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第九章)


       “现在很晚了,你该回家了吧。”算好账的程南对微微愣神的小娴说。

       “嗯。”

       “我送你回去吧,已经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

       “嗯。”小娴点了点头,没有推脱。

      两人出了便利店后便左拐从北门出了学校,在从学校北门往南一直走就是光谷广场了,夜晚的光谷广场看上去比白天更为辉煌,五彩的霓虹在墨色的背景下描绘出一副颜色鲜艳的图景,五彩的背后,便是小娴租住的小区。

       车来车往的马路上方悬着的人行天桥两边都被无数的彩灯点缀着发出好看的光亮。小娴和程南肩并肩的在人行天桥上走着,两人沉默的有些尴尬。

       “刚刚那个女生是谁啊?”似乎是为了打破这样的尴尬,程南开口问道。

       “是志愿者协会的成员。”

       “哦。”程南点了点头,小娴在学校志愿者协会里担当要职,这他是知道的。

       “就送到这里吧,我马上就到了。”

       “一个人可以么?”

       “不用担心,我天天都在走这条路,没关系的。而且你不是说了么?已经很晚了,所以你也快点回去吧。”

       “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程南说完就转身要走。

       “哎,今天谢谢你。”看着程南离开的背影,小娴脱口而出。

       “谢什么?”他扭过头来,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啊?”被他这么一问,自己也有些迷糊了,是啊,谢什么呢?是因为他的出现让自己终于不再那么伤心了么?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谢谢你请我吃雪糕。”他对着他笑,披肩的长发在黑夜里被风扬起,长长的黑色发丝在墨色的夜里也清晰可见。

       “哦。”他看的眼前的女孩微微出神。

       “那我走了,拜拜。”她朝他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繁华喧嚣的城市的夜里,车来车往的马路上,人来人往的天桥上,穿着白色T恤的男孩呆呆的站在某个地方,看着女孩的背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小娴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才发现房间里还是一片黑暗,她掏出钥匙打开那扇巧克力色的重重的防盗门。

      “还没回来么?”她一边摸索着开灯一边想。明亮的白炽灯光装满了整个房间,屋子里空无一人。“平常都该是很早就回来的啊,今天是怎么回事?”她背着双肩包回到自己的房间,放好书包后她又折返回客厅。

      她坐在沙发上,按下遥控器顶端的红色按钮,电视里正好在放最近特别火的真人秀节目,嵌在墙上的液晶显示屏里各式各样的声音争先恐后的从显示屏两端的喇叭孔里跑出,整间屋子突然变得喧嚣。

      “已经快十点钟了,他怎么还没回来呢?”她有些不安的想,“总不是出什么事了吧?”她越想越觉得不安,索性关了电视,想要回房睡觉,当她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有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和这微小的声音一同传来的还有一个男孩的叫声:“大爷的,我还能再喝十瓶。”

      另一个无奈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好好好,你还能喝还能喝。”

      听到声音的小娴回到客厅,只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正要把耷拉着脑袋的边走边晃的小闲扶到沙发上。

      “他这是怎么了?”

      “喝醉了呗。”年轻男人无奈的摊了摊手。

      “你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小娴看着年轻男人的脸有些惊讶的说。

      “胡言,小闲在杂志社的前辈。”严炎提醒她。

      “嗯,你们今天是有什么活动么?他怎么醉成这个样子了?他喝了多少?”

      “其实也没几瓶啦,只是这小子的酒量实在是太差,才喝了五瓶这家伙就开始发起了酒疯。”

       “是嘛?他还发酒疯啊?”小娴给严炎倒了一杯水,“具体给我说说,他怎么发的酒疯?”她似乎对小闲发酒疯这件事挺感兴趣。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直在乱叫而已。”胡言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好了,总算是把这家伙弄回来了,那我也就回去了。”

       “嗯,真是麻烦您了。”

      “又没有什么,同事嘛。”

      “不管怎么说,今天真是谢谢您了。”

      “咦?为什么你要说谢谢,你们不只是舍友而已么?”

