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4:【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31缠绵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缠绵

文/宣宣妹子

“少夫人,久等了……”嘉悦满脸红晕,牵着马车走来,一旁的彩莲脸上更是红的像天边的云彩一般。

我抿嘴一笑,“不要紧,你们开心就好。”一句话惹得彩莲绯红的脸颊更加红润了。“哈哈……看来,我得回去为你们张罗婚事了。”

“多谢少夫人!”嘉悦倒是不客气的行礼道,惹得彩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羞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逗着彩莲。

“少夫人……您好坏……我不理你们了!”彩莲撅着嘴,躲开了。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我不敢继续逗她,“好了,不逗你了。赶紧上车回家吧,再晚少爷该担心了。”

我坐在车上,安静地欣赏日落,如少女脸颊一般绯红,煞是可爱的紧。云彩披上一层金色,衬托的杨柳格外夺目。街上的行人渐渐少去,各自归家。往常的这时候,解忧阁方才迎来它的一天。

解忧阁?仿佛前世一般遥远,可是那里的点点滴滴却早已经浸入我的骨髓,不可分割。

晚风袭来,阵阵寒意迎面而来,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

“少夫妇,来把披风穿上。”彩莲赶紧递上一件猩红色的披风,身上暖和了不少,“快把帘子放下来吧,晚上风冷,一会儿又该感冒了。上次可吓死人啦!”

“哪有那么容易就生病啊!”嘴上虽然这么说,却乖乖放下帘子。

马车停下,掌灯的小厮看见我回来赶紧进府通报,福伯迎了上来,“少夫人回来了!晚膳已经准备好,少夫人洗漱好就传膳吧。”

“少爷回来了吗?”

“少爷派小厮回来说,今日会晚一些回来,叫夫人不用等他,先行用膳。”

我点点头,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后,一个人对着满桌子的饭菜,吃得正香。一个拥抱从背后袭来,吓得我用汤勺一阵猛打。

“哎呦,谋杀亲夫啊!”墨心摸着被打的地方,满脸委屈,“夫人吃得好香啊!”

我放下汤勺,讪讪笑道,“夫君,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哪个色狼呢!不要紧吧,我看看。”我看着墨心捂着的地方,有些发红,“我……我不是故意的。”

墨心坐下,吩咐下人准备碗筷,“好了,没事啦。那有那么容易受伤,就你这两下子还不如挠痒痒呢。”看见我还愣在那里,拉我坐下,“娘子不饿吗?”

“你不是说晚一些回来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晚膳也没有用?”

“要不是担心娘子一个人用膳孤单寂寞,为夫也不会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哪知夫人一个人吃得可欢了。”墨心乐得不行,“你这鬼丫头,还是得师傅才能治得住你!”

我吐吐舌,“切,大师兄,你说错了。”

“哦?”

“以前我是怕师傅,现在我可是谁都不怕!”

“哈哈哈……”

丫鬟摆好碗筷,我起身为墨心盛了一碗汤,“相公……”声音甜得发腻地喊道,“来,喝碗汤吧!”

墨心瞟一眼我,“娘子,这汤该不会有毒吧?”

“好聪明,有毒的。你敢不敢喝?”我笑眯眯地望着他。

“娘子给的,就算是有毒,我也敢喝!”墨心端起汤,几口下肚,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我瘪瘪嘴,“没劲,不好玩!”

墨心深情地看着我,缓缓开口,“慕鱼,我早已经中了你的毒,已经病入膏肓,你是我的毒药,也是我的解药。”

我是你的毒药,也是你的解药?我默念着这深情的告白,鼻子一酸,眼泪如倾盆暴雨般泄下。墨心见我大哭,手足无措地哄着我,“娘子,我是不是说错话啦?都是我不好,惹娘子生气。慕鱼,别哭了,我错了,我错了!”

我噗嗤一下,脸色马上阵雨转晴,“傻瓜,我是感动的!”

墨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是生气就好!”

饭后。墨心拉着我散步,花园里百花争艳,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花香。月色正好,繁星满天。我走累了躺在墨心怀里小憩,欣赏着花前月下的美景。

“娘子,听说今日你去了大慈恩寺?”墨心轻声问道,一股热气吹得我脖子痒痒的。我咯咯地笑起来,“痒……”

墨心玩心大起,索性挠我痒痒,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求饶道,“哎哟……不要……哈哈……痒……停下,停下……”

墨心停下,猝不及防的吻袭来,柔软、细腻,我被吻得呼吸困难,喘息声渐渐厚重起来,墨心更加热烈的吻着我,嘴唇、脸颊、脖子,一路下滑。当墨心冰冷的手触碰到那对玉兔时,我整个人颤抖起来,伸手制止道,“不要……不要……”

墨心哪里肯听,双手一路下滑,一直到秘密花园,那里早已经如水帘洞一般。墨心兴奋地抱起我,我无理招架,自然是一番云雨。

激情散去,我瘫软在墨心怀里,墨心为我穿上衣服,“别着凉了。”然后把我抱在怀里,穿过花园,送到床上,盖上被子。

灯熄灭,墨心躺在我身边,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我求饶道,“不要……不要墨心……”

墨心邪魅地笑道,“娘子说的是反话哦!”

两片柔软交缠,吻的那么动情。刚刚穿上的衣服,又被墨心尽数褪却。我感受到墨心那里的变化,娇羞的别过头。

“娘子,我爱你!”

宣宣妹子原创,转载请索要授权

上一章

下一章

如果喜欢 /宣宣妹子 的文章

请一定要点赞❤❤❤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的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