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故事征集】弟子的婚礼师傅不能缺席

字数 4628阅读 3040

#00.若能展翅翱翔 / 说好不会再回来 / 心系所往的是那 / 洁白洁白的云朵 / 当冲破云层之时 / 便会知晓梦之所在 / 奋力挣脱一切 / 飞向那湛蓝湛蓝的天空



#01.正当正午,太阳高高悬在天空之上,繁林成荫,虫叫蝉鸣,不远处有一条瀑布,水流似乎永不疲倦的奔流着,下方有几尊石像——皆是蛤蟆形状。

这里是妙木山!

‘嗡!’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旋转的黑洞。

一条巨蛇腾空出现,落在山林之中,庞大的身躯将多数树木毁坏,万蛇咧着嘴:“疼!疼!疼!”

‘嗖!’

一个巨大的黑影几乎同时落在此地,它震起漫天尘土,蛤蟆文太猛地抽了一口烟,眼神微眯道:“没想到啊万蛇,你居然还活着!”

万蛇吐了一下蛇信子,无奈道:“本来被那个玩炸弹的小鬼干掉了,谁知道被另一个叫‘兜’的小鬼改造了身体......”

蛤蟆文太冷哼一声:“我可不想和你叙旧,通灵兽的异世界互相封锁,说!你是怎么来我们妙木山的!”

万蛇耸拉下了脑袋,一副没干劲的样子,说,“我也不想来啊,这不是被逼的嘛!”

“是我带他来的!”一声清朗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又是一声鹰鸣,从旋转的黑洞之中飞出来一只庞大的雄鹰。


雄鹰之上站着一个笔直的身影,他的面容十分俊郎,脸色却很冷峻,他的一颗眼睛异于常人,居然呈波纹状。

“轮回眼的空间忍术?”蛤蟆文太大吃一惊,随即恢复了沉稳:“宇智波一族的混蛋小鬼!”

佐助控制着雄鹰飞到蛤蟆文太面前,与它的眼睛平视:“蛤蟆老大,我来妙木山是来拿回一样东西的!”

佐助嘴唇微动,听到声音的蛤蟆文太眼睛缓缓睁大,十分惊骇。


#02.一片落叶随风飘荡在空中,下面是木叶村,夕阳将今天最后的光照耀在火影岩上,歌颂着这些木叶英雄的传奇事迹。

火影们似乎也在说:“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将照耀着村子,新的树叶就会发芽。”

鸣人和雏田牵着手走在夕阳下,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也将雏田俏丽的脸庞映衬地更红了。

旁边有一对父子正在嬉戏,儿子骑大马似的坐在他父亲脖子上,这位父亲买了一根双人份的冰棍,稍微一用力,将其掰成两个,递给了自己的儿子一根。

鸣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想起了自己与自来也修行的时光:


“呐,鸣人!”雏田歪着头笑着看了一眼鸣人。

鸣人木讷地挠了挠后脑勺:“怎么啦雏田。”

雏田温柔地笑着说:“今天伊鲁卡老师同意了呢!”

鸣人欣喜道:“真的吗?伊鲁卡老师愿意以我父亲的身份参加我的婚礼了?”

雏田点点头,她明白伊鲁卡老师于鸣人而言亦师亦友,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到了日向的府宅门口,雏田恋恋不舍地看向鸣人,突然俏皮地说道:“明天要穿的帅气一些哦!”

鸣人拍了拍胸口,大大咧咧地说道:“放心啦,放心啦,结婚可是大事,我会好好打扮自己的。”

和雏田告别之后,鸣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看着自己的住所,那里空无一人,在夕阳下,整个木叶显得十分寂静。

鸣人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根性忍传》——自来也的处女作。

“哈哈哈!”鸣人突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他读到书里的‘鸣人’发生了糗事的部分,心里想:这些事可不就是我的经历嘛。

读着读者,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03.这是一栋高大的建筑,在木叶村里极为显眼,它的顶部写着一个鲜红的大字——火!

卡卡西放下了手里的书,揉了揉双眼,慵懒地站了起来,他看着窗外,从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木叶村的风景,他自言自语道:“鸣人啊,抓紧时间学习,赶快来接我的班吧,火影的生活真的是枯燥啊。”

“嗯?”卡卡西突然沉吟了一下,他转头看去。

火影大厅的木地板突然凸起,很快地,一个木头形状的人形便出现了,又接着木人多了一份生命力,木头的褐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和’的面容。

卡卡西无奈地低声叹了一口气:“哎呀呀,不是说了以后走门的吗?”

大和站起身来:“抱歉,当暗部时养成的坏习惯。”

卡卡西拿起刚才放在桌子上的《亲热天堂》,边看边问道:“大蛇丸那里出事了吗?”

