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鼠

它许是遗传了祖辈完整的基因——一如既往地对人类产生恐惧,无论那人是否要对它迫害——见人就逃。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推开门迎接一位家长,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不期然的,一只寸许大的灰色身影迅捷地窜过我的脚旁,沿着墙角瑟抖地跑跳着,然后似乎鼓足了勇气一般,一个直角转弯跑进了于它而言危险倍增的广阔场地——庭院以及秋后被父亲收拾干净的菜园。

我的目光紧紧地盯在它弱小的脊背上,微拱的背部让我很难想象它并不恐惧。

如点漆的小眼睛,粉嫩的小脚丫,我都在几米外看得清清楚楚。鉴于我判断出它的恐惧,我并没有去追赶它,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它的这短促、迅捷的一系列动作。

很可爱,虽然老鼠被称作一害,但是,我很难对它燃起杀心。直到它自认为找到了安全点——一处枯枝败叶的堆积,我才缓步走向那里,我希望再近距离看看这个有点童真的小生命,可惜,终究不如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