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寡妇啥地位?从《儒林外传》严监生遗孀到《红楼梦》李纨

中国古代,从皇家到普通人家,向来都是母以子贵;如果丈夫去世,则几乎是母以子存。

《儒林外史》中,严监生死后,留下孤儿寡母和不菲的家业。

严监生之兄严贡生十分贪财无耻,垂涎弟弟身后留下的偌大家业,却也没什么办法,因为严监生是有儿子的,子承父业,家产有主。

看这样一段对话——

(严监生死后)赵氏穿着重孝,出来拜谢,又叫儿子向伯伯磕头,哭着说道:“我们苦命,他爷半路里丢下了我们,全靠大爷替我们做主!”

严贡生道:“二奶奶,人生各禀的寿数;我老二已是归天去了,你现今有这个好儿子,慢慢的带着他过活,焦虑什么?”

此后,严贡生忙他的事,赵氏则带着幼子过活,“在家掌管家务,真个是钱过北斗,米烂成仓,奴仆成群,牛马成行,享福度日。”

可好景不长,这孤儿寡母的状况发生变化——

不想皇天无眼,不佑善人,那儿子出起天花来……到七日上,把个白白胖胖的孩子跑掉了。

儿子死了,赵氏的身份、地位尴尬起来:孤身寡妇一个,且是“外姓”,在严家没了依靠。

于是,严贡生的态度立马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弯:二房没了子嗣,他作为严家老大,有权支配那边的一切。

于是,他把二儿子派到二房进行全面接收。

(严贡生)拉一把椅子坐下;将十几个管事的家人都叫了来,吩咐道:“我家二相公,明日过来承继了,是你们的新主人,须要小心伺候。

而赵氏,原是小妾填房,且没了儿女,直接被严贡生下令正房也不得住,老实靠边站。

但赵氏并不屈从,与大伯子撕破脸面闹上公堂……

咱且不管这事结局如何,只从上面情节看,对一个古代女人,特别是小妾出身的女人来说,有无儿女至关重要。

说完《儒林外传》,说《红楼梦》。

《红楼梦》中,贾政有一妻二妾——正妻王夫人,权力至高无上;两个妾是赵姨娘和周姨娘,身份一样,在贾家表现却不同。

赵姨娘时常刷存在感,对财富、尊严尤其在意,一旦觉得吃了亏或受到委屈,就用各种办法闹腾,直至走旁门左道,出钱让马道婆做法坑害贾宝玉和王熙凤。

而周姨娘,完全没有存在感,低调到形同虚设,原因也简单:她没给贾家生育子女,自觉没有筹码和依仗,干脆逆来顺受,自甘做个透明人。

《红楼梦》中还有一例,那就是李纨。

她是寡妇,却有两大优势:不光是贾珠正牌夫人,且生有儿子贾兰。

所以,在贾家,没人敢小瞧她,甚至贾母还因其寡妇失业而格外疼她,每月给的月钱也比别人高不少。

母以子贵,母因子存,寡妇、小妾更是如此,没了丈夫,只能依靠儿子,有儿就有地位,否则一钱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