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AU*3

挖坑的有话要说:这一章真的是在挤牙膏......(泪奔),卡文的痛(吐血)


他坐在离自己父皇最近的一张桌上,下方便是贤王和永乐郡主,那小人儿好似又拔高了些,一身藕粉色的衣服衬得小脸儿也是粉嘟嘟的,平时的束发被妥帖地盘好,精致的头型上点缀着几颗小珍珠,大方又不失活泼。


他倒甚少见到她这般样子,小小的人儿一本正经地坐在皇叔身边,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却出卖了她,到底是颗耐不住性子的小枣儿啊。


说起枣儿这个名字,还是皇祖母赐的名,皇祖母出身将门,与先皇一路并肩作战,巩固了东陵的江山,后来先皇薨逝,皇祖母最大的牵挂便成了五皇叔,也就是当今的贤王,王妃之位的空缺一度让她伤透了脑筋,却不想皇叔直接给她带回来一个皇孙女。


起初皇祖母对于这从天而降的孙女并无太大好感,纵使她不及文臣家族出身的女人一般注重嫡庶,可这血统她还是很难做出让步的,怎奈皇叔一直不松口,实在拗不过,最后只能作罢,这之后又听了弘业寺的住持一番话,态度渐渐软化了下来,加之皇叔时不时地带着小郡主来慈宁宫给她请安,瞧着瞧着也就习惯了,加之小郡主活泼好动,跟她小时候如出一辙,给这慈宁宫也带来了不少欢乐,小嘴儿更是跟灌了蜜似的哄得皇祖母十分开心,有一次那小人儿不小心沾了点微醺的桂花酿,小脸变得红扑扑的,皇祖母一时兴起便给起了“枣儿”这乳名,枣儿也愈发讨得她欢心,到后来竟是皇叔想带走也得跟皇祖母磨上一阵了。


于是寿宴完毕后,贤王带着小郡主去给太后跪安辞行,还没起身便听见自个儿母后说:“天色很晚了,你早点回王府去吧,枣儿就留在我这慈宁宫待上几天。”

“母后……”

“你说我为你操心了这么多年,我向你要个人你都不肯了,你什么时候再生一个小郡主或者小郡王给我,我才懒得跟你抢。”

“是是是,儿臣先告退了。”

马琳退出慈宁宫,望了一眼天上的那一轮圆月。

这一生,除了她,怕是不会再有了。

“孙儿给皇祖母请安。”

“太子哥哥!”他见她捧着个苹果从珠帘后出来,笑容满溢。

“快起来吧孩子,刚好你这妹妹也在这儿,一道出去玩儿吧,我知她是个好动的性子。”

皇祖母对他倒是极为放心,两人便一道退下了,往御花园走去。

没走两步他便摒退了婢女和侍从,她一向不喜拘束,将皇叔身上的自由烂漫承了个十成十。

果然,在婢女和侍从退下去之后,她一个箭步追了上来,与他并行。

她歪着头,就那样看着他,他似乎也感受到了她久未移动的目光。

正想偏过头,却听见她稚嫩的声音。

“太子哥哥,你真好看。”

他一时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对着她微笑。

无奈又宠溺。

从小到大赞美的话也听过不少,这么直白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还是从一个五岁的小娃娃嘴里说出来的。

“太子哥哥是害羞了吗?爹爹说害羞才会脸红哦。”

“……”所以皇叔究竟是怎么教小孩儿的?

“枣儿,你要不要去玩秋千?”他看见远处被花藤缠绕的秋千,问道。

只见她小脑袋摇得用力,语气坚定地说:“不要,我们玩斗蛐蛐吧,太子哥哥,可好玩儿了!”

他再次质疑自己皇叔的育儿方法。

“那好,我把小桂子叫过来,让他给我们抓几只。”

“不用啦,我们自己抓就好了!很容易的!”

“……”他这妹妹,比起皇叔,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只见那小家伙一溜烟跑到假山后面,一块石头边飞了出来,马龙微微侧了侧身,堪堪躲过了这波攻击。 只是...... 他甫...
    不解语阅读 576评论 2 6
  • 行业改革父母官, 信誓旦旦六月卅; 盼将尔等舍身救, 未想打水用竹篮。 电召人等去座谈, 没有组织自相残; 空中楼...
    牛眼看天下阅读 374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