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留在那片湖(十七 尾声)

泸沽湖

第七章 再回泸沽湖

站在门槛前,我大步跨进大门,跨进了十年前的记忆。刚走进转角的石梯,就传来了一个姑娘的声音:

“对不起,我们客满了。”

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姑娘正在院子中间择菜,她一脸歉意,从肤色上看应该不是本地人。

没房了?看来只有改住他家了。但得至少得和达瓦见上一面。

“达瓦在吗?”

姑娘显然很惊讶我说出了达瓦的名字,她朝祖母屋里叫了几声达瓦。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在门里出现。还是那顶熟悉的牛仔帽,只是帽子下面的那张脸轮廓已经开始发胖,不像十年前那样棱角分明了,不过依然那样帅气。

“达瓦!”

“你是方——义!”

他大笑起来,一把把我拉过去来了个拥抱,然后给我介绍:

“这是我的老婆——小林。”

“你好!”

“这是我常和你提起的方义。”

“你好!”

“你几时来的?”

“这才刚到,就来你这儿报到了。”

“准备呆几天?”

“还没有定,说不定就不走了。”

达瓦哈哈大笑起来,他拍着我的肩膀,眨眨眼睛问道:

“要留下来走婚?”

我笑着回答道:

“必须的。”

“还住这儿吧?”

“听嫂子说没有房间了。”

“你睡我们的床,我们俩到祖母屋睡。”

“那怎么行?”

“好兄弟不说那些。”

达瓦不由分说地拿过我的行礼,把我拉到他的房间,等我放置完行礼,对我说道:

“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吃饭叫你。”

收拾完行礼,我去看了阿妈,阿妈问我怎么一个人来?我笑着回答,找不到媳妇所以只有一个人来了。她开怀的笑了起来,说看我的额头,估计这两天就会找到一个。我跟着老人家笑了起来,手不自觉地摸了摸手机吊缀上的那枚小核桃。

晚饭是阿妈和小林一起做的摩梭族特色菜:肥膘肉、腊肠、土豆丝、树皮拌海菜、土鸡汤,当然少不了达瓦家自酿的咣当酒。

祖母屋里坐满了前来旅行的客人,达瓦专程过来陪着我喝酒。几大杯酒下肚后,达瓦拿起了吉他开始唱歌: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

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

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

不如一路向西去泸沽湖……”

达瓦深厚的歌声充满了整个祖母屋,一屋子的人都听入神了。等达瓦唱完后大家边鼓掌边起哄,让达瓦再来一曲。达瓦爽快地答应了,但提了一个要求:

“十年前在我们家住过的一位好朋友今天回到了这儿,我想请他点首歌。”

达瓦扭过头来问我:

“方义,想听什么歌?”

想听什么歌呢?这十年来听过许多歌,也唱过许多歌,可是都比不上那首歌,那首小六唱的《十年》。

“十年!”

达瓦点点头,轻轻拔动琴弦,琴弦振动着木箱生长出那段熟悉的旋律,那伤感的旋律在我的记忆里不断寻找,寻找十年前留下的那个缺口。我端着酒杯不断的喝着酒,想抵抗那只无形的手,可是它却如烟如丝般的拂开我无力的抓捕,朝着心底的那个缺口径直而去。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它终究是找到了那个缺口,轻松地打开了生锈的闸门,十年前的种种记忆顿时如洪水般涌了出来,它们撞击着我的心,让泪水肆意横流。我紧紧闭上了眼睛。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别人而流……”

这时候,达瓦渐渐慢下来的歌声中一个女声若有又无地加了进来:

“是为你而流……”

随着达瓦的指尖划过最后一个和弦,整间屋子安静了下来。

我缓缓睁开眼睛,视线立即撞见了一张清瘦的脸,那是一张被火光染成橙红色的笑容,那笑容上面则是标志性的刘海。她正用那双乌黑的眼睛注视着我,我也惊讶地注视着她。一个熟悉的声音仿佛从十年前穿越而来:

“好久不见。”


(《让我留在那片湖》全篇完,谢谢你的阅读!)

回到目录  上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