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皮皮笨笨

爸喜欢狗。­

妈不喜欢狗,也不讨厌狗。­

于是,在大约一年前,一条小白狗和一条小黄狗就在我们家落了户。­一个叫皮皮,一个叫笨笨。­

皮皮的“皮”我是领教过的。它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像老鼠一样在院子里扒洞;要不然就是把床底下的鞋子衔得到处都是;更调皮的是它吃东西时那副争先恐后的模样……笨笨的“笨”我也是领教过的:它不会把院子里搞的都是洞;也不会把鞋子衔得到处都是;有陌生人来到家中它也不会汪汪地叫;尤其是每次喂给它的食物总是会被皮皮抢先进到嘴里;皮皮欺负它它也不会“以牙还牙”。我心疼它,有时候就直接把食物放到它嘴边,可它仿佛不懂我的心思似的,傻傻地等着皮皮跟它抢,然后等着吃剩下的…结果是,笨笨又瘦又小,看起来弱不禁风;而皮皮健康活泼,每天无忧无虑。

寒假回家,再看到皮皮,它已是四只小狗的母亲,一黑,两白,一花,煞是可爱。我欣喜万分。我正欲问妈笨笨在哪儿,一转身,一只全身毛茸茸的“大”黄狗出现在了我面前,说它大是因为在体积上它比皮皮更显健壮,一条又粗又长的尾巴黄白相间。我以为那是邻家来串门的狗,直到妈说它就是笨笨时,我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抚摸着它仔细地端详。一时真不敢相信它的变化竟是如此之大。三个月前,我还担心还有没有可能再见到它,三个月后它给我的惊喜已经远远超过了那四只可爱的“小肉球”。如果说那时候它是只“丑小鸭”的话,那现在的它真是一只“白天鹅”了。我曾怀疑它是不是真的是条笨笨狗,怀疑它是否能够担当起看家的使命。它不懂得竞争,不知道什么是适者生存,不知道怎样处心积虑讨主人欢心。然而,它还是活下来了,而且很健康地活下来了!现在我宁愿相信它是太善良而不是太笨:它依旧不会扒洞,不会把鞋子衔得到处都是;它依旧是不跟皮皮争食物吃,甚至是在皮皮照看小宝宝时勇敢地担起了看家的责任。“汪汪汪……”呵呵,叫得还真响亮。

笨笨真的长大了,它看起来比以前更活泼,更可爱,它担起了自己的责任。皮皮也长大了,它正履行一个母亲的责任。它再不像小时候那么调皮,不像以前那样欺负笨笨了,它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守护自己的孩子上,脸上写满慈祥。

成长,是件让人欣喜的事儿。

前几天,弟弟回到家,也诧异它们的变化,妈佯装生气:“都是你爸的‘好事’啊,两大狗,还有一窝小狗。”我和弟弟相视而笑。皮皮和笨笨能够“和平相处”,能够带给我们这么多惊喜,妈妈功劳不小。妈还是喜欢狗的,哪怕只是因为爱屋及乌。

正在我沉浸在皮皮和笨笨成长的快乐中时,听到电视里传来一对父女的对话:

女儿:爸,你有白头发了。

父亲笑:爸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老了。

女儿:不,爸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老。

父亲:傻孩子,要是爸不老,你怎么能长大呢。

我潸然。

我们成长的代价,就是父母那满头的白发。

岁月让我们成熟,也在催父母变老。

生命如此轮回。

可惜皮皮和笨笨不会懂。它们也不用懂。因为,长大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