下,有几个孩子还没有到。一一询问过去,原来这几个孩子,其中有一个是薛猛,因为尿床,不好意思到教室里来,他待在宿舍里等着家长。

另外的几个是走读生,不是住校生。在此之前,上四年级,他们不用上早自习。而今年,上五年级,就开始上早晚自习了,可能是短时间没有适应所致。

拿出通讯录,找到这几个学生的联系电话,一个一个打电话过去。

接到电话的家长都非常客气,立马表示,忘了上早自习这回事儿,并答应说,让孩子们马上都来学校。

放下电话,十分钟还没到,这几个孩子已经来了,站在教室门口喊报告。

我把一首古诗抄写在黑板上,让教室里的孩子们读。

3

我拉开门走出去,看着门外的孩子们微笑:“咱们五年级了,还以为自己是四年级吗?都忘了上早课这回事儿吗?”

几个孩子都摸了摸后脑勺,低着头不吭声。

“你们昨天晚上有没有看电视啊?”想起来普遍走读学生看电视的坏习惯,我就又问一遍这个。

“我看到九点,把一个动画片看完。”有个男孩头低着,说了这样一句。

“哦,你在看动画片,看什么动画片了?”听他这么一回答,我就紧接着问一句。

“我看的是《多啦A梦》。”这孩子倒也不扭捏,很爽快地回答出来了。以前有孩子看电视,你问他看什么电视,怎么也不理你。

这孩子的爽朗令我喜欢,我就接口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彭聪。”声音倒也挺干脆,是一个麻利的男孩儿,不吞吞吐吐,这都是令我欣赏的孩子类型。

“能用一两句话说一说,你昨天晚上看的电视内容吗?”我接着又追问一句。

“说的是……”这男孩儿很流利地用一段话总结了昨晚他看的动画片内容。从他的表述中,我感觉到他的语文成绩不是很差。

“你四年级时候,语文都考过多少分?”考试成绩永远是老师心眼里最关心的事情,问成绩好坏,哪位老师都不可避免。

“八十多分吧,有时候九十多分,还有时候六七十分。”男孩儿很随意地回答说。

“嗯,好。以后,你们几个不要再迟到了,设个闹钟,到时候喊自己起床。”叮嘱了一句,就让他们进教室去了。

4

还没有走进教室,薛猛的家长来了,在校园中间站着,给我打电话。

我回头看看教室里的孩子们,一个个都在背古诗,心下安稳,就走过去:“速度蛮快啊!”

“不好意思,给老师找麻烦了!”薛猛的爸爸妈妈看起来很是难为情,“薛猛在家里,只是偶尔尿下床的。”

“这是学校集体生活的第一晚,他就来个这样的事情,和他同铺的男孩儿抱怨坏了啊!”想到薛猛在宿舍羞愧脸红的样子,真的不知道他以后该如何给他人相处了。

“对不起,对不起,这也是我们不想的,在家里我经常夜里喊他起来小便的。”薛猛的妈妈一个劲地解释着薛猛的平时行为。

“你不喊的话就会尿床么?”我听到夜里喊着起来小便,顿时不安起来,“这里住的都是孩子,谁夜里会知道喊别人起来小便呢?”

“老师,薛猛现在人在哪里?”薛猛的爸爸开口问。

“可能是因为尿床了,他不好意思进教室,还在宿舍里,你们去看看吧!”我告诉了薛猛的情况,让他们到宿舍给薛猛的床单衣服换换。

5

看着薛猛的爸爸妈妈到宿舍那边去,我陷入了沉思当中。

如今的孩子,太多太多都被爸爸妈妈呵护着,在家里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般王子公主的生活。这突然之间,离开了家庭的照顾,要自己独立生活,就有些手足无措了。

我想起了一个新闻报道,报道里面说,一所幼儿园的中班孩子们,中午吃饭的时候,面对一盘子的大虾,居然没有人动。当餐厅老师问孩子们为什么不吃虾的时候,孩子们的回答让他们震惊不已,因为孩子们的回答是不知道怎么样吃。

其实,想想就可以明白,孩子们在家里吃虾,往往是家长剥好了塞进嘴里,孩子们自己很少动手剥虾。

摇了摇头,我叹息一声,又走回教室。

早自习已经到下课的时间,我看着孩子们,又一次重温了在餐厅吃饭的纪律:“孩子们,希望我们记得,昨晚说过的话语:无论在哪一个环境当中,都要让自己的名字闪亮起来,用一个优秀小学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想大家都应当知道该怎么做,我相信大家,大家相信自己吗?”

每一个孩子都笑眯眯,看来都知道怎么做了。

放学的铃声恰到好处的响起,孩子们陆续走出教室,在门口站好队伍,我们向餐厅走去。

6

走到半路,薛猛的妈妈过来了:“颜老师,我得给你说说。”

我站住了:“怎么?薛猛有问题了么?”

其他孩子排着队伍继续往前走,我留下来陪着薛猛的妈妈交流薛猛的问题。

“颜老师,是这样的,薛猛刚来学校,有点择铺,他说前半夜睡不着,后半夜就睡死了,才会尿床的。我想,能不能把他接回家住,早晚自习我们尽量往教室里赶来,不耽误上课。你看可以不?”薛猛的妈妈给我如此商议孩子的事。

“我没有理由阻挡你如此做,只要你功夫允许,每天接送和送饭都是可以的。”说实在话,昨晚教室里点名,对薛猛这个孩子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的话刚说完,薛猛和爸爸一起走过来,看到我,薛猛的头低下去了。他爸爸说:“颜老师,真的给你找麻烦了!床上用品已经换过,这会儿,我们带他出去吃个早饭,待会儿赶上回来上课。好不?”

“饭能不让吃吗?去吧!”看着孩子低着的头,我笑笑,用手摸摸他的头顶,“赶紧长大啊!”

7

这边,我刚看着薛猛一家三口走向大门口,那边,就有人在大喊:“颜老师,快过来!”

心里一紧,我扭头过来就飞奔过去。

原来,我们班里的孩子端着刚盛满了饭饭缸往座位上走,对面一个别的班级的男孩飞奔过来,把饭撞撒了,整个前胸都是饭。

幸好,这饭不是很热,撒在身上只是微微见红,没有起泡,应该没什么大碍。

我从餐厅内部找来毛巾,把这孩子拉到水池边擦洗,然后又到餐台前给他重新盛了一份饭,送到一个座位上,这才在他身边坐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儿一边吃饭,我一边问。

“宋迁,搬迁的迁。”这孩子低着头,小声回答我。

“刚才你没有走快吧?”我询问刚才的事情,看看这孩子的错误,成本到底有多少。

“我走得很慢,我看他跑得快,我就站着,他不看路就撞过来了。”这孩子看起来很是腼腆,不是那种猛张飞式的,我相信他没有撒谎。

“我们餐厅里人非常多,以后在这里边走路,不单单要自己慢跑,还要看着周围的人,别让他们再冲到自己的身上来了。”看着宋迁身上没事儿,我放下了一颗心,给他叮嘱一句就离开了,毕竟,我也要去吃饭不是。

孩子毕竟是第一次入校,开始食宿,很多事情务必要交待到位才可以。


  前一章    |  目录    |    没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