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41君子一诺

字数 2683阅读 143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毒药?

君子一诺

前情回顾:长安城,读书人家鱼家因为家里顶梁柱的病倒,母亲的怀孕,让小才女鱼幼薇改名苏慕鱼卖身解忧阁。在这里结识风趣的媚儿姐姐,师傅温公子,痴情媚儿的玄镜公子,以及钟情自己的书仪公子。随着媚儿远嫁江南穆府,玄镜娶亲,师傅去蜀中,书仪从军,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那日桃林一曲高山流水结识李厚,三日便嫁给他,为他怀孕。岂料凉国公主横刀夺爱,痛失腹中子和丈夫,更遭受家人的背叛。无奈东游散心,结识风流公子李齐鲁和翩翩公子裴临渊。在扬州,不料却遇到故人——书仪和玄镜。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目录

文/扶摇旨上
九月的微风轻拂着杨柳,夕阳洒下余晖,湖面波光粼粼,这样的二十四桥真美。我痴痴地望着这美景,仿佛之前的噩运都被这余晖一一洗去。我的心变得明亮起来,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九月的扬州真是惹人爱。“真美!”我不由感叹道。

“是啊!真美!”一转头,只见书仪痴痴地看着我感叹道。“干嘛看我?”我嗔怪道,“放在美景,岂不是可惜了!”

“景色再美,也没有我的鱼儿美!”书仪抚摸着我的脸颊,轻轻的一个吻落在额头。书仪把我拥入怀里,结实的胸膛和快速的心跳声不禁令我脸红。

“书仪,”我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嗯。”

“你回来了真好!”我伸手主动抱着书仪,这种踏实的感觉令我心安,仿佛流浪了许久终于找到归处。想起从前的种种,仿佛如隔世,又仿佛是别人的人生与我毫不相关。此时此刻,这个男人让我心里装不下其他任何事情。

书仪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声音有些颤抖,“鱼儿,是怪我回来太晚了吗?”他仿佛自问自答一般继续说道,“都怪我!要是我能早些回来鱼儿也不用吃那些苦!都怪我!”

我挣开书仪的怀抱,抬起头望着眼前自责的男子,心里微微一颤,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滚落。书仪见我落泪,慌得手忙脚乱,用手不停拭去泪水。“是我说错话了吗,鱼儿?”我并不言语,眼泪不停地往外涌。书仪慌得如同孩子,“鱼儿,别哭了!都怪我,都怪我!你别哭呀!你一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扑向书仪的,紧紧地抱着他,“书仪,你还记得你还欠我一个承诺吗?”

书仪点点头,“当然记得,君子一诺千金!”

我转颜一笑,“书仪,现在我要你兑现你的承诺。”

“你说,鱼儿,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就算要我死……”我赶紧捂住书仪的嘴,挑眉一笑“胡说什么!我要你做的事情比死更难,你怕不怕?”

书仪毫无怯意,嘴角轻轻上扬,“鱼儿,我说过,只要是你要我做的,我都愿意。”

“好!书仪,娶我!”说完书仪愣在那里久久不语,我紧张地忘了呼吸,难道你真的不愿意娶我?哪知书仪开心地差点蹦了起来,眼里放着光,抱着我追问,“鱼儿!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吗?”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问答,“你愿意吗?你不会嫌弃我吗?”

书仪开心地紧紧抱着我,声音有些颤抖,“鱼儿,你知道当年我说过我要娶你做我的正妻,我那些话都是认真的,我怎么会嫌弃你,我心疼还来不及。”

书仪抚摸我的脸,一个吻如同暴风雨一般袭来,如同久旱逢甘露一般不停地相互索取。“书仪……”我有些意乱情迷,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不料却惹得他更加动情,书仪有力的大手在我腰间游走。我感受到他的变化,羞得红透了脸,“书仪……有人呢,你……”

“嘘……不管……”书仪并不打算停下来,忘情地吻着我。

从日落到月升,再到日出。二十四桥见证了一对恋人的甜蜜。

书仪从背后抱着我,太阳一点点露出害羞的脸蛋,不一会儿整个大地都披上金色的外衣。我打了一个哈欠,“困了?”书仪问道,我点点头。“那我们回去吧!”

