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佛前的一朵睡莲

 严格说,我不信佛。但我愿意靠近佛。我觉得,我与佛有缘。没人跟我讲过佛。可我很早就知道求佛。无助时,不知不觉就跪在了佛前。祈祷,许愿。起先不晓得焚香,竟然也很灵验。我知道,愿望的达成未必一定是佛的保佑。可是,生命中的奇迹无人可以归功,只能将它归于佛,或老天。后来知道焚香敬佛了。甚至我还到灵隐寺请了一尊观世音菩萨回家。我的想法很简单。与其老是跑那么远去求菩萨,何如请一个菩萨在家,求求也方便?可请的菩萨不止一尊。如来也好,弥勒也好,文殊也可以。佛和菩萨是有区别的,确切地表达是,佛比菩萨大一个级别。但观世音菩萨温婉柔和甚得我喜欢,于是我就请了她回家。

   菩萨在家里,我对她很恭谨。但并没有象虔诚的佛信徒那样日日供奉上香。我是典型的临时抱佛脚。有事要求佛了才去焚香揖拜。这多年愿许得很多。部分实现了,部分没有。而我并不失望。我早就知道其实佛光不一定普照,有求不一定都应。可是,我喜欢自己有个依靠。佛能给我力量和信心。这很重要。个人力量太渺小,尤其没有背景的凡人。所以很多事我需要仰仗于佛。于佛我其实求的是力量,是信念,不只是她的庇佑。当然,如果她果真知道且能庇佑,也很好。不求佛,佛自然不会庇佑,求了,存在两种可能。一庇佑,二不庇佑。概率各半,总胜于无。因此,求之更稳妥。

   因为混充信了佛,平素我会很自觉地行点小善。无论到哪里但凡看到残疾人在乞讨,我一定施舍几个小钱与他们。这习惯多年来一直不变。我也因此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好人,不算诳称信佛了。

   我喜欢佛和菩萨的原因之一在于他们是最好的倾诉对象。有些内心潜藏的愿望,对别人不适合说,对佛、对菩萨却可以一吐为快。譬如,我想发财。倘告诉别人,人家多半会以怪眼看我。而菩萨就不会。

   宗教本是统治阶级工具之一。教你如何温顺、仁慈、宽容、忍耐。借着修德修行济世渡人的幌子将百姓调教成听话的羔羊、本分的良民。不要吵,不要闹。岂不天下太平?历来宗教能得到统治阶级支持,不是平白无故的。然而,人生在世,确实难免时时要用到佛的理念主的教诲。佛经与圣经一样,代表了佛的智慧主的智慧,展现了很多哲理与真理。这越发使人敬仰。其实,透过现象,你可以看到本质。那就是,倘若没一点靠谱的东西焉能收服人心驯化万民?愚民愚民,千虑亦有一得。没有点真知灼见罩不住他们的思想。从这个角度看佛看主,就象活体解剖。试想,究竟是佛和主住在天堂的可能性大还是统治阶级稳定社会的需要更真实?无疑是后者。这样去看宗教,教化强于真知,功利盖过功德。佛的光芒也罢主的光辉也罢,真正让他们发光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背后执政者的权杖。所以我常不忍细睹不愿细想。我只按我的喜好需求作本能的追随。我接触过基督教,教堂是欧式建筑,高大空洞,我不习惯不喜欢。佛院禅寺却是古色古香典雅庄重。信仰上,我是真正的爱屋及乌。故一直游走于佛门边缘。以一种半当真半娱乐的心态。求之,亦不求之。信之,亦不信之。

   我喜欢买各色佛珠、手珠。不是为了日日念诵。只因为它们接近首饰。好看。独特。女人若不喜欢首饰,便不是很女人。而我是典型小女人。每次去礼佛,定要买上一点。否则,浑身不舒服,佛也白求了。

 老公信佛在我之后。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比我虔诚很多。每年老公都要带我去普陀山礼佛。看他那么虔诚,我心里总是嘀咕。如此这般值也不值?愚也不愚?只是未敢说出口,怕挨骂吃暴栗。他喜欢带我同行。我也乐得去。主要因为常年在家无聊,难得出门看看山水也好散散心。还有一个诱惑是,可以饱食海鲜。我出生山里,儿时不知海味为何物,如今却甚为相悦。可惜平时吃不大到,即使吃得到也比不上普陀近水楼台。我常故意刁难老公。礼佛应当吃素,怎可吃海鲜?老公胸无点墨,却始终牢记觉远大师一句名言: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由此想来,老公这信佛的境界比我也高不了多少。真是般配。

   第一次去普陀,很惊喜。因为井底之蛙见了大海。还有西天鬼斧神工,让我震憾。也喜欢千步沙。凭借老公超人的智慧在那里捉到一碗海螺。到家时它们貌似半死半活。通下了锅,煮了,肉挖掉,留下海螺壳把玩。这事至今难忘,甚是有趣。没想过杀生不杀生的问题。第二次去还是惊喜,因为发现紫竹林非同凡响。优雅。静谧。脱俗。海风拂过,恍如能听到管弦丝乐。心甚爱之,感觉它象是我前世之居所。紫竹林傍海,海边礁石散布。筑有竹廊,小桥,亭台。仙风渺渺。沧海茫茫。仿佛能看见观世音于此处袅袅升天。其辽阔、空旷、大气,久久盘桓我心。后几年去普陀,便没有什么感觉。走马观花,例行公事一般。及至去年再去,才有新得。如达芬奇画蛋,画得多了终于有了感觉。蓦然之间发现,普陀实乃仙山。山上花草树木皆与尘世不同,沾有佛光带有灵性。就好比,你看到佛门中人多少会觉得他们与我等俗人有异。此种不同,言语难以形容,文字难以形容。就是感觉。

   我们的礼佛队伍不断壮大,从最初的三口子扩展到五人、八人、十人。经验逐年递增,也越发热闹开心。每年都由我老公提前预订旅店,于12月31日凌晨集合出发。一上山先入住吃饭再去烧香还愿。晚上大伙围坐一桌吃年夜饭,就象团团圆圆一家人。饭毕先逛一通集市,回到旅店展开牌局。赢的请客输的也不亏。是以每次大家来普陀,一踏上这岛屿,就感觉喜悦轻松。夜间一宿也是我一年中睡得最安稳酣畅的。内心就有些迷惑,莫非我与这山上草木一样也已经染了佛光?果真如此,实在甚好。更愿年年来此求佛,除了还愿许愿还可沾点灵气回去。

   佛乐是偶然听到的。与凡乐自是不同。好奇之。后来去网上搜。搜得两首非常喜欢的佛乐。百听不厌。能让人静心安宁豁达彻悟。若风拂去烦恼,似水清冽怡神。故心情烦躁低落时,我总喜欢听一听佛乐。常至泪流满面,悲喜交集。尔后心境便似雨后彩虹,清灵通透敞亮。

   是以,我常把自己想象成佛前的一朵睡莲,虽醒犹睡虽睡犹醒。有时漂泊俗世。有时归于佛前,象佛的婴儿,求一份力量、温暖和安宁,于滚滚红尘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