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十七)远离他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2.19 23:04* 字数 3488

大梦过半(十六)我不懂

大家吵吵闹闹,随着建忠哥一声断喝,各回营地,躲进被窝里。就像野营,睁开眼就是天空,耳边随时能听到细碎的脚步声。

不断有人离开,喇叭声时而响起,很少有人睡着,大部分人在思考,还有人在窃窃私语。但是班长不见了,梅凉身边的铺位空着。

梅凉正跟林楠发短信,男生和女生隔得不远,但是高声说话不现实。梅凉背着家人买了一个老爷机,只能发短信打电话,不能上QQ。梅凉喜欢写东西,林楠便把自己的手机与她换着用。通常前一天梅凉写下的日志,第二天林楠就会评论。梅凉的QQ好友只有几个人:班长、林楠、林筱锋、李雪瑜……不超过十个。不过没有方子皓。

十七岁的女生,很多喜欢小四,梅凉是其中一个。因为一本《夏至未至》哭了三四遍。

永远都记得:“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那个女孩教会我,他们都出现在我的世界,然后又消失不见,可是我不相信他们是天使,他们是世界上最普通的男孩,所以我一直站在香樟树下等待,等待他们回来,回来教会我更多的事。”

然后悲伤逆流成河。

小四和十七岁,有不解之缘。就算过了十七岁,不再看小四的文,还是不会忘记那些句子。就算有人说脑残,梅凉也不否认那些过去。

半夜无眠。中途余震,睡熟的人全都尖叫起来,噌地跳起身。梅凉迷迷糊糊,感觉大地在带着自己奔跑,没有方向。就像在海浪里,被卷着翻滚,有种窒息的感觉。因为床铺和地面只隔着薄薄的竹席,整个人睡在上面,比站在地面的时候感觉更强烈。

比昨天的地震感觉更可怕,因为在黑夜。

女生不停尖叫,男生严阵以待,毕竟有女生在旁边,不能太孬。

校长拿着扩音器安抚群众。

“同学们,不要惊慌,这只是余震,我们现在在安全地带,请师生们呆在原地,余震很快就会过去。”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校长还算有担当,在这危险的夜里,跟大家一起睡在操场上。

尖叫不到一分钟,地面就安静下来,可是没有人再敢睡去。本来就是久撑着不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睡着,再毫无防备地被摇醒,太煎熬。

梅凉实在太累,上下眼皮在打架。朦胧中看见班长回来,表情好像很凝重。

手机屏幕亮了。

是林楠的短信:“方子皓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刚才才回来。”

梅凉侧身看着班长,她背对着自己,不知道睡着没有。

不回短信是梅凉的专利。通常林楠发五条她回一条:“嗯,知道了。”

但是,梅凉发短信,林楠都是第一时间回的。

因为梅凉是国旗班班长,也算学校半个公众人物,总有些风言风语,说梅凉经常和一个小不点儿走在一起,两个人就像情侣。梅凉一米六八,林楠一米六。

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不配。

梅凉也听过的,但她没管。

别人说什么是他们的自由,我活着是为了自己。可是怎样才是为了自己,她自己也不知道。

梅凉贪恋林楠的温柔,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自己。

早上,梅凉总是很晚才到教室,因为她总是失眠,晚上睡不着,早上睡不醒。

林楠每天都在她的书桌下放几个沙糖桔或者皇帝柑,有时候是一包小零食。

是每一天。

刚开始,梅凉很惶恐。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没有目的地对另一个人好么?就算有血缘关系,也不一定的。

后来,养成了习惯,到了教室,第一时间就是看书桌下有什么东西。

有时候林楠故意没有放在书桌下,梅凉看到空空如也,竟然感到失落。只是表情还撑着。

养成一个习惯要不了多久,要戒掉一个习惯或者一个人或者一个感觉,要很久很久。

林楠是故意的,他想看到梅凉脸上那一瞬间的失落,尽管她飞快地恢复了平静。

那一瞬间的失落,是因为自己。

每次达到目的之后,林楠就从书包里拿出东西,欢快地放在梅凉的课桌上。

梅凉的神色依旧冷漠。

但是林楠觉得,他看到一丝喜悦。

当梅凉问林楠:“娇娇跟别人在一起之后,你有打算怎么办吗?”

林楠带着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在说“你怎么想起那个人”。

不过梅凉的思维很怪异,林楠已经习惯。不过这个人是装傻还是迟钝?

梅凉不傻,成绩挺好的,迟钝?不,她很敏感。

梅凉看着他,在等待答案。林楠拿她没办法,她是非要知道不可吗?

林楠说:“那个时候想的是,我会等她。”

(但是已经等不到了。而且,已经不打算等了。)后面这句,没有说出口。

林楠想转开话题,却见梅凉已经转过头。那眉宇间的,是失落?

每次想到这一幕,林楠都觉得自己搞不懂梅凉。

我只是,想对她好而已。

林楠思绪纷飞,当手机震动才反应过来。冷嘲一声:什么时候,我也这么多愁善感了?

