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愿你每天快乐一点。

01

南方的四月,窗外已是满眼的绿色。阳光打在叶片上,亮闪闪的,格外好看。每次经过一棵树底下我都会忍不住驻足停留,抬头仰望。偶尔走在楼层高亦或是视线好的地方,也会给自己留点时间眺望远方好看的春色。

这样的季节理应是让人愉悦的,可我还是会经常辜负了春天赠予我的好意。

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写过一篇完整的文章了,想要写作的欲望也越来越淡。当初选择当老师,除了喜欢站在三尺讲台传授知识以外,也是觉得这个职业较为自由,可以多点时间写写文章。可现在却连这个欲望也被磨损。


02

最近一段时间其实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班级里乱糟糟的,让人压力很大。我喜欢教书,但我好像并不适合当班主任,也不拥有管理的能力,原本就是一个懒散的人,随心所欲,自由自在,自己都难以管好,又何况是去管理他人呢?

管理班级愈久就愈觉得“爱”这个原则运用在管理上百无一用。

我想起了班级里那些看起来美好却满是棱角的少年。

同学A, 是一个性格粗暴但是自尊心极强的男生,每次犯了错误,你不能批评,你绝对不能让他受委屈,你只能去捧着引导他。很少主动与人示好,哪怕他知道那件事情他自己做的不对,他也会倔强地不服软。就好似上个学期,因为打坏饮水机的事情,我询问了几句,他就当场给我甩脸色,叫了家长以后,他当着我们所有老师的面,吼自己的母亲与在场老师。

他妈妈说,他还是个孩子,并没有什么坏心思。

一个前辈说,作为老师,我们要用爱去感化他。

是啊,老师有一颗刀枪不入的心,不会失望,不会难过,永远会拥有源源不断的爱。

同学B,一个极其叛逆的女生。动不动发脾气,学习不积极,谈恋爱,化妆,遇见事情最本能的反应就是原生家庭带给她的伤害。她说,我变不好的,我父母那样,我怎么变好。我说,那我们慢慢地一起改变坏习惯好吗?她说好。答应过后,还是会一如既往地违纪,一无既往地顶撞我。

有一段时间,她对我陷入了极深的针对心理。我穿裙子,她也穿裙子;我把头发剪短,剪刘海;她也剪短,剪刘海。她和她的妈妈说,我们老师好像换风格了,谈恋爱了,我一定要把她比赢。

听到她母亲和我说的时候,我打了一阵冷颤。她妈妈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看着她妈妈说出那句话的神态,然后想了想她对她女儿的娇惯与顺从,笑了笑,沉默不语。

强调了无数遍的事情,他们依然会犯。不太爱学习,不做作业,内心敏感而脆弱,对他人吝啬而苛刻,这些琐事反反复复地发生的时候,会让我怀疑自己,也会令我不自觉地丧气起来。

育人可真难。


03

朋友圈里当初一起写文章的人,经过两年多的发展,都有了挺好的成绩。成为了各种大号的常客,陆陆续续出了自己的书,有了喜欢自己的读者。能够亲眼目睹梦想被实现了的好事,可真令人激动与开心。但......想起自己公众号惨淡的订阅量,想起自己的写作梦的时候,也会难过。我,什么时候能够再收到出书邀请呢?能够圆了少年时的出书梦呢?

所以,每每有灵感,想要打开电脑写作的时候,我又会去想,我写的东西有人看吗?那么烂,别写了得了。

喜欢的一个作者姐姐在她的书里说过这样一段话:后来我释怀了,写得不好没关系,一定要坚持写。写下去,要么更烂,要么更好。不写,就永远就只有那么烂了。

我把这段话抄在了自己的日记本里,然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感想“我也曾一度,包括此刻,因为觉得自己写的烂,不敢写了。但如果不写,一辈子就只能那么烂了。”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一定不能放弃,没关系的,慢慢加油就好了,我不是已经做好了用一生去写作的准备了吗?所以,不能胆怯,要勇敢地走下去。


04

这段时间,我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矛盾的状态。一方面,我很清楚不能再丧下去了;另一方面,每次我刚拾起的信心和状态却又被不断地颠覆。

很难的呀,可哪份工作又容易呢?成年人的世界又有谁是那么轻松的呢?

上课的时候我还在和学生讲凉山大火,讲军人,讲担当。我说:“军人这个职业太伟大了,他们当中绝大部分没有自由,有时候执行任务就像消失了一样,有些人可能连家里老人去世都无法看到,妻子生产都无法陪伴。他们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我希望,你们能够知道,我们的和平有人在用生命守卫,那么,坐在课堂里的我们更应该要好好学习,增强自己的本领,肩负好这个民族赋予我们的使命。”

生活再不如意,还是要好好努力,好好开心的。

对吗?

沃尔特·惠特曼的《大路之歌》这样写:

我轻松愉快地走在大路,

我健康,我自由,

整个世界展开在我的面前,

漫长的黄土道路可引我到我想去的地方。

从此我不再希求幸福,我自己便是幸福。


所以,活着本身好像就已经很让人感恩了。

四月,要开心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