      “啊?”她微微一愣。

      “我开玩笑的。”他笑了笑,“不过能有你这样的舍友小闲这家伙的人品也真是够好啊。再见。”他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沙发上的男孩已经睡熟,小娴接了一杯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又去他的房间里抱出被子给他盖上。做完这一切的她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熟睡中的小闲,“咦?为什么你要说谢谢?”胡言的话还在脑海中盘旋。

      “自己为什么要说谢谢呢?不过是舍友而已啊。”和这句话一起在脑海中响起的还有罗芮的那句“学姐,那个是你男朋友么?”才搬到这间房子一个月而已,自己的生活原来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因为时间一直在流逝,所以改变一直在发生,或大或小的改变慢慢积累,突然的变化就出现在自己眼前。

      第二天早上小闲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客厅墙上挂钟的短短粗粗的时针正好指向了十点。他坐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他甩了甩头,还记得清昨晚的情况:自己喝醉了,胡言把自己送了回来。然后今天应该是周二,他的脑袋很清醒,也没有头疼的现象出现。

      沙发上放着一杯水,水面上盛着阳光,金色的光芒灿烂到刺眼。

      小闲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她还在家么?”他这样想着,叫了她的名字,没有人回应。“出门了么?还是还在睡觉?”他走到她的房门口敲门。“小娴姐?你在房间里么?”他原本也只是试探性的敲下门,没想到她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干嘛?”她打开房门。

      “不干嘛?就看看你是不是在家。”

      “哦。”

      “怎么样?你吃过早饭了么?”他看着脚下还踩着拖鞋的她说。

      “还没呢?”

      “哦,那你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奇怪……”她看着他说:“怎么大清早的这么多问题,而且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昨晚喝醉过的痕迹,”

      “本来也没喝多少酒嘛。”他耸了耸肩。

      “是嘛?不过你还是先去洗澡比较好,一身酒味怪难闻的。”她说着,还故意用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

       “有吗?”

       “嗯。你快去洗澡吧。”

       “好吧。”他转身回房去拿换洗的衣物。走到一半又突然回头:“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呢。”

       “周二能有什么安排啊,不就是去学校上课呗。”

       “那什么,你今天晚上能早点回来么?我想请你一起出去吃饭。”

       “为什么要出去吃?”她一脸困惑的看着他。

       “庆祝我领到第一笔工资了呗。”他笑了笑。

       “昨天发工资了?”

       “应该是吧,昨天下午就收到银行发来的短信了。”

       “可是为什么要和我庆祝?你在这边没有别的朋友么?在武汉上大学的高中同学之类的。”

      “有啊,可是他们的学校都隔光谷比较远,有很多都不在洪山区。事先也没有和他们说好。”

      “是这样。”对于这样的理由她虽然有点难以认同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了,再说有免费的晚餐吃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那好吧。”

      “那就这么说定喽。”他说完就转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小闲打开了浴室里的莲蓬头,水流从莲蓬头中喷涌而出,刚放出来的水还很凉,从开始放水到水温变得适宜差不多需要五分钟,这是小闲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后摸索出来的经验,他们家的热水器似乎有些问题。

      趁着莲蓬头还在放水的空隙他去洗脸台洗脸。整个浴室被一道刻有花纹的不透明的玻璃门分成两部分,放着洗脸台的部分占了五分之二,安装的莲蓬头的空间占了五分之三。从安装着莲蓬头的那半边出来的时候他顺手将玻璃门拉上了,为了防止里面的热气跑出来。

      虽然用的是同一个热水器,可洗脸台上的水龙头总是很快就放出热水,他用手捧住水往自己脸上扑,接着开始往脸上抹洗面奶。他的脸很快就被白色的泡沫覆盖,镜子里出现的人像是一个小丑。他用力的揉搓着脸,小娴刚刚的问题在耳边回响:“可是为什么要和我庆祝?你在这边没有别的朋友么?在武汉上大学的高中同学之类的。”

      “唉~”他叹了口气,然后用水冲走脸上的泡沫,“也不晓得她会不会生气。”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之间也互相离不开。——三个离不开 描绘的歌谣传遍大江南北,我们的...
    Atuazi阅读 308评论 0 10
  • 因为某些已经没有意义的原因,从小乖巧懂事,学习成绩好,生活独立,从来不需要家长担心,也就真的没人刻意管过,一直到高...
    C辫姑娘阅读 181评论 0 0
  • 你有没有感觉自己每天就像一名救火队员,在办公室里跑来跑去不停地接着电话解决各种问题忙到筋疲力尽,认为自己是部门中最...
    职场盖世熊阅读 521评论 2 6
  • 一日,雨 二日,雨 你立于窗台 雨,沿光而洒 铺满了你的瞳孔 如雪花,如飘絮 放大,放大 清凉了绝望的 眼眸 你定...
    謬寻阅读 105评论 0 0
  • 2015 5.12号,张垚,我认识了你,那天真的很巧,在排练完5.4合唱都已经10点40了,我还是跟着朋友去了我...
    覃锐阅读 14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