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原谅我懂你太迟(首发)//【一飞冲天】

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七秒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

【一飞冲天】专题主编:
一家独行走天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云峰!从今天起,我和你断绝关系!”

我指着爸爸的脸,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一句后,感觉把胸腔都掏空了。

爸爸茫然看着我。 他的头发白了一半,双手伸向我剧烈颤抖。在一米八三身高弟弟的搀扶下,爸爸像个孱弱的孩子。

我摔门而出,没有回头,他的眼神永远定格在脑海里。

01

我是家里的独女,我们住在小镇,过得平和温馨。 四岁时,有了弟弟。每次有好吃的,爸爸总会先给他。

我们去参加表姐的葬礼。 听说表姐是嫁到婆家受气,表妈又不让她回来,说离婚女人对娘家不吉利,表姐伤心之下跳了河。

看着表妈捶胸顿足哭得像个泪人,说后悔没给表姐买个自己的房子,哪怕是小房子,表姐也不会无处可去。

小小的我勾住爸爸的脖子:“爸爸,你会给我买房子吗?好大好大的房子。”爸爸亲亲我的脸:“会。”

我高兴极了,看到妈妈把弟弟一个人放的坐在角落啃鸡腿,就跑过去夺走了他的鸡腿。

他哇的哭起来,没办法追我,因为他快两岁了还不会走路。

爸爸让我还给他,我就是不还。还把弟弟推倒在地上。 “啪!” 我的脸火辣辣地疼。 爸爸打了我一巴掌。

“为什么每次都先给他?”我委屈。

“他是你弟弟。”爸爸抱着弟弟走开。

“不!你更喜欢儿子!”

众亲戚都惊愕地看向我们。爸爸尴尬地把我拉走。背后有人对我们指指点点。

02

弟弟在附近儿童医院康复训练,周末我送他去。 他踩着硬邦邦的器材,艰难地挪动,我故意松了手。 “砰!”眼角磕破一块,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没哭。

护士听到声音跑过来,问他怎么了。 他指了指自己,指了指器材。护士温柔地给他涂抹了点表皮药膏,说:“小心点。”就走了。

爸爸发现弟弟的伤,紧张地带他去皮肤科。医生说没事,只是弟弟是疤痕体质,这疤痕恐怕要跟随一生了。

妈妈心疼:“唉,以后不会影响娶媳妇儿吧?” 我鄙夷地说:“话都说不清楚,娶什么媳妇!” 爸爸气得又扬起巴掌,我冲到他面前仰起脸:“你再打呀!” 他的巴掌停下,欲言又止。

我跑回家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哭着哭着闻到一股怪味儿。枕头掀开,鸡腿!! 包着鸡腿的是表姐葬礼那天,弟弟脖子上的口水巾!!! 弟弟回来后,来到房门口看我,我把脸别到一旁。

一个小脑袋埋进我怀里,我抬起手条件反射地想把他推开。 “借(姐),借(姐)。” 我的手轻轻搭在他身上。 我知道,从此以后我是真的当姐姐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和弟弟的关系缓和后,对父母的偏心却没有释怀。 我安慰自己,等考上大学离父母就远了。

弟弟是超龄上的学,这么多年为了他,家里卖了房子,搬到租房便宜的城乡结合地。

拿到大学通知单时,弟弟也被特殊学校录取,校长还特地跟爸爸说,弟弟有音乐天赋,如果培养的好,以后可以靠这个养活自己。

爸爸当晚拎了瓶二锅头回来,妈妈给他炒了碟花生米。 不知道他是太高兴还是悲伤,喝着酒又哭又笑。

院子里月光清冷,爸爸的背影已然苍老。 妈妈说,他们只能供一个人读书,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妈妈还转告爸爸的意思,他们知道我喜欢写作,托熟人给我在报社找了实习生的工作,我可以边上班边考成人大学。 这次我异常平静,没有大吵大闹。 我三天没有吃饭,把自己关在房间,每本书摆好,每个奖励证书反复擦拭。

爸爸连续三天做了我爱吃的菜,亲自端到我的窗台,也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04

三天后我出房门,妈妈眼睛红肿像桃子,爸爸头发白了几根。 做了满满一桌我爱吃的菜,吃完爸爸和弟弟送我去报社。

在大巴上,我坐在前面,甩给爸爸一路冷漠的后背。报社离家三个小时的车程,我昏昏欲睡靠着车窗。突然车子剧烈颠簸,大家开始哭喊,乱跑,一片慌 乱。

我睁开眼,车子正极速从山崖的斜坡往下冲。 斜坡上的树叉在刺眼的阳光里,黑压压地张牙舞爪,像要把我们拽进地地狱。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肩膀被谁用力扯起来推出窗外。 本能的抓住一只树叉,我看到车内爸爸紧紧把弟弟搂在怀里,像护着世界上最重要的宝贝。

如果我摔下山崖会死!为什么他用生命护住的人不是我?!!

亲眼看着大巴向下向下,我晕了过去。 醒来,我在医院。没有大伤,被密密麻麻的树叉托住了身体。

妈妈告诉我,这次是个意外,车子被卡在山崖间。 弟弟和爸爸受了伤。她没有忍心告诉我,我看到报纸上说死亡三个人。 我们都出院回到家,我死死盯住爸爸的眼睛,逼问:“是,你,把,我推了出去?”

