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吃过爱情的苦,才会把别人的真心当矫情

96
MY麦子
12.0 2019.01.23 11:50 字数 2010

文/MY麦子

01

大概几年前,通过木木认识了大彬。

他长得高高瘦瘦的,时常面带微笑,总是给我一种青春的气息。

他活得比较真实,他会很勇敢的表达,喜欢与不喜欢。

我们的每次见面,他都会带上一个小小的礼物。我甚至能够从他的言行中看出一点点羞涩,他会给我讲冷笑话,他也会给我讲关于他的所有喜怒哀乐。

而那个时候的我,总是把自己装在一个套子里,不会去表达自己的任何情绪,也不会轻易的让人看出任何欢喜。

我还是在忙碌的充实着我自己,看书,跑步,考试。我迷茫,我甚至懦弱的不敢去面对自己的想法与感情。

我和闺蜜躺在床上,我给她说,我和大彬谈一场恋爱吧,就像读书的时候那样,轰轰烈烈一谈场,怎么样?

可能闺蜜比我成熟,也可能比我更加的理智。

她说:你真的已经不小了,你不能浪费男孩子的感情,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遇而安。

本来有一点青春悸动的心,却被闺蜜理智的语言给打败。我还是选择了逃避,但在逃避的方式,选择了独自去旅行。


02

阳春三月,正好辞职,我给自己计划了一次旅行。

这趟所谓的旅行,也可能只是想要逃避现实生活中的一切。

大彬说陪我一起去,可是天不遂人愿,他没有请到假,我就一个人出发了。

有时候阴差阳错总会打乱特意安排,命运真的会捉弄人。

因为旅行,我遇到了一个成熟、善良、睿智的人。

他似乎让我看到了爱情是什么的样子:就是你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你会笑,甚至,你看他的眼里都有光,而你没看见他的时候你会想念。

结束旅行后,和大彬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他要了一杯茶,我要了一杯从来没有喝过的梨汁。

他用一种迷乱的眼神看着我,他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只是在等我开口。

人在迷茫的时候其实很难面对自己的内心,没有受过爱情的苦,才会把别人的真心当做矫情。


03

我似乎有一点喜欢那一刻的自己,我认真的表达了我的所有感知与感受。

那天下午,我们坐在咖啡馆里,说了很久很久的话,我似乎都快把那不好喝的梨汁给喝完了。

大彬说:我喜欢你,可是,如果你真喜欢他,我希望你幸福。我可能还是一个小孩,你也许不会陪着我成长。

其实,这时候的他,真的比我成熟理智太多。

人一旦有了幻想,就容易迷茫。

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呀?

他说,你的上进,你的开朗,你的任性……他似乎把所有对女孩子的溢美之词都用在了我身上。

他甚至给我看他手机里存放的关于我的照片,从他的言行里,看到了真心,而我自己却十分的矫情。

那天,我们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具体说了什么,都已经忘了。

晚上,他说可能以后很少见面了,怎么也得吃一个饭啊。

我有心事,他有故事。我们就像是多年的朋友一样,吃着饭,喝着酒,聊着天。

滴酒不沾的我真的不胜酒力,一瓶啤酒下去,感觉天旋地转。

我打算晚上去闺蜜那里,打完电话,一个人蹲着路边哭的稀里哗啦。

大彬说,我送你去你闺蜜那里吧,最后一次送你。


04

在出租车上,他问了我很多次,为什么不喜欢他?

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可能,那个时候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一个人的真心是多么的重要。

我问他,如果木木提起这事,我该怎样给他说。

他保护着我的最后一点自尊心,他说你不要给他讲你的事情了,我去给木木说吧,就说我们不合适。

他把我安全的送到闺蜜那里,夜色朦胧,转身离开,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见过。

那时候,我们说好的以后还是朋友,可能是因为他真的喜欢过,又怎么会当朋友?

木木从北方回来已经三年了,我们约了很多次说见面,却一直没有见过,不知道怎样去给他讲这几年的故事,也可能是这几年的经历,让一些曾经的朋友,已经走远。

这几年下来,总感觉自己丢失了一些东西,迷茫之中,却不知道自己丢失了什么。

当另一个人给我表白的时候,我才知道,好像我真的失去了一些最真挚的东西。

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呀?他和当初彬说的话一样,喜欢你的上进,你的开朗,还有你的任性。

时过境迁,我曾想着去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敢了。

我不敢随便的对别人说喜欢我也不敢和谁轻易的恋爱。


05

时间告诉我,我其实也奋不顾身的像大彬那样的爱过一个人。

那时候不懂什么是真心,就是觉得太矫情。

现在恍然发现,没吃过爱情的苦的人,才会把别人的真心当做矫情。

我们都曾在岁月里争执过,只是时间给了我们答案,就是两个不可能的人,有时候,真心就会被当做矫情。

我们谁也没有办法逃脱,到了最后都是别离。

曾经,大彬希望我幸福是真的,当然我希望我喜欢的人幸福也是真的。

前几日翻看了一部老的电影《花样年华》,苏丽珍与周慕华他们一再的给自己强调,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有些事情,不是你一再强调不可能,它就会真的不可能,比如爱情,它往往来得不知不觉、悄无声息。

她爱他,却不愿承认,于一个女人而言,最好的年华不过四五年的时间,。这场感情在周慕云心底发酵了四年,他再也承受不起。

他问她,如果我有多余的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他还没有等她回答就挂了电话。

最美好的年华里,明明很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再凄美的故事,也只能称得上是最糟糕的爱情。

他不够勇敢,她矜持顾虑,于是,只剩下分道扬镳。

有多少的爱情啊,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END-

我是麦子,讲故事给你听~

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