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你站在来往的人潮中,面前晃动的是一张张黑白色的面孔。你是这杂乱的流中唯一不变的点。不同于突出河面的石头分开水流,人们毫无自知地穿过你的身体——因为你,是一个幽灵。

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没有榜样,没有参照,更无法从别人那里得到答案,事实上,你根本无法向他们提出任何问题。你觉得自己已经被所有人、被这个世界遗忘了。遗忘?这不准确,因为你从未被“记得”过。你在每一处能够反射出倒影的地方驻足,却从未看到过自己的样子。到底这个世界是你的一场梦,还是,你是这个世界的幻影?

你想要去寻找另一个跟你一样的……幽灵,来证实彼此真实存在。你走遍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人头攒动的城市,大山深处的村庄,荒无人烟的沙漠,物种丰富的雨林,冰雪覆盖的极地,绚丽多姿的海底……却从未遇到另一个自己。但你始终相信,他是存在的。只是你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你,你们活在各自的世界里,无法触碰,也永远不会有交集。你常常面对虚空自言自语。你时常告诉自己,你不仅存在,而且并不孤独。

可是,有一天……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空气中弥散着鹅黄色的香甜气息。一个青年画家在林荫道上作画。他神态安详,整个人都散发出与众不同的光彩。他画太阳,画云,画抽芽的柳枝,画含苞待放地花朵。更重要的是,他在你刚刚站过的地方,画了一团白光——仿佛一个小小的、顽皮的精灵。你十分肯定,就是刚刚那一刻,画家看到了你。你欣喜地望着画家……贴近他……拥抱他……亲吻他。虽然并没有真正的触碰,但你却可以感受到他的温度。画家年轻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他的笑,让你灰暗的日子霎时间变得如同其笔下的画一般,色彩斑斓。

此后你就在这条林荫道上等待画家。他并不是每天都来。不能相见的日子里,你一面忍受着思念的痛苦以及对相见的热切盼望,一面祈求着上帝可以为你投出幸运的骰子。你沉醉在画家制造的梦境中,不肯自拔。如今,是否存在已经不再是需要求解的问题了,你正体尝着爱恋的果实,痛并快乐着——如果你不存在,这份真实且美好的感情是谁的呢?

现在你已经是一个沉浸在爱恋中的灵魂了,只是这份爱注定没有对手。

因为忍受不了分别的煎熬,你想一直待在画家的身边,一刻也不要离开。这对于你来说太容易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你。此时,你为自己身为幽灵感到庆幸——可让你意想不到的是,画家已经结婚了。

你终日伴随在画家身边,但他的目光总是穿过你,落到那个女人的身上。白天,你看着她为他制作点心,拭去他额角的汗水,赞美他的画作……他亲吻她,那双深情的眸子里倒映出的是她充满爱慕的神情。夜晚,你与画家,还有他的妻子睡在同一张床上:你在画家的右边,而她在画家的左边;你觉得自己拥抱着画家,而画家却拥抱着他的妻子。你很嫉妒,想捉弄一下画家的妻子,但作为幽灵,你只能一次次地穿过她的身体……画家依旧作画,亲吻美丽的妻子。每一天,每一天。你很难过,非常难过,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虚幻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抽搐着。

于是,你将画家献给妻子的海誓山盟当做是说给自己听的,把画家为妻子画的像当做自己的模样。你心甘情愿地消融了自我,活成另一个女人,并为此感到满足和幸福——这也是你从未感受过的。你爱得卑微,却也爱得执着。自得其乐,没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这样的幸福之于你来说也是短暂的。

那天晚上,画家将脱下来的衣服叠好放在床头,轻轻叨念了几遍妻子的名字。如今画家已经很老很老了,他的妻子在十几年前就已过世。固执的老画家不肯搬去与儿子同住,也不愿有人来打扰,他坚持要在这个充满了回忆的房子里死去,像一位孤独的老兵严守着旧时的城池。

你活在与画家的二人世界里。虽然他依旧看不到、感受不到你的存在,但你始终陪在他的身边,因为你是画家的妻子——你早已将自己与另一个女人混淆了。在你的记忆里,从前你是画家的妻子,他深爱着你;而现在你虽然失去了肉体,但仍是画家的妻子,他最爱的依然是你。

画家侧身躺了下来,面朝着右边——那空缺已久的、冰凉的位置。他伸手在被子上轻轻地拍了拍,仿佛在安抚一位熟睡的人,“你一定是很寂寞吧,我也一样。好在,我们马上又能在一起了……让你久等了。”他不知道,十几年来的每个夜晚你都在这个位置上,“亲爱的,我就在这里啊,你还要去哪呢?”……当天曙光来临的时候,画家带着笑容离开了这个世界。

人类悲伤时会流泪,可你不具备这种能力,你很悲伤,却无法发泄。房间里的一切都逐渐淡去了颜色,螺旋似的拧成模糊的一片,并不断远去……

“咔嚓”。

是了,命运的齿轮再次停止了旋转,时间于你又变回了生硬的模样。你觉得自己在升起,越升越高,穿过屋顶,穿过云层,没多过多久便可以遥望这颗水蓝色的星球。

这就是你的故乡吗?也许吧。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你看日月更迭,春秋交替;你看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你看着凡人的幸福,也看到他们的不幸;你看着他们出生,也看到他们死亡。你依旧还是老样子,没有痕迹地、孤独地漂浮在空中。你终于意识到,整个世界之于自己,不过是舞台上华美的背景,你不仅不能参与,而且永远无法触及。

你发出了声嘶力竭地呼喊:

喂!!!

……

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回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一岁了,生日蛋糕好好吃哦 与亲爱的二爷爷还是要留个影哦 我和心心弟弟好开心 我是心心弟弟的哥哥开开,我帅吧 我...
    希望1010阅读 199评论 0 0
  • 1. 错误提示:there was an internail api error。 问题描述:真机调试时,给出这么...
    水木清华阅读 589评论 0 1
  • 相识,不觉一春又一春, 人生弥散在那些无悔的岁月里。 不是每个擦肩过的人都会相识, 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 都会让人...
    馬荣軍阅读 2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