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女―海边格桑花

格桑花——西藏高原上生命力最顽强的野花,五彩斑斓,喜爱高原阳光,不畏严寒风霜。藏族歌曲里把勤劳美丽的姑娘比作格桑花。它寄托了藏族人民追求幸福吉祥的美好情感,因此又被称为“幸福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我国东南沿海,有一群生活在僻静海边却声名远播的女性。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惠安女。这群惠安女就像格桑花一样,从古至今默默无闻地开放在祖国某个角落,却在几十年前突然被世人发现,引起广泛讨论。惠安女奇特的服饰传统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吸引了无数摄影家和艺术家们的镜头和目光。

(一)

惠安女的服饰,灿烂如格桑花。“黄斗笠、花头巾、短上衣、银腰链、宽筒裤”是惠安女的典型装扮。戴上金黄色的斗笠,像顶着温暖明亮的太阳;包上五颜六色的花头巾,收纳了整个花园;衣摆、袖口的滚边花纹和题材丰富的刺绣图案,勾勒出惠安女们对幸福生活的期盼;短短的上衣,拉高了惠安女的身材比例,走起路来,腰间风景若隐若现,给人无限遐想。

惠女服饰颜色明亮,配色大胆,但惠安女的性格却以吃苦耐劳、淳朴贤惠出名。藏在五颜六色的花头巾后面的,是腼腆羞涩的笑容;斗笠和头巾,方便干活时挡风遮雨;短短的上衣和宽裤,也是为了方便蹚海劳作。艳丽的服饰和朴实的性格集合在惠安女身上,无比矛盾,却又无比和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

格桑花开在寒冷荒凉的高原上,惠安女生活在的海边渔村。格桑花,只有纤细的枝干和单薄的花瓣,却在条件恶劣的高原上延绵不绝,缤纷灿烂。即使近年来广泛移植到祖国各地,也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活出雪山的姿态。

惠安女,世代生活在闭塞单调的小渔村里,操劳持家,勤勤恳恳。这里的男人们,要么出海捕鱼,要么打石走四方,留下一群坚强的女人,扮演着两种角色。养老教子、洗衣做饭、种菜养鸡鸭、挑石建楼房、修路建水库,惠安女们都做了,做得也不比男人差。日升日落,她们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操劳着,活成了让世人敬佩的女汉子。这是惠安女在和生活角力中养成的个性,吃苦耐劳,坚强勇敢,一如高原上的格桑花。

图/燕青摄影

(三)

格桑花是低调的,从不张扬,沉默地绽放在草原上。单看一朵格桑花,花叶单薄,枝骨脆弱,但是成片的格桑花铺天盖地,蔚然壮观,一如雪域高原上随风舞动的七彩经幡,干净质朴得令人动容。

惠安女,同样沉默低调,活成一个群体的符号。神秘,是世人对她们的普遍观感。在上世纪初那个压抑的时代里,她们固执地穿戴着异于汉族的服饰;黑纱遮面,常住娘家,保守得堪比修女;重活压身,起早摸黑,任劳任怨从不反抗;女伴间亲密无比,情比金兰,甚至相约同生共死。惠安女们白天在劳作中互帮互助,晚上互诉肝肠,靠着心手间的互相取暖,在艰难的处境中顽强生存。多少人想掀起她们头巾一角,看看她们的神态和心态。

即使是现在,见多了惠安女,还是惊异于她们的勤劳与沉默。看着田地里弯腰的惠安女,市场上挑着担子的惠安女,工地上搅水泥的惠安女,还有街角庙里举香低语的惠安女那种安静顺从的姿态,仿佛看到那一片摇曳在高原上的格桑花。

她们柔弱如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最后得到世人的尊敬与仰慕。她们坚强如石,踏实勤快,不会去想梦想照进现实,却活成很多人的梦想。格桑花瓣里藏着藏宗秘语,惠安女身上仿佛也潜藏着千年来我们对女子和家的期待。

图/燕青摄影

文:东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