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这是心吗?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这么想的,但当我想要抽开自己的胸膛一窥究竟的时候,我总是发现里面有许多心在跳动着。

我曾经一度想要寻找我所谓的一些知己,尽管于我来说根本无法理解这层意义。除了父母以外,我自始自终认为我始终被其他人所包围着,所宠爱着。这样自以为是孤傲不羁的心理时常让我想要去寻找孤独。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的?是如我堂而皇之地想象的抽烟颓废,抑或只是独蹲一隅不问世事呢?

当我终于想要伸手去触碰这禁忌的交界的时候,只不过你的一句话,一个微笑,再回头时,阴霾便已不在了。看来我还是会想起我们相处的那段日子,但它究竟是有何种魔力,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挥之不去呢?我想你也是不会告诉我的吧。

不知觉我们似乎早已有一年之久没有见面了。那天当我在颠簸中昏昏欲睡的时候,你的一条信息让我瞬间清醒了起来,有如晴空后的一场阵雨,猝不及防。你当头就是一句你想我了。说真的,当时我或许是有点混淆了,会下意识地认为这样的暧昧也只有她才能发给我了。我的脸庞怀揣着笑靥,但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认为只有她才能发给我这样的信息呢?或许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了吧。

你的一句话又将我从自满的深渊中拉了回来。

你前些天说过想让我写封信给你,我问你为什么,没想到你竟然可以从容不迫地说想看我的丑字。其实当时我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对着这样的话语笑出来,是习惯吗,还是被骂惯了呢?我后来说我清明的时候写给你,你说有空的时候就行了。然而,那天我看你的消息的时候,却骤然发现整个清明只知道自己享乐了。但我后来又想你是回家了的,应是比我更加舒服才对。于是,刚刚缠上身准备生根的罪恶瞬间便被我无情扼杀了。

许是因为很久没有联系的缘故,那时我和你聊了颇久。你说你把头发剪了,像我现在的长度。我说假小子,给我照片看看。你似乎是不乐意,却向我求她和我的照片。我当时想都没想便给了你,现在细想觉得有些许后悔,应该和你做个公平交易才对。

你说这是你的最后一个暑假。

你说你本以为可以不再留恋人和事。

你说有些人的人生本就是血肉模糊的。

但是这又如何呢?没有人可以决断地说自己不会留恋世间的一切。哪怕是看破红尘六根清净了,始终也逃不过人这个与生俱来的设定。

别说不留恋,别说不悲伤。我不希望被岁月磨平棱角的我们不再不羁。倘若我被那时间的长河浸没了胸膛,我依旧想要伸手握住彼岸的人,因为那是我的留恋我的全部我的世界。哪一天我不再希望存在,也许我会变得虚无变得相信孤独。然而我始终不想你会为了所谓坚强去忍受懦弱的孤独,因为你不需要,因为你有心,坚强而温柔地跳动着。

我看着发出幽淡光亮的屏幕,你的话语穿过我的耳际缠绕在我的脑中,我似是感受到了血液的鼓动。呐,你说,这就是心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