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五·完结)

13.苏冉

苏冉一边煮着冰糖梨,一边呆呆地想着心事。熄了火,却没有心情享用甜点,回到客厅蜷在沙发里,盯着茶几边的那几只购物袋,它们无聊地堆在一起,很落寞的样子。

和童瑶已经分开二十分钟了,她还没来自己这里拿东西。

苏冉无所事事地踱到阳台边,发现居然下雪了,但这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他盯着楼下,只静静看着雪花在路灯的照拂下轻轻飘落,仿佛想琢磨出楼下的女孩到底去了哪里,有没有回自己家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冉便看到那个清瘦的身影快步走进了楼道,大红的围巾在昏暗的路灯下也很打眼;一楼楼道的声控灯亮了,肯定是她进了电梯。没有别人,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

苏冉赶紧拿了钥匙出了门,走安全楼梯到了楼下。

叮咚一声脆响,电梯停在了十一楼,楼道里昏黄的声控灯亮了,苏冉躲在安全通道的门后,看到童瑶低着头掏着钥匙,开门,但怎么也对不准一般,试了好几次。童瑶的碎发遮着侧脸,苏冉看不清她的表情。

声控灯黑了,楼道里一起陷入了黑暗,他再没听到童瑶的一点声音。门没有打开,也再没听到钥匙的响声了。

十几秒钟的时间,苏冉却觉得仿佛有一个失眠的整夜那么漫长。

突然,黑暗中又传来了女孩轻轻的一声啜泣,声控灯似乎特别敏感,捕捉到的那一刻,又亮了起来。

苏冉看到童瑶站在门前,一只手保持着握钥匙的姿势抵在门上,另一只手也撑着门,头低着柔顺的头发依旧垂着,肩膀轻轻的上下耸动着。

他推开安全门,轻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以免吓到她。

察觉到有人,她突然抬起头,脸上写着惊讶,眼里包着泪,迷离的样子让人心疼。

回家吧。苏冉走过去握住她冰冷的右手,把钥匙插进钥匙孔,扭开了她的家门。

一滴温热的泪,滴在苏冉的手背上,轻轻的,痒痒的。


14.童瑶

苏冉,我的故事冗长而老套。

二十二岁我大学毕业,原本家里安排好了工作,可是年轻气盛啊,我选择了一个人漂到了S城。在那里我孤身一人,没有亲人朋友,碰运气才找到了去市电台工作的机会,不过还是实习生的身份,做了一个跑腿的小跟班。你不知道,当时的我有多泄气,本以为像那样发达的海滨大城市,一定是多多的机会,可是传媒界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光鲜多彩。又因为心中窝着一份固执,我也没有回家的打算,而是强撑着。

直到我病了,病得很严重。当时的我犯了小孩子脾气,没钱又没亲戚,我居然厚脸皮的赖在了我的组长家里。呵,那不是他。我的组长是个女孩子,比我大两岁,叫芸儿。

我赖在芸儿家,直到我病好了。病中的我妥协了,我想回家了,但是就在我犹豫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他,然后我选择无论怎样都要继续留下。

芸儿也是只身一人在S城打拼的小年轻,她大学是在S城读的,所以有一些大学同学互相扶持。芸儿是读理科出身的,但是毕业后却觉得传媒很有趣便入行了,开始比我还艰辛,毕竟隔行如隔山,过了两年,也才不过电台一个不起眼节目的小编辑。

芸儿性格坚强乐观,个性有些搞笑的像个男孩子,这也确定了她的朋友圈中有不少异性,她曾开玩笑地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但我始终打不起精神。因为我觉得自己那时和芸儿个性差不多,我被带入她的交际圈之后,感觉和我之前接触的男孩子都一个样,虽然能打成一片成为好哥们儿,但全然没有一个人让我又那种心动的感觉。

直到我遇见他,他叫骆翊,是芸儿的大学同学之一,我们便是在一次鱼龙混杂的大学校友会上结识。

那天是周末,因为她的同学我大多都熟识了,所以芸儿本想叫我一起去热闹热闹,但听说这次还有不少从外地回来的同学,规模比平常小聚要大些,我就不方便参与了。我在家叫了外卖,吃完了睡了午觉醒来,听见有手机响,却是芸儿手机的声音。原来她手机落在了家里,借了好哥们的电话打过来问我有没有单位来的电话。你知道,像我们这种工作,经常周末一有急事就要赶快去加班。我想,也免得她玩的不尽兴,下午我又没事就给她把手机送去。

理科专业男生很多,吃完午饭觉得很久没有聚了,大家就一起去了母校的篮球场打球,我坐车去芸儿的母校找她。

周末的室外篮球场不少学生都在打球,我在各个球场穿来穿去,眼神儿又不好,没找到芸儿,正准备掏出手机来打她好哥们儿的电话,谁知一个又大又重的篮球就砸在了我面门上,我登时就倒地上了。晕晕乎乎只听到一小阵喧哗,一个男人——看上去又比一般大学生成熟——映入眼前,他担心地看着我:同学,你还好吧?然后要扶我起来。

