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三段爱情

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笔下的《飘》,是我最爱的外国小说。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价值观的改变,每一次的阅读,都会有着不同的感受。在这里,主要谈一下主人公郝思嘉一生遇到的三段爱情,以及延续到我们现在的爱情观。

纯洁完美的爱情。郝思嘉少女时代时,有着天使一般的脸蛋和魔鬼一般的身材,使得不少青年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她丝毫不在意这些,她执着的爱着艾希礼并不顾一切的向他表白。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娶了一个并不好看的女子,就赌气嫁给了自己不爱的人。她认为爱情和婚姻是可以分离的,就是说精神和肉体是可以分离的。即便是自己结婚,在守灵的时候,她也会冲破各种束缚,向艾希礼表白。就算是自己的情敌艾希礼的妻子在战乱逃离中妊娠,她除了拥有善心之外、还保持着对爱的人的一种爱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保护艾希礼的妻子和他们的小宝宝。艾希礼一直都是拒绝她的,但越是他的拒绝,让郝思嘉越觉得艾希礼是个完美的人。这正是她聪慧下的痴迷,使得她错过了很多身边真正的幸福。直到艾希礼的妻子病危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她才发觉艾希礼根本不爱自己。也发现艾希礼连自我照顾的能力都没有,一点都是想象中的那般优秀,只是自己一直把他想象的太完美了。这就是初恋,初恋的美好在女孩的心里是任何事物都不能抵挡的,甚至最初的就是永远的。

物质需求的爱情。当美国南美战争给她的家庭带来巨大的灾难时,她变的坚强起来了。看到惨败的塔拉庄园、面对母亲的病亡、父亲的痴呆以及姐妹的重病,她没有逃避,在被烧光的棉花地里,抓起一把土,狠狠的承担起家庭的重任。交不起北方佬的高税款,面对着很可能失去的庄园,自己就梳妆打扮用美色去借钱,但是未果。为了金钱,抢走了未婚妹夫弗兰克,与他结婚,得到了一笔钱,重振家业。她把婚姻看的是那样的淡然,只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让曾经殷实的家庭变回原来的样子,她宁可不要自己的肉体。这时的她,是把爱情建立在金钱之上的。因为之前的遭遇,让她彻底明白金钱在动荡社会中的重要性。现在的社会也有这样的爱情,女孩子追求金钱,不管对方是否有了家室、不管对方是否合适。但是她们与郝思嘉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她们是为自己着想,而郝思嘉则是为了整个家族的复兴。

成熟真实的爱情。很早就知道郝思嘉一直爱着艾希礼、并一直关注照顾着郝思嘉的一个在乱世中巧妙的活着的人,是白瑞德。白瑞德比郝思嘉大十几岁,他非常了解女人,虽然常常出没于妓院,看起来玩世不恭、唯利是图,但是他一直爱着郝思嘉,是个正义、聪明的爱国人士。也许从见到郝思嘉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但是他一直都没有主动表白,一直都是在郝思嘉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她帮助。在郝思嘉的第二任丈夫去世的时候,白瑞德真心疼爱郝思嘉,想给她一个安静的可以依靠的生活,所以就主动大胆的求婚了。郝思嘉答应了,因为她真的需要温暖,需要有个人陪伴。但是郝思嘉却还是爱着艾希礼,白瑞德只好把爱放在像郝思嘉的女儿身上。在女儿离开他的时候,他的心就死了,他选择了离开。直到白瑞德的离开,郝思嘉才知道谁是她最爱的人和最爱她的人是谁。年龄不是问题,等待不是问题,爱她的时候默默地看着她,这种爱情,也许就是最真实最长久的爱情。

白瑞德的离开,郝思嘉才走出迷雾,她说了一句:“Tomorrow is another day!”。我相信小说未完成的结尾就是,郝思嘉追回白瑞德,两人相拥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