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2005年的话

《暧昧生死》

    近千个昼夜,这些明媚或阴郁的日子,也许不能称之为“旅途”,亦无颠沛流离的苦痛,只是重复一些相似又不同的日子。自己一个人,像玩泥巴的孩子般,用任性的态度将那些莫名其妙由心而生的文字堆砌起来,然后默默称之为“城堡”,不过是孤单的壁垒,用以代替人们所谓之的“坚强”。休止符意味着什么?我不清楚,但却坚信那些休止符如同生命里无数个开始和结束一般,悄然停驻在任意的、许多个阶段。只有不停地写字,用自己的方式安静叙述下去,才得以忘却困惑索取安慰。精神上,文字就是水,只是为了给自己喝。

    的确全无必要“为赋新词强说愁”。我仍能意识到个人的最大化幸福,我知道自己不象这世上那些不幸的人,所以,我是幸福的。记得那个万物复苏的三月,梅岭突下了场铺天盖地的雪,整个山上一片银白,然后只有无数或黑或白的墓碑在天地间静默着,我永远无法忘却当时那种无声息的震撼——春的复苏、冬的结束、死者的沉默、生者的哀痛,缠绕碰撞,然后是对逝者的最后一挂鞭炮,震彻山谷。死的魂灵、生的灵魂,倘若深切地想一想那些静默着的魂灵,我们这些生的灵魂又怎会因觉得自己不幸而痛苦呢?生死之极,又有何惧怕之物?《美学》中说“沉默是道说的一种方式”。因此,孤独,不算什么。我总带着它,浅吟低唱、辗转人间。没有人看到我夜色深浓下的沉默,但活着,终归是场幸福。

    时光在荒老,生活的影子被细碎地剥离开,什么又是永恒?一个微笑或一瞬间心中的惊叹都是永恒的美好。手握紧再松开,掌心的痕,一得一失,不断重复或思考这过程,就是人生。电影独白中有一句“记住那些共同走过的地方,记住爱,记住时光。”自己一直认为,回忆和生命的过程就是一个人莫大的美好。知足而安心。



《体会》

    总有些事情,会不可避免的发生。无数的开始和结束占据着人生。曾以为能够忘记的,忘不掉;曾以为会终生铭记的,在某一天蓦然回首时,丢失了;曾以为刻骨铭心的人人事事,不觉已没了疼痛;还有那些曾以为只是暂时离开的人,忽然永远地消失在身后的日子里了。这些我都无可奈何。

    人们都在追求一种安定,生活的或心灵的。有人在这跋涉的途中迷失了自己,有人张徨失措以至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看似简单的目的,实现的过程却异常痛苦、疲惫,当它变成一种奢求时,追逐的人们便会像即将下坠的氢汽球上的人一样,拼命丢掉、放弃身边珍贵的东西。谁也无法知道,是对是错,或许原本没有对错。有时,那样的“放弃”,只是一种“本能”,为了那份可怜却不可缺的安定,实际它与是否在乎、珍惜无关。

    只有在“跋涉”途中,才能明白什么是空旷之平静,什么是眷恋。一个城市和另一个城市究竟有什么不同?也许是在于“离开和回归”的意义。谁都在奔赴“安定”,所以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心绪牵挂。用时间和距离来领悟珍惜的意义,学会收放梦想和爱,在“归家”的途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