大和沉吟了一下,回答道:“大蛇丸倒是正常,奇怪的是佐助......”

“佐助?!”很显然,卡卡西吃了一惊,佐助是他的弟子,他对佐助十分了解。

大和接着说道:“最近佐助去大蛇丸‘巢穴’的次数很频繁,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和大蛇丸这种人靠近才对,莫非这两个人又有什么邪恶的计划?”

卡卡西合上了亲热天堂,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可不能让这两个危险的家伙待在一起啊,大和,召唤暗部,今夜和我去一探究竟!”

“遵命,火影大人!”大和突然迟疑道:“要不要叫上鸣人?”

卡卡西转过身去,深吸了一口气,考虑了一会说:“有我们就够了,那小子明天结婚,今天就让他好好休息吧。”


#04.正值夏夜,木叶的夜晚的街道也很静谧,一些飞蛾蚊虫等在街旁的路灯出舞动,鸣人依旧痴痴地看着师傅的著作《根性忍传》。

‘咕...咕咕!’

鸣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晚饭还没吃。

一乐拉面馆......

“大叔,增味拉面!”鸣人无精打采地说道。

“哦~~!这不是木叶的大英雄~鸣~人吗?”一乐大叔热情地招待着:“给你大碗增味拉面,我请客哟~”

鸣人勉强挤出一抹微笑:“谢谢一乐大叔!”

一乐大叔笑着说:“怎么啦鸣人,看你没有精神样子,难道是婚前恐惧症?哈哈哈!”

一乐大叔和他身边的小姑娘一起哈哈大笑。

鸣人看着《根性忍传》的封面,良久之后,突然问道:“大叔,你真觉得我是英雄吗?”

一乐大声回答:“那当然,除了你,谁能打败辉夜,你可是拯救了整个村子所有人的生命啊!”

鸣人突然抬头看向一乐,泪水在他眼中打转:“为什么?我能让整个木叶的人都复活,偏偏不能复活好色仙人?”

连鸣人也没有注意到,在他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整个空间和时间好像停滞了一下,一乐拉面馆的电灯也突然暗了一下。

一乐大叔依旧笑的很灿烂,他对鸣人说:“是不是复活好色仙人是你最大的愿望?”

鸣人用袖子擦干了眼泪,大口大口地吃着拉面,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当然是!”

一乐大叔仍旧保持了灿烂的笑容,低声说:“知道了知道了,快吃吧!”

一乐目送鸣人走过街角,他转头对身边的小姑娘说:“收拾收拾,打烊了。”


#05.今晚是满月,皎洁的月光抚摸着大地,在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有一个洞口,这个洞口好像一条张开了血盆大口的蛇,这是大蛇丸的一个秘密基地。

阴影之中,还站立着许多暗部装束的忍者。

卡卡西一挥手:“行动!”

暗部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洞口。

“水遁!水龙弹!”


水龙弹

水龙弹击中了最先冲过去的暗部,后者应声倒飞出去。

“呀呀呀!”水月拿着斩首大刀,高声道:“木叶的暗部在这个地方干嘛?”

“雷切!”卡卡西手握响雷直冲水月。

‘轰!’

土飞石走,一个硕大的壁垒挡住了卡卡西的进攻,随后,这个壁垒渐渐地收缩,变成了一只手臂。


天秤重吾

“天秤之重吾!”

卡卡西站了出来:“水月,我把斩首大刀还给你,可不是让你做这种事的!”

水月耸肩:“我也没办法,这是大蛇丸大人的命......”

重吾突然挡住了水月,他沉声说:“佐助吩咐不能让任何人进去,所以你们得待在这里!”

卡卡西也是耸肩,不过眼神却十分凌厉:“恐怕你说了不算!”

重吾的符咒遍布全身,握住了沙包大的拳头,冷静地说:“我愿为佐助战死!”

“都住手!”

众人向洞口看去,那里站着两个人:大蛇丸和佐助!

卡卡西一挥手:“哟,好久不见啊!”

大蛇丸用沙哑的声音回复道:“怎么?卡卡西,你可不是这种高积极性的忍者啊!”

卡卡西指了指护额,无奈道:“谁让我是火影呢?所以不能把你们两个这种危险的人物放在一起。”

佐助转身走进洞穴里,冷漠道:“卡卡西和大和进来吧,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大蛇丸一耸肩,那你们就进来吧。

这是一条幽暗深邃的通道,让人感到十分的压抑,四人依次走在通道中。

大和:“佐助,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名堂?”

佐助停住了脚步没有回答,大蛇丸推开了旁边的门,说:“到了!”

卡卡西和大和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睛睁的似乎都要凸出来了,因为这太震撼了——他们面前躺着一个人——自来也!!

