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相逢,旧人若离

2016年,李志以嘉宾的身份登台老狼的“爱已成歌”演唱会,在万众瞩目下,他演唱了那首暌违舞台7年的代表作《梵高先生》。

柒木流言


7年前他单刀赴会,一人一吉他。义乌隔壁酒吧,他扬言再也不会唱起《梵高先生》,却又一次次食言,他是放不下这首歌的。终于,李志再一次拿出这首属于时代的安魂曲,来平抚天下孤独的灵魂。

正如赵敏放不下张无忌一般。《倚天屠龙记》中,范遥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年少时读到这一段不以为然,不明白勉强的意味,也不懂其中的情深,现在初涉世事才深知其中蕴含的感情。

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为虚妄,一切有想,皆为妄想。

不觉已想起以前看的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有一个精神病人在角落里观察着万事万物,他告诉很多很多人,石头是有生命的,花儿是有生命的,那一粒一粒的尘土都有自己的生命……可是没有人相信他,也没有人能反驳他因为谁也无法证明一块石头能存在多久,有没有感情。因为人的一生,大多不过数十年。

山水相逢,旧人若离。我们都得丢开以往的事,才能不断继续前进。而遇见,是世上最美的缘分。就像,冷遇见暖,就有了雨;春遇见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人,有了生命。仿佛世间一切,都是遇见。

前路漫漫,我们穷其一生在追寻的,也不过是一个温暖的臂弯,关于爱的功用,我觉得孙燕姿唱得最好:原来人会变得温柔,是彻底地懂了。

关于遇见,柏拉图有着更深的见解,他在两千多年前写下一则寓言:每个人都被劈开成两半,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全世界那么多人,不一定能找到,因为被劈开的人太多了。遇见一个灵魂伴侣,可遇而不可求。我与她说,来日方长。

记得高中的时候,很多人都交了男女朋友,但那时学校又规定我们不准谈恋爱。

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讲道:“你们谈恋爱没关系,但是不要影响学习。”接着又补了一句:“其实你们现在谈的爱情,大多是走不到最后的。”

不是你们不够爱,而是你们还不理解爱。

那时我心里想,爱情真的那么复杂吗?不过是我喜欢你,恰巧你也喜欢我,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逐渐发现爱情并不是想象的那般模样。可能我们在每一段爱情中都会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心上人,我会和她好好的走下去。

但那个十七岁我们爱上的人,如今又在哪里呢?

不得而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