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半生  仍是少年——陈粒

96
后海的树
2016.12.23 22:16* 字数 548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个朋友喜欢陈粒喜欢的要命,知道这个歌手是在广播里,但了解她确实从我这个朋友的耳朵里,本来之前对我这个损友喜欢的明星我都没什么兴趣,直到有一天她对我说要去看陈粒在上海的演唱会。

从我朋友录的视频里,我看到了一个歌手认真的姿态,气场强大到让人震撼。

一袭盛装,一支话筒的陈粒,在台上扭动、旋转,真假声交替,气息流动,唱了近两个小时。

然后我开始听她的歌。在这个过程中给我最大的感觉,这个人简单、随性,却又复杂而独特。听她的歌,就像在黑暗中舞蹈,甚至有种光和火互相交织的错觉。

包括后来知道她在微博上公开出柜的消息,我都没有太惊讶。这个人太优秀,这样特别的一个人,她的爱情怎么可能会平凡。她的女友祝星已经成了她音乐的一部分,在陈粒的歌词里,寻章摘句,都是太美的情话。


“你背对着山河一步步走向我,
你脚踏着山河一步步走近我,
你打开了我的躯壳,
你唤醒了我的耳朵,带走我。”
                                   ——《祝星》

她说:“我现在眼里就只有祝星,她开阔,我这儿就敞亮,她低落,我眼前就暗阖,她是我,我不是我”,“有了祝星,我不光能写现在歌,我还能把未来的歌也写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陈粒曾经开过玩笑说,觉得自己的歌能吸引这么多的人,是因为歌词能骗小姑娘。后来陆续在网上找了些视频,发现她真的特别会撩,举手投足间透露着我是强攻的气息。

确实,"民谣界第一老公"当之无愧。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