药师兜也站在这里。

卡卡西惊诧道:“他的尸体怎么在这里,自来也大人的死讯传出之后,我们几乎找遍了整个水之国都没有找到!”

佐助声音依旧平淡,他解释道:“忍者和通灵兽可以互相签订契约,不光是忍者可以召唤通灵兽,相反地,通灵兽也可以召唤忍者,你们花了那么大力气都没找到,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自来也在查克拉残余之际,被通灵兽反召唤到了妙木山。我让万蛇带路,利用轮回眼去了妙木山,将自来也的遗体带了回来。”

大和突然说道:“我感受到了初代的细胞!”

大蛇丸依然用阴恻恻的语气回答到:“我们用初代的细胞恢复了自来也受损的器官,然后准备用这里的设备将其复活......”

大和突然情绪激动地问道:“怎么样?成功了吗?”

大蛇丸和兜摇摇头,卡卡西和大和也是眼神一黯:失败了......

良久之后,卡卡西长出了一口气,说:“用秽土转生吧!”

此刻无论是大蛇丸还是佐助或者大和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卡卡西,他们不相信这句话是从卡卡西嘴里说出来的。

卡卡西转身走了,他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停下,说:“这是整个忍界欠鸣人的,为了取悦他,所有的忍者将在所不辞,我是六代目火影,这是火影的命令!”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月光下,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渗入了这里。


#06.欢天喜地,烟花齐鸣,今天是个举世瞩目的日子,忍界英雄鸣人与日向雏田结婚的日子。

伊鲁卡与日向日足坐在高堂,五影也坐在最前列,他们将一同见证鸣人与雏田的婚礼。


鸣人与雏田


‘轰隆!’

突然一声巨响,蛤蟆龙和蛤蟆吉一同出现在了结婚会场,它俩一起说:“各位我们从妙木山给你们带了好酒还有惊喜!”

雏田温柔地说:“谢谢你们!”

鸣人哈哈大笑:“蛤蟆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蹭吃蹭喝而已!”

“哈哈哈!”众人也大声欢笑!

“鸣人!”佐助的声音响起。

鸣人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佐助,我以为你还在旅行,没想到你也来了!”

大蛇丸和兜也跳了出来:“我们也来了呢!”

鸣人一脸嫌弃的样子,佐助说:“他们俩可是带了礼物来呢!”

鸣人转头看去,在大蛇丸的身后,有一个黑色斗篷人,大家都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人,我爱罗拳头仅仅握着,如果发生变故,他将为鸣人扫清一切障碍。

黑色斗篷人突然哈哈大笑:“长高了一点,也变强了啊,鸣人!”

坐在一旁的纲手突然捂住了嘴巴,眼泪瞬间流了出来,不光是纲手,几乎所有认识自来也的人,此刻都瞪大了双眼。

鸣人木讷地向前走去,张了张嘴,努力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好...好色...好色仙人?”

“在干什么啊你小子!”自来也一把将自己身上的黑色斗篷扔到身后,露出了那熟悉的生动的面容。

身穿赤色忍服,白色长发,‘油’字护额——好色仙人自来也登场!




鸣人紧紧地抱着自来也,鼻涕还有眼泪一起抹在了自来也的身上,那灿烂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他仰头大声喊道:“我的婚礼完整了!”

自来也摸着鸣人的头发,他看着鸣人和雏田,眼前浮现出了水门和玖辛奈,他宠溺地说道:“真般配啊,弟子的婚礼师傅怎么能缺席呢!”


#尾声

自来也的出现让参加这场婚礼的所有人都惊讶了,除了这五个人。

卡卡西,大和疑问道:“不是秽土转生的吗?”

大蛇丸吃惊:“兜,我以为是你昨晚秽土转生的他!”

药师兜:“吓!我还以为是你用的术!”

一乐拉面馆......

一乐大叔背对着进来的佐助:“哎呀,真是稀客,今天鸣人结婚,居然还有人来吃拉面,没想到啊没想到。”

‘锵!’佐助抽出了草雉剑,指向一乐大叔,说:“你是谁?”

一乐大叔憨憨一笑:“这位小哥,我就是个卖拉面的啊,今天鸣人结婚,我还没开张,抢钱的话我也没有......”

佐助冷声说:“昨晚在大蛇丸的基地,你复活了自来也,虽然你隐藏的很好,但我依旧顺着查克拉找到了这里。”

一乐大叔转身过来,他的一只眼睛被绷带包裹着。

佐助惊诧:“你的查克拉很特殊,和我与鸣人的...一样,你究竟是谁?”

一乐大叔叹了一口气,他的另一只眼睛快速变幻,从三勾玉的写轮眼到万花筒再到轮回眼几乎一气呵成。

“我叫大筒木一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