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脸”冷军的疯子画家——人言总是炎凉冷暖,艺术却无贵贱高低

徐 荣 发 X 冷 军 

冷军、徐荣发

乍一看,这两人的神情还有些相似

冷军是业界出名的超写实画家

而徐荣发是偶然走红的一个“疯子画家”

一个是画油画,作品价格动辄上千万

一个人在街头用键盘和粉笔作画

甚至没有纸笔

仔细看来,两人并无交集

唯独艺术,是两人共同珍重的东西

0 1

走 红

//

若你走过江西赣州的某个街头

你或许会见到这样一个怪人

衣衫不整,手里拿着几块破旧的木板

嘴里还呢喃着什么听不清楚的话语

如若你再好奇一点,你跟着他回到住处

你会发现,他原来还是个画家

时间回到2008年

一篇《赣州"疯子画家"走红网络》

把徐荣发带到了大众的视野

“中国梵高”、“中国毕加索”

这样的外号一个接一个扣在了他的头上

人们都喜欢这样的新鲜人物

生活疾苦,钻研艺术

像极了穷困潦倒的梵高

神神叨叨,嘴里喜欢喃喃自语

符合大众对于一个“异类”的所有期待

0 2

质 疑

//

走红以后,迎来质疑

这似乎是所有网红的规律

靠左手作画的徐荣发

画得其实不错,甚至还很专业

广受网友追捧

但随即有人指出

徐荣发画得一般

甚至有专家评论:画作小学生水平

“中国梵高”、“中国毕加索”

这种殊荣,加在他的头上

实在是个笑话 

本就是几个无端的殊荣

徐荣发未曾接受

接着又是几个无端的骂名

徐荣发也不愿辩白

自始至终,都是一些媒体在发言

徐荣发只是在画他的画

用他那只有知觉的左手

0 3

故 事

//

徐荣发出生于1956年,今年63岁

他赶上了恢复高考的第一届

1981年,也就是25岁大学毕业

他被分配到南方冶金学院(现江西理工大学)

作为学校唯一的美术老师

1996年,他向学校请假1年

以停薪留职的名义到广东某贵族学校当老师

1997年,学校辞退了他

被辞退后,老婆又跟他离了婚

随后又因中风,右手及右腿几近瘫痪

所以后来一直用左手画画

没有沧桑的故事,不过是几个错误的选择

徐荣发的画基本是用粉笔和木炭画的

他收一点废品来卖,也会收一些木板

这些就是他的绘画工具

摇摇欲坠的破旧小屋里堆满了废品

他蹲在门口画画

画作与堆积如山废品放在一起

两者都没有改善他的生活

2008年,徐荣发走红以后

不少人想开发他身上的商业价值

网友也声称要买他的画

网上甚至谣传他一幅画能卖362万

但这些都太假

甚至都没有他用木炭和粉笔

在废品木板上保持的时间要久

失业22年

他拿着政府的低保,收废品买些钱维持生活

他很少与人交流

画作不被理解,也不被看好

可徐荣发又不关心

他不过是众人眼中的一个

神神叨叨,半身残废的疯子

你愿意看我画就看

说它难看就难看

我又不强求什么

艺术这东西,何必要去分个高低?

王德发画过一些“正经”的作品

唯一一幅带有色彩的油画

他画的是自己的母亲

画作中他的母亲在厨房里忙碌

正为家人准备一桌可口的饭菜

这幅画的主题似乎很浅显易懂

生活的温暖与爱

又有谁不会渴望呢?

可徐荣发画得最多的

却是一些奇怪、难以理解的东西

正因如此,他别人叫为“中国毕加索”

构思奇特,天马行空的作画风格

总会让人眼前一亮

十年前

很多的媒体去采访他

他捡废品、在木板上画画

十年后

媒体早已不关心毫无热度的他

他依旧捡废品、在木板上画画

0 4

艺 术

//

我其实也想问问徐荣发

艺术于他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不过或许,他用行动给了我一个答案。

他继续的靠着低保和政府救济

拿着捡来的粉笔和木炭

蹲在路边在废弃的木板上画画

政府养活了他的身体

而艺术养活了他的灵魂

有人说他是怪才

有人希望他有朝一日扬名立万

他曾经人人眼中艳羡的高材生

一朝落寞,随后被众人指指点点

不过,人活一世

何必苦苦追求一个对错呢

评判高低或许都是别人的事吧

若不是这般纯粹

或许徐荣发也画不出那些作品

徐荣发有一个儿子

现在已经是个研究生了

他说,儿子也很担心他的身体

可他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很多

他的生活,几乎全部都给了艺术

尽管艺术什么都没有给他

0 5

人 生

//

可他又怎么离得开艺术

他本就是个执着的疯子

说他因噎废食也好,说他不识时务也罢

反正没有人能理解他

可人们,又都关注这样的疯子

他那执着而扭曲的精神世界里

或许也装着

像梵高的星空一样美丽的画面

有些人的灵魂

本就不该囿于昼夜厨房之间

身居陋室、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却依旧向往着日月星辰与山川湖海

十年后的今天

我再次把徐荣发带到了大家眼前

他撞脸冷军的,或许并不是长相

而是他对于艺术的执着情怀

人言总是炎凉冷暖

但艺术却无贵贱高低

画画本就不是一件投人所好的事

或许,你永远也读不懂我

自然,我也从不会去怪罪你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