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愿我们一直相伴到老

上午出门办事,回来的路上,闺蜜杜喊我拆红包,我笑她好的包,她回答你与丁的一样,最爱。丁是闺蜜的老公.......

与杜相识已经15年了,那时候还是懵懂的小女生,她转学到我的班级不久,我俩就混迹在一起。她羡慕我总是在语文课上补作业·看小说却依然稳居第一名的宝座,我嫉妒她做起数理化的卷子犹如我算百以内加减法那么轻松

那时候我们住宿,两周回家一次,在学校度过的那个周六下午是不用上课的,两个人想法设法的往外跑,一开始仗着门卫不认识就大摇大摆地走出校门,好景不长,杜终日张扬的顽皮被门卫认的死死的,混出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有个周六的下午,同学霞说去我家玩吧,我出去给你俩找个小姨把你们带走。霞是不住宿的,放学随时可以走。在我俩望眼欲穿的等待中看见霞真的和一年轻女子走过来,我俩赶忙冲上去一左一右抱住女子的胳膊叫到:“小姨,小姨,你可来了。”叫的那叫一个亲热啊。“小姨”笑着对门卫说“我把她俩带走了”

那天我们在霞的家里疯玩了一个下午,事后我才知道我们的“小姨”是霞在公厕偶遇的……

与霞早已失去了联络,我和杜这两个浑身带刺的人却抱团留了下来。我素来冷淡,她傲娇的很,我俩的友谊在不断的争吵冷战和好中建立起来。我俩同住上铺,床并在一起,她睡觉的时候不老实,总是往我怀里钻,我一度担心夜里会被越界的她挤下床......

高中的时候我们在不同的学校读书,那一年她跑来学校看我,分别的时候她哭得稀里哗啦,我一直懊恼那一刻怎么没有抱抱她......

前几年我俩也曾一度失去联系,我想法设法的找她,终于在网上遇到她一高中同学,给了我她的扣扣号,再次联系上依然与当年一样,那样的热烈与纯粹

后来我无数次对杜说这么多同学你是我唯一主动留在我生命中的那一个,丢了也会想法设法去找的那一个。我们太像了,一样的不屑伪装,一样的我行我素,对心爱的人嘴巴总是像刀子一样,过后又总是懊恼,下次依然继续。杜每次都配合的说 赵,我好荣幸,哈哈。在这个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年代,庆幸我俩的小船越来越稳。

年少的时候杜说我们长大后要住在一起,我做饭你洗碗。我说好。如今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城市里,都已为人妻,一年最多见两次面。我却依然幻想有一天可以搬到一起住,开心的听以前的歌,聊年轻时候的事,回想那些帅哥美女,肆无忌惮,到老了依然可以陪你看老帅哥……

亲爱的,愿我们一直相伴到老,拥有生命中更多美好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