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李白(8)

八.透明的味道

“我总觉得自己是透明的。就像花盆里翻滚的蚯蚓,就像大海里一条独自长大的鱼。”慎说。慎是一个贵族子弟,哈佛金融系毕业生,一个不大不小公司的总裁,也是一个刚踏入弱冠之年的小男生。但在许许多多的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富二代,有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有一对受人敬仰膜拜嫉妒咒骂的名为成功人士的父母。他精通古朴繁杂的贵族礼仪,他熟练掌握了七门外语,他创建的公司没有花父母一分钱,然而从没有人真心夸奖过他,了解他,哪怕讥讽过他,人们只是认为有这样的父母,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人们只是不断地讨好他,恭维他。而他人眼里他的靠山,也就是他的父母,在他的印象里,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只是每天不到十分钟的例行电话里的平淡的声音,和每周日晚上短暂的家庭聚餐上两张沉默而陌生的脸庞。慎说:“他们太忙了,忙到不应该生下我。”慎说话的时候喜欢看着明镜玻璃外并不太蓝的天空,眼睛里翻滚着这个年纪的小孩都会肆意生长的孤独。

以上就是李白对他最新客户的全部资料。而此刻他和他的客户慎,就在一个相对优雅但依然平庸的酒吧里,相对而坐。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两盏琉璃杯,用丝绸细擦三遍,而后拿出一小瓶透明的酒,给自己倒了九滴,给李白倒了一杯,转动37度,把杯子的正面朝向李白,然后双手递给了李白。“这酒就叫‘透明’”,慎说。然后他就好好的平坐着既不僵硬又不随便,就像一副中世纪的油画,每一个细节,每一抹深浅,都那么完美而动人心魄,除了那双眼睛太水灵,眼里的世界太安静。他说他讨厌那些与他无关的热闹,但更讨厌一个人面对十面埋伏的孤单,所以他选了这里——不存在酒吧。周围到处都是稀里哗啦的人群,而他们呆在一个隔音效果奇好的包厢里,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得清。

李白端起面前的酒杯,很乡土的握法,很乡土地一饮而尽。然后他咂了咂嘴,眉头微皱,回味良久,终于给出了极为专业的评价:

“这TMD……”

“不就是白开水么!!!”

慎很严肃地摇了摇,“你要等。”


等什么?等它过了保质期么?看着小男孩这么诚恳的脸,李白决定还是先解决他的问题。李白说“存在感缺乏是么?小事小事,你这个年纪很正常的啦。其实存在感这种东西还真和外界没有什么关系,说到底只是简单三观问题。”他很专业地翻开了笔记本,这是一本a4纸那么大而表面又没有任何花纹的商业笔记本——绝对的坑蒙拐骗算命看相出门必备的好伴侣。因为从慎的角度根本看不见笔记本拿反了并且上面一个字也没有之类的事情。李白很富有抽象手法地在上面花了一根鸡翅,偷偷咽了下口水,清了清喉说,“据我所知,你的身边有许多关心你的朋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四面八方,三教九流,只要你愿意,全世界都有人欢迎你,怎么会透明呢?”这种事情都不用调查,用屁股想都八九不离十。

慎说:“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你也会有的。”李白在心里十分赞同,相比自己坎坷的一生也是可以发一篇paper——题为《论投胎时给阎王小费的重要性》。慎微微低头开始补充论证“他们要么看上我的钱,要么看上我的父母,要么看上我的脸。哪怕是那些不知道我身世的人,他们或者因为我的成绩,或者因为我的技艺走近我,而没有一个是真正因为我是我才喜欢我,靠近我的。”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你呢?”

慎微微皱了皱眉,不得不说,他的脸确实有被看上的资本。李白自顾自地在笔记本上画起了鸡翅,花生米,还有那越来越模糊不清的主人的模样。十分钟后,慎无奈的耸耸肩道,“我也不清楚。”

“吧嗒!”一声清脆的落笔声,李白抬起头,手往自己的屁股一摸,刷地甩出一把扇子,“不知道就对了。”他脸上挂起似笑未笑的表情开始进入装逼模式,“你是什么?你是你的容貌,你的财富,你的血缘,你的记忆,你的每一个神经元,你的所有的一切加起来捏成的存在。失去其中的任何一样东西,你就不再是你了。所有围在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秒钟,不论因为什么,情,钱,权,容貌抑或其他,都只是因为你是你才发生的。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你眼里的世界。那是一整世界因为你而存在啊,这样想还没有存在感么?”