爸爸嗫嚅着想解释,我推开他,:“不用解释了!这么多年你的心里只有你儿子!什么好的都先给他,大学不让我上!你就是重男轻女!” “姜云峰!从今天起,我和你断绝关系!

我摔门而出,没有去报社。我要去北上广,打拼出自己的天地,没有他姜云峰,我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05

凭着吃苦和倔强,我在销售行业一路飙升,用了三年就存下第一桶金,租了大公寓。

我舒了一口气。 人都有未完成情结,以前报大学我最想学的就是心理学。我找人合伙开了个心理咨询工作室。 把积蓄砸进去,赚到钱我索性辞了销售公司的高级职务,去新加坡旅游享受人生。

期间,弟弟发来的消息我偶尔看看,从来不回。我把家里人全拉黑了。

弟弟说他钢琴比赛得奖了,爸爸下岗了跟着别人干力气活,一天好几百。 我不屑,那么辛苦有什么用?他们挣得还不如我一天挣得多。 现实很快给了我一拳。

从新加坡回来,工作室人去楼空。 电话报警后,抱膝坐在地板上,看着星空下的深圳华灯初上,从此这里的霓虹再也没有我的半分颜色。

阿桑的歌声悠悠飘来:“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地,狠狠地,歌声是那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第二天的下午我才从昏睡中醒来。绝望之际,房产中介给我打电话说我以前留的手机号码被抽中幸运客户,可以一折首付购房。

我从床上跳到地板上旋转了几圈,让中介把话重复了三遍,才相信这是真的。 那是我心仪的房子!可以商住两用,我去看过几次。 签房产协议时,总感觉有双眼睛看着我,可能我没有休息好产生了幻觉。

图片发自简书App

06

房子虽然买下来了,把心理工作室的办公用品都搬了回来,可是凭我一个人很难东山再起。

弟弟又发来短信:爸爸病危速回。 我没有回复他,订了最早的机票,打飞的赶到医院,嫌等电梯慢,一口气爬到十四楼病房门口。 背抵着门坐到地上喘着气,我不知道自己见到他该说什么。

听见妈妈小声地抽泣,拧毛巾的声音,爸爸有气无力断断续续说着话,弟弟简单回应着。 爸爸:“光,你姐姐不回来别怪她,她恨我。 ” 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接着说:“光啊,你是爸爸在厕所捡的,当时你那么小,可怜。”

我屏住呼吸。 “我知道。”弟弟的声音稳重浑厚,多年未见,他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 爸爸:“你有先天残疾,只有读书,以后,以后才能养活自己,离开学校,我和你妈都教不了你。你姐就……”

他开始哽咽:“都怪我没本事,对不起她!对不起!” 妈妈带着哭腔:“你别说了。” 爸爸执着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推她出去,对不起……”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光啊,你现在是钢琴家,爸爸把房子托中介留给了她,没有给你,不要怪爸爸。咳,咳,” 弟弟也开始低声哭泣。 “你要照应姐姐,啊?光?” 我站起身,门玻璃里面,弟弟拼命点着头。 当我推开门,爸爸闭上了眼睛,任我怎么哭喊,他再没醒来。

07

我的心理工作室重新开业。 著名钢琴家姜小光现场演奏捧场,观众人潮涌动。

他穿着白西装,端坐在钢琴前,十指娴熟地在琴键间跳动。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 我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爸爸,弟弟像天使,你看到了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七秒:喜欢说实话的人。深度剖析自己,浅浅温暖他人。
作者联系方式:微信号zyq18872409611七

欢迎关注:一飞冲天社区,每日热点推荐那是小白大舞台!
欢迎关注【一飞冲天】精品孵化器,人才聚集地
普通文章欢迎投稿:一家直言,旅游作品欢迎投稿:一家独行

推广说明:
我是简书社区合伙人一家独行走天下,积极进行简书推广工作,推荐优秀文章,简书合伙人充值入口:https://www.jianshu.com/mobile/club?ref=7e2e936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享有官方的福利外,还将额外赠送,有需要的联系我微信号xutd11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1年10月20日为什么糊涂 回家的路上,晓晓打了个喷嚏,妈妈有点紧张:“怎么了?”却说成了:“怎么办?”说完...
    羊羊羊羊汪阅读 8,103评论 2 12
  • 中班 1、今天重点学习了销售六部曲。分别是:打招呼,真空时间观察顾客,介绍卖点,试穿并赞美,买单,告别。湖滨银泰的...
    crazs阅读 175评论 0 0
  • 1. 最近追剧《军师联盟》,我一集一集仔细看,剧情跌宕起伏,不舍得快进一丁点儿。 扮演曹操和荀彧的演员,都是戏骨。...
    一条小鲷鱼阅读 84评论 0 1
  • 4月25日14时11分在尼泊尔加德满都附近发生里氏8.1级地震,震源深度20公里,西藏地区震感明显,地震引发珠峰雪...
    黄村老黄阅读 619评论 0 2
  • 虚拟机遇到一条new指令时,首先将去检查这个指令的参数是否能在常量池中定位到一个类的符号引用,并且检查这个符号引用...
    44d95011b3f7阅读 222评论 0 0
  • 刚从外婆家拜年回来,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我外婆是一个很胖的,朴实的家庭妇女,年近六十,没有工作。由于我父母...
    鱼破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