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亭外何人哭,栖霞山中埋忠骨

南宋绍兴十一年腊月廿九,小除夕,因为一个人的死,为中国历史画下永难磨灭的一笔。

1.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糊窗户;二十六,炖炖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宵;大年初一扭一扭。”年度氛围越来越浓,贴窗花、挂灯笼,家家户户都热络的为过年做着准备。

炊烟缭绕,刚蒸好的大白馒头热气升腾,香喷喷的惹人食指大动,雪地里的孩子们穿着新做的衣服,成群结队地穿行在大街小巷,吟诵着熟悉的童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而又踏实的笑。

就在前年,岳家军还曾一举收复了郑州、洛阳等地,更在郾城大破金军精锐铁骑兵“铁浮图”和“拐子马”,乘胜进占朱仙镇。要知道这朱仙镇距开封府仅仅只有四十五里地了,这就是胜利的信号,朝廷一定是在养精蓄锐,说不定等这年节过完,就会再派岳爷爷出马,直捣黄龙,一举收复旧山河。

岳家军是最让百姓放心的军队,他们是不败之师,只要他们出马,没有打不赢的仗。连最令人痛恨、有最令人恐惧的金国铁骑都服了,说是撼山易,撼岳家军难,难道还有假吗?

带着这份家国的自豪和满足,这个年过得比以往更有滋味了。男人们酒足饭饱之后谈论的话题三句不离岳家军,如果有谁曾亲眼得见岳家军,他就是整个茶馆的焦点,大家有的请茶,有的看座,只盼能多听听岳家军是如何勇猛、如何威武、如何战无不胜。

2.

他们并不知道,就在岳家军驻兵朱仙镇,准备一举率雄兵破敌之时,一心求和的高宗和秦桧,连发十二道金字牌班师诏,命令岳飞退兵。岳飞抑制不住内心的悲奋,仰天长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壮志难酬的岳家军只得挥泪班师。

没有下一次了,这里就是终点。

岳飞看着风波亭外的雪,又看看身上的枷锁和脚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这一次,看来他们是真的没词了,莫须有,算什么罪名。罢了罢了,是非成败留与后人评说。他的供状上只留下八个绝笔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就在万家灯火迎接新年的时候,他却再也看不到新年的曙光了,他永远活在自己的三十九岁。岳飞的死讯传出,风波亭外何人哭,我们自己人,南宋百姓们为之哭泣绝倒;闻听岳飞死讯谁在笑,金国君臣为此狂欢庆贺放肆大笑。

岳飞被害后,狱卒隗顺冒险将岳飞遗体背出杭州城,埋在钱塘门外九曲丛祠旁。隗顺临终前,始将此事告知其子。绍兴三十二年,宋孝宗即位,岳飞冤狱终于平反,这才将岳飞的遗骸依礼改葬在西湖栖霞岭。

3.

嘉定二年,又是一年的腊月二十九。

距离岳武穆去世六十八年之后,诗人陆游在临死前留下绝笔: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但是,可能他心里也清楚,而且早在六十八年前,当十七岁的陆游在得知岳武穆惨死风波亭之后就清楚,这一切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了。

终南宋一朝,始终再难重现当年武穆北伐之盛景。

4.

有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我们就别再错了。

风波亭外的哭声,金国朝廷的欢笑始终在历史的殿堂中萦绕。

我听说,这两天日本乒乓球迷都很开心,他们开心得就像当年金军听闻大宋斩了岳飞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