“我觉得你只是绕着圈子地在忽悠我。”慎睁着大大的眼睛认真的说。李白的头上一颗大大的冷汗慢慢成型,被……被发现了么……然而那双大大的眼睛突然又缩成弯弯的月牙,“但被你这么一说我还是高兴了许多。”慎的笑容干净明亮,让李白也是微微脸红,“我一定是醉了……”他想。

慎说:“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我只希望有那么几个……不,只要一个人。可以认真专注地听听我的心里话,然后平等自然地安慰我或者嘲讽我。他会不带目的地关心我,他会在最受伤或最开心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我,他会知道我哪里好哪里不好并且喜欢我好的地方比讨厌我不好的地方多一点。

只是我总是憋着一肚子的高山流水,鸡毛蒜皮,四处张望,却总是一个人也找不到。”

“真的没有么?”李白一副很受伤的样子,“难道刚刚我们聊的不是你的心事么?难道我歧视或者仰视你了么?你这么萌难道我会舍得讨厌你么?你看连你随随便便从路上抓的人都能完美的符合你的好基友准则,怎么会透明呢?当然,你肯定会想,那是因为你给了我报酬,我只是因为报酬才在乎你。”李白说着就要来一瓶白开水灌满了装“透明”的酒瓶。“那么现在,我在乎你就是因为你是你。”

慎的眼角立马就湿了,李白老怀那个欣慰啊,感动到不能自己了吧。连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到了啊,此处应该有伤感背景乐啊!随着眼角的翔慢慢滑过,慎身上的古老贵族气质突然消失,他猛地撸起袖子对李白就是一记横拳。这拳虽然莫名奇妙,但是来得笔直刚正,轨迹明显,简直处处都是破绽,然而挨揍无数的李白却生出无处可躲的无力感,眼睁睁的看着拳印印在了他脆弱的鼻梁,鼻血又流出来了啊!诶?为什么要说又?话说,原来这位富二代还精通搏击术啊,不过为什么要打我啊!这是贵族表达喜欢的方式么!难怪你没朋友啊!话说难道我的设定就是每次都要被打么!卧槽!又来一拳了啊!这次换左手了啊,手表上居然镶了六颗钻诶!哇!他的嘴张开了啊,好像是在说:“还~我~酒~来~”“砰!”,这拳打到了李白的左脸。也是有一种火辣辣的恋爱的感觉。

此时的慎双眼通红,恍若开启暴走模式,“你知道‘透明’这酒花了我多少心血么!你知道哪怕是我自己也再也没有能力配出新的一瓶了么!一滴至少值一万啊!你居然兑了水进去了啊!!我知道不应该打你我不想打你可是真的忍不住啊!啊啊啊!”

很久以后……

李白擦了擦嘴角的血丝,若无其事地挺身坐好,微笑地像问“吃饭了没?”一样地问“打完了么?”

“打……打……打完了。”此刻,冲动过后的慎幡然悔悟,一身的光环气质荡然无存,扭捏着身体低着头,就像一个刚被强暴的小媳妇,明明你才是突然施暴的斯巴达啊!“对……对不起……不,不过我也是在帮你化开酒劲啊!据我的研究,‘透明’这酒可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外力的打击才能彻底发挥这酒的功效的,怎么样?怎么样!”慎换上满脸的期待看着李白,“爽么?”


李白登时就怒了,“爽!爽你妹……妹……啊……啊!啊~啊~啊~”李白的语气越来越妖娆,莫名奇妙地,最后一个啊字都变成呻吟了啊!“好奇怪啊,一股股暖流不断地从腹部涌了出来啊,这辈子都没体会到的快感啊!感觉灵魂都飞起来了,好多长得像鸡翅跟花生的天使在身边飞来飞去啊。我好快乐啊!”李白陷入了幻象之中,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是隐隐约约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那……那我们还是朋友么?”

“恩~朋~啊~啊啊啊~朋友~啊~”

那个声音立马变得雀跃欣喜起来,“真……真好,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那声音当然是慎的,在现实世界中,慎已经忍不住哭了,这次是真的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哭得不能自己,哭得半身不遂,像挖了半天土终于挖到骨头的狗,自己,自己终于有朋友了啊,满满的存在感啊。但此时,李白却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他的面色潮红,双腿伸直,身体不住的颤抖,嘴里迷糊不清地呻吟着“啊~好美~啊~啊~朋友~啊~下次请更用力地蹂躏我吧~啊~啊~啊~”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越来越容易想起你!
    幼稚没忄没肺阅读 11评论 0 0
  • 0. 引言 本周工作日3天,任务量大,任务重,本周的效率较好。 一. 本周得失 1. 工作 任务进度: 计划内5个...
    yexindoit阅读 21评论 0 0
  • 我现在想好好阅读一些有趣的书了,以前没有这个习惯,现在有想法培养培养兴趣!因为没有这个爱好,也不清楚自己喜欢哪一类...
    沉言BOY阅读 61评论 0 0
  • 在朋友的介绍下,又一次来到新华三应聘,和以往一样笔试都不错,但是面试时写代码却脑子总是一片空,本来能够轻松写出的代...
    hijj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