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且无眠

昨夜狂风大作,吹得门窗咯咯直响。把我从梦境中拉了回来,我本就失眠,所以致使我又一夜无眠。

听着外面风的怒吼,天翻地覆。室友起床关上所有的门窗,我在床上瑟瑟发抖,我不知道为何,我就是害怕这样的声音。

因为不管我怎么捂着耳朵,我都感觉这狂风会吹到屋里,吹走一切,包括我的身体。

但是,我不想依赖任何一个人。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陪你走完全程。人都喜新厌旧,或许他愿意一时为你遮风挡雨,但谁也不敢保证,有一天,他不会离开你。

比起一个人承受雷鸣闪电,狂风暴雨,我更害怕有一天我的保护伞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或许,是我自己没遇到能让我依赖的人,也或许,是我不值得别人让我依赖。

暴风骤雨欲欲不绝,思绪也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心里那道防线,终于还是崩溃。

眼泪如黄河决堤,泛滥成灾。窗外雨打海棠,室内泪湿衣裳。

这一刻,所有的伪装都已成殇,如同梨花绚烂,最后却落下满地伤残。

外面的摩天大楼,金属玻璃,物质人欲,夜夜笙歌。越来越让我厌倦,越来越使我反感。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生错了年代。当一撞撞高楼大厦代替森林耸入天际,当一盏盏霓虹灯替代萤火虫满天飞舞。心里生出的不是自豪,而是无助。

或许,我生性喜欢竹林芭蕉,知了成群。又或许,我是被世界淘汰下来的人。

生活逼迫我忘记我的雨碎江南,青梅煮酒,一家庭院,诗酒花茶,青砖绿瓦。不得不面对石楼成林,速食咖啡,人潮汹涌,金钱物欲,污水障烟。

我真的是渺小的,渺小到似如宇宙中的一粒尘埃。虚无缥缈,没有灵魂,形同虚设。

真的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一辈子也无法获得一棵黄昏只对梨花,一把竹椅夕阳下,一排篱笆庭院墙。

在这个物质的世界,平平淡淡最昂贵!

当夜雨凄凉,当梦断成殇。当愿望成想,当文字成空。

深夜凭栏椅,雨露已沾衣。

伸手触碰,远一点,再远一点,看看能不能碰到理想的光。

心灵的无助已代替身体的恐慌。只愿屋外狂风,将我卷出窗外,卷到那梦中所想,江山如黛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