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1,两个剧中相似的男人。

作为开心麻花第二部剧的《驴得水》,相信有很多人都已经看过。没看过的人,赶快去补课吧!这是一部近年来比较别样的国产剧之一。

故事的刚开始就是满眼的黄段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东京热已经突破了审查在国内上映中文版的了呢!当张一曼开始拿着本子回报驴得水老师工资的用途之后。在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的荒诞可以如此的严肃正经,却隐藏在满满槽点的黄段子下。

今天我想讲的并不是那些黄段子,也不是每一个已经看过这部电影的情节回放,更不是没看过这部电影的剧情透露。万事万物必作于细。每一个小小的细节也许就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心理表征。

裴魁山:表白的真情,尴尬的笑容,无奈的叹息。

在他向张一曼表白的时候。我想那一刻他是真心的,他是发自肺腑的,甚至是神圣的,如果我们并不看他后期心理状态发生转变的情节。这被张一曼拒绝的过程当中。他那焦急的等待,忐忑的舒眉一笑,我们甚至可以从他的眼睛里感受到他当时满含着期待与奢望。在这一段情节的最后。他还说了两个字,晚了。用情之深,我想不弱于任何一个自封的情圣。

但恰恰是这么一个人,在经历一系列事情之后。转变为了那个最令人不耻与不屑的人,是环境的使然,命运的捉弄,还是他本性就是如此呢?

他在听到铁男和孙校长说,张一曼在她屋里“睡服”铜匠时,那种揪心的狂奔,还有在张一曼亮着灯的屋外默默地站立。这些应该都是促使他心境发生转变的重要时刻。千万不要忘记了,那一夜,他一直没有回来。也许躲在孤零零的土堆上,衔烟静思,对星郁闷。反正应该不会是一个人跑到红灯区去,发现他的兽欲。

回来之后目送铜匠的离开,避开孙校长说的“我真不知道你和一曼的事儿”,直奔怎么分钱而去。那一刻。他把自身的经济利益放在了首要。

这是一个在感情战场上痛失先手的败者思维模式吧。从此温情不再,唯有路人尔。

铜匠。没有体会过爱情的家暴受害者,突然遇到情感滋润,再到备受打击。

铜匠是一个只会用一种姿势的家暴受害者。他那么怕他的老婆。因为家中有规矩。这个家中的规矩是他从来也不敢对他的老婆,有任何的反抗。因为这个规矩是要脱下裤子,撅起屁股挨他老婆手中那杆烟枪的鞭挞的。

很多人都在说。驴得水,这部电影当中。真正具有人性光辉的就是铜匠的老婆,没看电影的时候我还真信了。但是看过电影之后却发现,每个人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可能都是基于当时当地的自身利益的。那些作者就是对另一半出轨疑神疑鬼的人,也或未可知。在此也不多加讨论。话说多了,容易得罪人。有时甚至你都不知道到底得罪了谁?因为每个人都具有很强的代入感。也许这就是,东亚“强民族性”性格特征的副作用吧。

铜匠在要离开的时候,对着与他淡然一笑,擦肩而过的张一曼,满脸疑惑地追过去。不明白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关系?然后。在张一曼剪了一缕头发交到他手中的以后。唱起了整部电影中最动人的民族情歌。(原谅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哪个民族的语言)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漫山的野花带着扑鼻的馨香迎着漫天温暖的阳光,诉说着一个温情脉脉的美好故事。

人生当中很多有价值的事情,只有在被撕得粉碎的时候,才有可能体现出它的价值。或者换一种说法,这种价值才更容易被别人所接受。比如中国的死亡崇拜,国外残缺的断臂维纳斯。正是因为遗憾才显得金贵,正是因为残缺才显得重要。这就是虐心的理论依据吧!我不是作家,我也不懂得。只能有一个模糊的胡诌八扯。

铜匠真的爱过,裴魁山也真的爱过。无独有偶后,他们都被同一个女人所伤害过。这种不能释怀的情感体验,在一个无能者那里,会被放大至数倍,直至成为生命不能承受的屈辱。然后一朝得势,沸反盈天。用铁男的话来说,等到有一天手中握着权力,一定会让伤害过我,给他们屈辱过的人好看。

于是就有了剧中的羞辱张一曼的情节。这是剧本的偶然?还更是人性的必然?

其实这部剧的男人都有相似点。有各有不同。人性的阴暗面都被展示得淋漓尽致,体无完肤。这也许就是这部剧具有魅力的,原因所在吧!


人生如此多艰?
何必彼此为难。
百年之后回看。
早该游戏人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