书仪牵着我的手走进一家客栈,“怎么不回去?”我疑惑的问,书仪笑笑,“傻瓜,你都这么困了,怎么舍得你走那么远回去。在这里睡好了在回去吧!”说着吩咐小二开了一间上房,丢给小二一些银两,“再去弄些早点来,要快!”小二哥得了银两开心地领着我们去房间。

“二位客官你,这里请!”小二打开门,“二位先歇着,早点马上就来。”书仪点点头,小二识趣地退下。

用完早点后,我困得睁不开眼,躺在床上。见书仪却坐在床边,拉了拉他的衣袖,“困了吧?一起睡吧!”书仪方才解衣宽带躺下。书仪躺下后从背后抱着我,我感受到他那里的变化,奈何此刻我真的困得不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待我醒来,见书仪还睁着眼睛,“现在什么时辰?”

“已是申时。”

“这么晚?”看来真是困极了,竟然睡到这个时辰。“你睡得可好?”

书仪苦笑了一下,并不言语。看他的神情,我便了然。怯怯地问道,“我睡相不好,看来是打扰你睡觉了?”

书仪心里苦,这小丫头睡觉整个人都缠在他身上,害他……哎,真是命中的小魔星啊!

书仪苦笑着说,“没事,饿了吧?”我点点头,“走吧,回去吃!”穿戴好衣服,我却是不会梳头。书仪看着我摇摇头,拿起梳子宠溺地笑道,“你这丫头,还当你无所不能呢!想不到梳个头也能难倒你!”一边念叨手里却没有停下,不一会一个少女的发髻就梳好了。

“反正有你,怕什么!我不会梳头不要紧,你会就好了呀!”我调皮的说道,惹得书仪连连叹气,“想不到我堂堂小魔王,居然遇到命里的克星,我的小魔星!”说完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走吧!小魔星!”

当我和书仪手牵手出现在玄镜面前,着实把玄镜吓了一跳。

“好你个书仪,居然真的把我家鱼儿拐走了!”玄镜浮夸的嚎叫道,“说,书仪昨晚一晚上没回来,怎么样?”玄镜挑挑眉,一脸猥琐相。惹得书仪一顿暴揍,玄镜疼得嗷嗷直叫。看得我在一旁笑的不行。跟我一起笑得不行还有玄镜身边的女子。

这女子生的跟媚儿姐姐有七分相像,眉间一颗朱砂痣点缀得她更加妩媚动人。昨日归云阁没看得真切,一时想不起像谁。今日一见,却是真真切切觉得这就是媚儿姐姐的模样。

“这位姑娘是?”我问道。

“哦!”玄镜自豪地搂着那姑娘,“这是我的归云姑娘!”

归云行礼道,“奴家归云。”

我还礼道,“鱼幼薇!”

“玄镜,你真行!”书仪一拳头打在玄镜胸口,玄镜笑笑,“那还用你说,谁跟你似的,喜欢个姑娘追了那么多年才追到!”

我一头黑线,瞪了一眼玄镜,玄镜那厮讪讪地笑道,“鱼儿,我错了!”

“我们要成亲了!明日启程回京。”书仪兴奋地宣布道,转而看了一眼玄镜,“你呢?”

“我?我还不想回京,”玄镜情绪有些低落地说,“我想去钱塘看看她。”

“随你!”书仪不置可否。

媚儿姐姐?都来了扬州了,何不去看看媚儿姐姐呢!“书仪……”我拉着书仪的衣袖撒娇道,“我也想去钱塘看看!”

书仪一脸宠溺,抚摸着我的脸,“好,那咱们就去钱塘。”

玄镜一脸鄙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妻奴呀!真没出息!”

书仪骄傲一笑,“我乐意!”

扶摇旨上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目录

上一章:40情定二十四桥

下一章:42你是我的毒药

如果喜欢 /扶摇旨上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