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血婴啼哭

96
悠悠人生ke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8.02.13 21:12* 字数 5059

二零零三年八月,你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站在摩天大楼的楼顶,你的身后是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你是黄浦青青,你是二十二岁的美丽女子,你来自偏远的农村,你在这座魔都游走,或是游戏人生。

你比“站街女”高级,你出入豪华酒店,你有豪车接送,你让很多官二代,富二代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你沾沾自喜的同时收获了大量的金钱和金银珠宝,当然,你付出了很多。

此时此刻,你站在夜幕下,情不自禁唱起年幼时的歌曲,“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网络图片

你哽咽着唱完这支歌,掩面痛哭,其实你很清楚,你的光鲜亮丽背后是无穷无尽的酸楚和痛苦。

人们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孰不知,妓女歌女舞女看似无情却有情。

你不是为了自己出卖灵魂与肉体,你忍辱负重是为了贫困的家,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弟弟妹妹能够有新衣穿,能够走进明亮的学堂。

你也渴望与爱情邂逅,你也期待有个真心真意爱你并不嫌弃你的男人,你遇到了,你终于能够脱离苦海了,终于能够站在阳光下踩着高跟鞋进进出出,不用逃避白天的白眼,不用再惧怕警察的围剿。

最重要的是,你深深地爱上我,我?我是谁?我是房地产开发商,我坐拥上亿资产,我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然而,她背叛了我,我叫翟斯年,四十五岁。

你扭动着柔软的腰枝,俊美的脸庞上挂着迷人的微笑缓缓走近我,可我却抓捕到你眼底的那一抹哀愁。你的清纯扬在脸上,你的忧郁也深深地抓住了我,好吧!我承认,我在这一刻被你征服了。

“青青…青青…果然名不虚传。”我不由自主说出这句话,曾经听过你的美名,曾经也听过你的艳事,我身边不乏美女,靠近我的人几乎没有付出过真爱,她们拿走我的钱财,我得到她们的身体,这就是赤裸裸的交易,我不相信爱情。

你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你上前挽住我的胳膊,你将我带进一间豪华套房,我对此没有感到惊讶,相反,我很庆幸,有你陪伴。

“翟总……不,斯年,我爱上你了,你跟其他人……不一样,哦!不要这样盯着我,我真的真心爱上你。”你在第八次约会时向我表白你的爱慕之情,可是,我很抱歉,我很虚伪,我怎能爱上你,怎么可以,所以,我不爱你。

夜深沉,你起床离去,独自一人徘徊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独自一人欣赏霓虹的璀璨,独自一人拥抱冰凉的空气,独自一人漫步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你说你爱我,可你却上了别人的床,提起裤子拿着钱走人,你在娱乐圈里独占鳌头,你是她们的主心骨,是她们的台柱子。

你在我面前大哭过,你恨你的堕落,恨你的出身,恨这个世界不公平,恨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恨遇到我太晚了,更恨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

二零零三年七月,你来找我,你开心的递给我一张化验单,事实证明你怀孕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恭喜你,可你却木纳的望着我:“斯年……是你的,是你的孩子,你不开心吗?这是我第一次怀孕,第一次尝到怀孕的感觉,真好。”

哦!你确实很激动,初为人母的激动,尽管她仅仅是个胚胎。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我的孩子?你自己相信吗?你瞪大眼睛注视着我,你不能分析,不能思想,不能言语,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盯着我。

“青青…我们只是交易,我不相信爱情,尤其是你们这种女人的爱情,带着你的爱情,带着你的肮脏滚吧!”我从包里拿出两摞钱扔在地上,我确定你会捡起,并且摔门而去。

没料到,我错了,你并没有拾起地上的钱,你甚至没有看我一眼,你默默地转过身,默默地拉开门,默默地关上门,然后你静静地离去。

网络图片

这一夜,失眠的是我。这一夜,失踪的是你。

我陷入深渊中,这个深渊是对你的思念。我以为我不会想你,我以为我不需要爱情,或者说不需要你的爱情,可我真的想你了。

两个月你不曾露面,不曾给我打电话,而我也尽可能的想象着你的生活,昼伏夜出,顶着星月奔走是你的职业。

实际上,你带着满腹悲伤做了流产手术,你独自承受痛苦,你没有求助于我,你的初为人母在刚刚萌芽的时候就惨烈的结束了。我甚至能够看到你躺在手术台上的样子,你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可你不言不语,你的痛苦没有人能替你承受。

