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味精

我作为一个女孩儿,自小与父亲关系亲近,与母亲有一种天然的疏远感。

在读初中之前,父亲都在离家40公里以外的一所学校里当民办教师,每周五上完课后雷打不动骑车赶回家吃晚饭。所以其实童年时期,与母亲相处的时间远多过于父亲。成年后,在与母亲关系相当糟糕的一段时间,我也反省过这个事情:母亲她一直都是个女人,在她的潜意识里,就算为人母,女人的角色和气质依然占上风,依然想得到很多的关注与爱,这个关注和爱自然是来自于父亲。

而父亲,是个极为有责任感的男人,对家庭尤其是孩子,所以有了我和我妹之后,父亲的注意力全身心放在孩子身上,于他而言,母亲也应该与他并肩看孩子,而不再是看彼此。

母亲的这种心理其实还蛮时髦的,但是她只有小学文化,连汉字也没法多认识几个,她当初倾心于长她9岁的父亲,也是因为父亲是一位人民教师,“有知识有文化,将来孩子也会有知识有文化,不会被人嘲笑”,所以她没办法恰当表达出内心的那股时髦劲儿。而且,另一方面她又是非常传统的,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是天性,自由恋爱嫁了父亲这样一个没什么钱却责任感极强的男人,她也没什么好挑剔的,心里的那点女儿情只能往后挪一挪了。

挪归挪,但绝不会消失,表现就是,大事上跟着父亲,小事上却一直喜欢吵吵闹闹,与父亲经常拌个小嘴,冲他几句。父亲倒是脾气起来越好,大概也是深感妻子为这个家的奉献与操劳,所以从不与她计较,只任得她去,也算是一种宠爱。母亲大概也是这么觉得,所以三十年了,每次我回家,他们的相处套路还是一如从前。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不喜欢她的这种个性的:与自己的父母兄妹都不算亲近,与自己的孩子总是矛盾重重,与邻里乡亲更是假意做作,很喜欢唠嗑说话,方圆十里的人她都认识,但就是没有一个逢年过节愿意上家里坐坐的。因为她防备心、自卑心重,但又极度好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难与人亲近的,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是“xx是个厉害的人”,下一句心里话大约是“我们还是不要跟她玩了。”

所以我有时候跟她吵架,会冲她嚷嚷:“你这种性格受罪是应该的,吃力不讨好!该做的事一件都没少,但就是嘴硬脾气冲,谁都不喜欢。”

唉,所以你们大概也知道,我与她的关系,始终不太像母女,倒像是不太合得来的姐妹,但我也清楚,她已为我们这个家付出所有,再无保留。

去年回家时,照样欢喜地吃着家里的饭菜,因为我这两年里有了运动的习惯,吃的东西也渐偏清淡,尤其是不喜油重味过鲜的东西,但是家里做饭一直都会放点味精提下味。我便不高兴了,生气着说好不容易在家里吃饭,还得跟外面一样,吃味精,味精多不健康啊,早就不提倡吃了。

母亲便不高兴了:你这孩子,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外面吃饭哪里不放味精,不放菜怎么吃。这话看上去还算柔软吧?但她说话的语气,最是令人头疼,好好的一句话,非得高几个分贝,并且用极快的语速,像机关枪一样放出来,火药味十足,所以根本无法沟通,常常以争吵收尾。

我便也突突突放枪:这是家里吃饭,外面吃饭天天新闻都说不健康啊,我在家里吃饭就是图健康,现在难道还跟以前一样,没油水没荤腥吗,早就不用放味精,你们两个年纪也大了,少吃点这些不健康的。味精就是不好啊!

母亲不看书不识字,除了抬高声调加快语速,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父亲适时地,一如继往地做起和事佬,有时候管用,有时候呢,母亲便会把怒火转移到他身上,父亲只嘿嘿笑,每每此时,我更加反感,替父亲难过:这样的女人,真是烦人。

过了几天后,吃饭时,母亲装作很随意地说道:这所有的菜都没放味精了,也没放那么多油了,以后你回家就不放。我没有回应,心里本能地愧疚起来,明明得到了想要的,实际上却一点儿也没开心,反而很难过。这也是我从小跟父母博弈的过程中大部分时候的状态,每次吵架时,别提有多讨厌他们,因此也会说出一些伤人的话,当时是有快感的,可是一旦停下来,便陷入自责中。

随着年岁渐长,这种自责愈发深远,所以我也渐渐学会了尽量不要再去和他们吵架,他们说了什么我不爱听的我不认同的,就听一下吧,毕竟,都是隔着几千里通过电话在说。

与此同时,我也发现,当我变平静的时候,父母说着说着也会没那么起劲,反倒是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最后便也平和下来。这是我乐于看见的状态。我们一家人,有嗓门大的,比如我妹和我妈,有脾气倔的,比如我和我爸。如果一直这样吵闹下去,恐怕永远都没有尽头。

其实,拿我妹的话来说,他们就是嘴上厉害,说到底,很多事情到最后都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他们也就是逞逞口舌之快,并不能真得怎么样。

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并且因此在亲情关系中变得柔软起来。可是我的妹妹,她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却拿它用作令箭,希望终有一天,她也可以在亲情关系中长大。

母亲的弱点和缺点一览无疑,但这所有的弱点和缺点在每次我回家要离开时,她系着围裙在车前站着,叮嘱我好好的时,便化在我的泪光里心坎里,她就是一位最平凡亦是最伟大的母亲。

我爱您,妈妈。并将越来越懂得如何爱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