梅凉的短信:“我累了,困。”

林楠摇摇头,唉,这就是梅凉,我一晚上给她发了二十条短信,她回了不到五条。而且她从来不说“晚安”。为什么就觉得这个人,是特别的呢?

心里有些不满,手上却不由自主地敲着老爷机:“嗯,晚安,好梦。”

很久以后,梅凉和林楠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叫暧昧。

爱情到底是什么呢?就是当你遇到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心里会说“啊,就是他了”。那就是爱情……

收起梅凉的老爷机,林楠借来方子皓的手机上网,四周已是鼾声渐起。

他一遍遍地看梅凉以前的日志。有一篇《不是不在意》:

“当泡王用他那嘶哑的喉咙歌唱时,我用暴力相要胁:‘你要是再敢唱的话,我灭了你!’

他停了下来。谁知过了一会儿他又唱。我忍无可忍,向他吼道:‘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

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于是我选择放弃。我对他说:‘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他感到很诧异。

我说我羡慕你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而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说:不是不在意,而是不介意。

这是两年来我第一次听他说一句有含金量的话。

我们总是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其实越这么说,越证明自己太在意。

真的能像泡王那样不介意的有几人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们究竟能不能卸下伪装呢?

人类总是戴着面具,却要求别人对他真诚以待。可笑、可悲。

这个世界的人都在逃,只是逃的方式不一样。”

泡王自己在下面评论:“是啊,这种人在意一切。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一切,即使自己再三被取笑,他们也只能笑脸相迎。他们的朋友很多很多却也很少很少,甚至没有。所以他们维持着这一切去掩盖他们的内心深处的孤单。”

这样的话,平常的泡王不可能说得出,大概是被戳中了软肋。

下一个评论来自林楠:有时候大哭一场也是幸福,很羡慕女生可以哭出来,男生很困难,并不是“绷”(装X的意思)……生活的甜蜜还有很多,只是你过早就看白了……以后你还会有好多朋友,不要任性(我是真心的这样说)因为你不可能一辈子一个人生活,虽然我不能跟你一起,可是你还是要记得我,当你以后见到更好的环境时,你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好想把所有的美好全送给你,至少让你不再迷茫,好想把所有天真还给你,让你不再烦恼……加油,我相信你,the same as that your believe in me。I just

want you know that I am not your累赘……

(他总是喜欢彪几句英语,尽管有语法错误,但是让人觉得很牛X的样子)

有时候,你会为一点别人完全不在意的事而独自郁闷,却不知别人全然不在乎!

梅凉:可是我哭不出来。已经很久没了眼泪了。我和天空有个约定,相约去寻觅心中的梦。到世界的尽头看星星。(几年后梅凉看到这一段,根本不相信是自己写的,太矫情了。)

林楠:一定会有这样一个人的,他会用尽生命去爱你……不止是看猩猩。

梅凉:谁要看你?——用尽生命爱一个人太悲哀了……

林楠:那就多爱几个…呵呵。

梅凉:可是我爱不上别人怎么办!

林楠:你的观念嘛……嗯……不要把人看得很白,有的人的行为在你眼中很愚蠢或是太过明显,不要觉得他是有什么目的的,享受和朋友相处的乐趣,爱情就不远了!我们都很幼稚,至少在这方面……

梅凉:为何人类总在寻找另一个人,一个人就不能活了吗?!

林楠:心理和生理……不是说不可以,只是需要勇气和条件,如果有必要,那就去做。

林楠一边翻着日志,一边傻笑。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这么纠结。

这一边,梅凉也没有睡着。深夜的寒气袭来,地面潮湿,梅凉一直紧绷着身子,眉头深蹙,只觉得心烦意乱。

梅凉拿出林楠的手机,他从不避讳梅凉翻看他的文件,甚至期望她看到。

在林楠面前,梅凉都故意不看,装着不在意。

这时候夜深人静,也没有家长来接学生了。估计校领导和班主任们也呼呼大睡了。

梅凉第一次翻看林楠手机里的图片。心下一惊——他的手机里全部是梅凉的照片,林楠偷拍的。

很多都是侧面和背影,照片里的她几乎都没有笑。

唯一一张比较清晰的正面照,是林楠一边逗她一边拍下来的,就是现在的手机背景图片。

梅凉吸吸鼻子,怎么这么冷呢,好像有点流鼻涕。

本来是侧着身子,为了不让鼻涕流出来,她转而平躺。

睁开眼睛,可以看到星星,还有雾气。

可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林楠的手机是蓝色的,很薄,长得精致,手机链的风格却是格格不入。那是一串塑料卡片,全部是阎魔爱的头像,本来是梅凉给自己买的,本来是更长的一串,林楠非要吵着要,一定要和她用一样的手机链,便自顾自地拆了一半下来,把剩下的另一半留给她。

梅凉紧紧闭着双眼,不是想睡着。

她做了一个决定:远离他,远离林楠。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十八)梦一场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51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