我躺在床上,尽量不去琢磨你,你我只是陌路人…有着肌肤之亲的陌路人。

当你顶着一张惨白的脸来找我的时候,我几乎不敢正视你的目光,短暂的两个月,你变了,变得即沧桑又瘦弱,变得即苍白又萎靡,我的心在一瞬间紧紧地揪住了。

可是,我不能在你面前表现出来,我不能让你看出来我的关心,于是,“你怎么阴魂不散?我和你没话说。”我有意刺痛你,我很了解你,你敏感,你自卑。

我没想到,你却高傲的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我们从来都是用肉体沟通。”你慢慢地褪去身上的薄纱,露出性感的真丝内衣,你一件又一件把阻碍仍掉,我情难自禁,终于又屈服于你。

你的身体告诉我,你渴望得到我,你是爱我的,真心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冬天顶着寒风袭来,袭卷了这座不夜城的女人和男人。

你缩进警车里的角落,还有你的姐妹们,还有你的客人们,你哆嗦着身体,颤抖着嘴唇自言自语:“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如果重新走一遍人生,我绝不会走向这一步。”

然而人生没有如果,你只能自己承受自己的罪恶。你被关了十五天,十五天后你依然重操旧业,依然台上台下莺歌燕舞。对此,我似乎欣赏,又似乎膜拜。

我仰望着台上的你,镁光灯下,你是那么的光彩夺目,我的内心不禁蠢蠢欲动,我的血液跟随着音乐节奏沸腾着,好似要冲破血管向你涌进。

这一夜,我情难自禁。这一夜,我和你缠绵在深沉地夜。这一夜,我忘记了你是谁,我又是谁。

夜深沉,夜静谥,你又一次拿着化验单来找我,我冷笑一声,照样甩了两摞钱在地上,跟上次同样,你没有捡起地上的钱,你仍然默默地转身,默默地拉开门,默默地关上门,默默地离去。

我没有怜惜你,没有再想你,我甚至习惯了你的沉默,你从来不为自己辩护,我自认为你是心虚。

圣诞节来了,街上热闹非凡,我穿梭在人流中,拥挤在各大商城,我不喜欢独处,我拥有喧嚣的条件。

我照样承欢在女人的床上,我照样视金钱如粪土,我照样让她们在我面前摇尾乞怜,我感觉到高高在上的快感和优越。

新年将近,你始终没有出现,难眠的深夜你的身影总在我眼前飘荡,我开始想念你的身体,想念你白皙的皮肤。可是天亮之后,你便消失在我的脑海里,原谅我只在深夜想起你。

                            二

二零零四年二月,你突然造访,我几乎不认识你了,大脑经过几秒钟的筛选,我得出结论……你是青青。

你朝我点点头,大方的落座,我尽地主之谊端茶倒水,你默默地望着我,好似有许多话想对我说。

“我以为你会联系我,我以为你会记得我,我以为我会让你铭记我。”你悲凄的说着,苦涩的摇摇头。

“抱歉!我都快忘记你了……”我没有思索脱口而出,可这就是我的心里话。

你眼泪汪汪的凝视着我,“是我高估自己的份量了,我以为爱情没有身份悬殊,我傻傻地认为,你也是爱我的。”

我没有接你的话,因为我不想再伤害你。

“斯年,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可以吗?如果你不同意,我………”你悲凉的声音透露着乞求,我重重的点头,表示可以。

你笑了,灿烂的笑容马上浮现在你的脸庞上,你在爱情的海洋里是那么的卑微,甚至卑微到尘埃里。一个小小的要求征得同意尽然能够换回你的笑脸,你是多么的容易满足啊!如果你没有走上这条路,你也会拥有一个美好的前程,或者有个温馨的小家。你沉默地望着我,我同样望着你,只是你的眼神专注,而我只想通过你的衣衫窥视你的肌肤。

哦!尴尬的气氛在你我之间传递,好吧!那就是让温馨的音乐缓解这份不协调吧!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也缓缓地起身,我们共舞一支曲子………《梁祝》。

今夜,星光灿烂,今夜,酒不醉人人自醉。

你倒在我的床上,那张你曾经睡过的床,我几乎吻遍你的全身,激情后,你沉沉入睡。

夜半时分,你抓着自己的头发,猛烈的叫喊着,“放开我放开我……走开走开……”你的双手在半空挥动着,“青青…青青……快醒醒…”我摇晃着你的身体。

你睁开朦胧的眼睛望着我,突然又惊吓似的盯着我的身后,随着你的目光,我回过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隐藏进云层里了,三三两两的星星散落着发出微弱的光芒。

“我看见她了……她全身是血,她拉着我的手,喊我妈妈……她喊我妈妈……好恐怖啊!”你惊吓的诉说着梦境里的一切,“她就在我的床前盯着我,她在屋子里,在你身后……”你蜷缩着身体颤抖着,恐惧的东张西望。

网络图片

你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你的指甲深深地砌进我的皮肤里,我感觉到疼痛,“那只是梦…快放开我……”

