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国学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近“国学”的确是热了起来,不少被称作“国学大师”的人活跃于各类讲坛,“女德班”“拜孔子”“童子读经”等新闻接连不断,由此也可看出民众对“国学”“中国文化”的推崇。大概是因为自西风东渐以来,面对先进的西方文明,我们一直处于劣势,在不断地学习、转化过程中,自己的文化越来越淡,越来越少,人们由此感到危机,便出现了这种种的举动。

至于“国学”是什么?却没有多少人搞得清楚,咱也不懂,我们就姑且用“中国的学问”来解释,那其中包含的东西就多了:儒墨道法、经史子集、四书五经、三坟五典、唐诗宋词、明清小说……如此看来,我们的文化的确是卷帙浩繁、丰富多彩。因此人们也总是习惯性地说我们有“五千年灿烂文明”,有“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这就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了:为何创造了如此精深学问的中国,在近代却一败再败、割地赔款、受尽欺辱?为何在西方文明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几近于土崩瓦解?

所以我们不能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们的“国学”“文化”博大精深、光辉灿烂,而应该深入思考中国文化中一些不好的地方,和存在的问题,比如说满口仁义道德的士大夫们,为何能容忍“女人被缠足达一千年”?如果我们的“国学”“文化”真那么伟大,为何发明了火药,却要在近代面对西方的坚船利炮?为何发明了指南针,我们却闭关锁国数百年,不知世界大势?这一方面,晚清志士、五四先贤们已经做得够多了,我们应该循着前人的路走下去;“新文化运动”中,先贤们擎起两面大旗:民主与科学,真是直指中国文化存在的症结。两千余年皇权专制,我们从未有过民主;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我们也从来没有过科学。

有人说,我们也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说法,难道不是民主?这不是民主,只能算是“民本”思想,只是在治理中考虑人民的利益,“人民”依然是被统治的对象,而非真正将权力交付人民。有人说,我们有四大发明,有《水经注》《本草纲目》《天工开物》,有地动仪;难道这不是科学?这不是科学,科学是“探究天地万物、世间现象背后规律的学问”,是一种没有功利之心只求探索的傻劲,而不是我们倡导的学以致“用”;所以刘亚洲先生曾讲过,“我们只有技术的火花,而没有科学的火焰”。因此,我们纵有这许多伟大发明,却不能产生欧几里得的《几何》,牛顿的三定律。

即使是到了今天,我们发现“德、赛”两位先生还未在我们的国土深深扎根,启蒙之路尚未完成,这时国学却热了起来,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国学总是些旧学问,旧学热闹,则新学不兴,我们钻在旧纸堆的时间够长了,终于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了,就让这“国学”啥的门前冷落鞍马稀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