你松手了,你用双手蒙着脸,低声哭泣。

我第一次主动安慰你,“青青,你在我这里长住吧!我是单身…你可以住。”你停止哭泣,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感激涕零的说:“真的吗?你打算要我了吗?你不嫌弃我吗?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做。”你信誓旦旦的承诺着,生怕我反悔似的。

片刻后,你接着说:“谢谢你斯年,我是个生活在黑暗中的女人,从来没有人真正爱过我,我没有得到过爱,我似乎不会如何去爱一个人,你给我点时间,我会为了你改变自己的。”

果然,你做到了,你远离娱乐场所,你拉黑了你的姐妹们,你足不出户在家守候我,陪伴我。

二零零四年六月,你再次怀孕,只是没有告诉我,我无意中发现纸篓中的试孕棒。你独自默默地走进医院,进行手术。

我装作不知道,没有阻止你。抱歉!原谅我的自私,我没想过娶你为妻。

你没哭没闹,但我看得出来,你在伪装自己。好吧!那就一直装下去吧!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你跟我在一起已经三年了,三年来的日日夜夜,有你陪伴着我,我很充实很满足。毕竟,你是美丽的妖娆的女人,这一点,我喜欢。

可我从来没有送过你礼物,因为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是你的失败。

这一夜,我匆匆回到家,餐桌上摆放着一个圆形的蛋糕,还有红烛台,它冒着青烟散发在空间里扩散。

“我的生日?啊!我已经好多年没过生日了。”我坐在椅子上,你倒满了酒杯,一杯递给我,另一杯自己端起。

“我知道你很忙…没时间记得生日,所以我自作主张,你别怪我啊!”你轻声的说着,眼睛没有离开我的脸。

我深呼吸一下,“青青…谢谢你!”哦!原谅我不知道你的生日,原谅我从来没有问过你,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

今晚的你很性感很漂亮,低胸红色礼服很适合你的皮肤,我情不自禁吻住你的红唇,娇艳欲滴的唇深深地挟持了我的躯体,我被诱惑?被吸引?我茫然了……

二零零八年二月,你再一次怀孕,这次跟往常不同,你哭着告诉我:“医生说我不能再流产了,否则以后会不孕的,我们留下她好不好?”你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请求我。

“闭嘴……拿掉她。”我没有犹豫脱口而出,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这一刻,你哭了,撕心裂肺的哭着,你指责我的无情无义,你怒骂我不是人,你疯狂的抓扯自己的头发,你痛哭干嚎着。

我没有安慰你,没有开导你,转身进了书房重重的关上房门。这道门似乎有魔咒,你的哭喊被隔绝了,我听不到任何声音。

午夜时分,我悄悄地拉开门,你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我想摸摸你的脸,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不,我不能给你任何希望,我不能……

清晨,阳光洒进屋里,洒在床上,我揉揉睡眼,然后起身下床,我没有看见沙发上的你,却看见一张便笺,你的字迹潇潇洒洒,同时热潮涌出我的眼眶,朦胧了我的眼。

“六年了,你不了解我,不懂我,其实我只是个坐台女,我的每一次怀孕都是你的骨肉,我知道这让你难以置信,甚至于我自己都不相信,但这是事实,我爱你,可以卑微到尘埃里,可以卑微九十九次,那么最后留给我一抹尊严吧!毕竟,我是个女人,再见了,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我会把她生下来,她只属于我自己。”

哦!青青…青青…你就这样走了,你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我了,终于不堪其辱放开我的手,终于知道原来你也有尊严,终于懂得原来只有自己最可靠。

我瘫倒在沙发上,手里紧握着你的留言,不,这不只是几句话,这是你的心,你的一颗炽热的心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戳破,干干脆脆的撕碎,不留情意的摧毁撕裂,我把它撕成了碎片,洒落一地。

哦!你不可能知道,不可能懂得,你的离去也刺痛了我的心,深深地,深深地被你刺痛。

午夜梦回时,我看到你的身影在游走,你看到我了吗?其实我想告诉你,很早很早以前,我就爱上你了。

夜好静,夜好深。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我看到她了,那个被羊水包裹着的婴儿,那个没有长健全的婴儿,那个浑身被鲜血浸泡的婴儿,那个欲挣扎的婴儿,那个要冲出你子宫的婴儿。

她在向我招手,在向我呐喊,在向我哭诉,“爸爸……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要杀害我?”她清晰的话语冲入我的耳膜,冲进我的大脑撕扯着我的脑细胞。

我从床上挣扎起来,我看到了黑洞洞的门,它像一扇牢门将我紧紧地禁锢,地板上残留下一缕往事如云烟的痕迹。

短篇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