赶过来芸儿也出现在我视线范围里:小瑶!然后冲着那男人喊了一句:骆翊!你眼睛长哪去啦!这是我妹……

这便是我们第一次相遇。很戏剧。

我现在想来也仿佛是天意,偏偏芸儿没带手机,偏偏那天我好心给送去,偏偏他们商量着去打球,又那颗篮球偏偏打中了我。

晚上我和他们一起吃饭,我和这个叫骆翊的男人坐在一起。打完球他戴上了眼镜,也少了下午阳光里的锐气,变得很内敛。吃饭时其他的哥哥学长们说起读书时的往事,都是玩笑话满天飞,芸儿在内的几个女生也都是女中豪杰,热闹得很;骆翊却很少说话,只是和他们一起笑笑,偶尔才总结性的说几句;倒是可能因为下午的事情对我很抱歉,总是招呼我多吃菜什么的,感觉很体贴。

我只觉得这个人很多面,下午在篮球场还意气飞扬的,席间却是个少话的绅士。好奇是最好的引导者,我开始动用所有的知识想来来了解有关这个人的一切。

他喜欢运动,是个运动健将,但脱下球衣就隐了锋芒。

他读理科出身,但读书很多,文学和哲学都有所涉猎。

他话不多似乎不太会表达自己,但写的文章内容深刻思考独特。

他在生活中待人接物成熟稳重,但看漫画是他闲暇时候最大的兴趣爱好。

……

当我开始动用所有的人际关系来打听他的讯息的时候,芸儿便说:完了,你爱上他了。

我开始不止于只在他的周围刺探,我想要进入他的生活。

那时候我真是一个义无反顾的姑娘,现在想来自己都觉得感动:我有他的电话、QQ、MSN,他当时刚回S城工作,一切都在适应,很忙,所以我们能一起聊天的机会并不多;我又关注他的主页,内容虽然不多,但各个角落我都去踩过,留言;周末我会主动约他出来吃饭逛街,我会说笑话,他总是微微笑。

我在S城的交际圈并不大,又与芸儿他们有太大的重合,没过多久,大家就都开始了解了我的心思。芸儿当时劝我,说我和骆翊之间的不同点太多了,根本不适合,我便说服她——像说服自己一般——那说明我们之间是可以互补存在的。这可能就是所谓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吧。

有一次,我们很多人一起聚会,芸儿喝多了,大骂骆翊:童瑶本来就笨,来这里之后又大病一场,脑子更不灵光了,你那天一篮球飞过去,她更傻了!你看她现在被你弄成了这副呆样儿!你这家伙太混蛋了!大家当时便在起哄:骆翊负责!负责!连我自己也醉鬼一样,“负责负责”的喊。

他笑笑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负责啊?

我便凑了过去:就这么负责。然后就吻住了他。没错,当着大伙儿的面。

从此之后我们就成了大家眼中的男女朋友关系。

芸儿曾说,从那天开始,骆翊就开始放纵我做梦。

而我觉得,从那天开始,我绑架了他,在大家的见证之下。

我是爱他的。

为了和他看上去更相配,我一狠心减肥瘦了十多斤;我们一起看EVA,他喜欢凌波丽,于是我剪掉了长发;他喜欢外国文学,于是我也买来了雨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马尔克斯;他喜欢看小众的文艺电影,我也下了来看;他喜欢听梁静茹,我也买来专辑听,现在我还会唱她的很多歌;我尝他喜欢的食物,去他去过的地方,走他走过的路……

我们的谈话,总是我问他答。他说的每一句我都记得,我说的字却都如风飘散了。而我的喜好,他永远都不了解,似乎也没有想去知道。

我以为努力了就会有回报,但我们之间依旧淡淡的;我把这理解为相敬如宾、细水长流。

我没有问过“你爱我吗”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我觉得那很矫情,另一方面,我承认,我潜意识里害怕他做出的答案。

我对于我们的关系缺乏一些信心,但我手上还有一张王牌。

据我的了解,骆翊只谈过一次恋爱。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高中毕业之后,两人去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他们维持了将近四年的异地恋,女孩大学毕业之后去了美国,两人就分手了。

我于是又开始打听关于这个叫姚曦的女孩子的所有消息。

怎么说呢,我没见过她,但我可以勾勒出她的样子:那是一个外表看似柔弱但很精明的女孩子,独立自信,从小就很会读书,聪敏优秀,气场很强大;大学毕业后选择去美国深造,女孩认为两人在大洋两岸相隔太远了,不如分开,免得相互拖累。我很欣赏这个女孩的优秀和理性,但也为她没有把握住这么一个好男人而惋惜——当然这也是我觉得庆幸的一点。

只是那时我没有了解到“是你的终归是你的”这个道理。

我自作聪明的认为,骆翊对我有些冷淡,肯定是还忘不了前女友;我可以学着成为她的影子,最后代替她。

我于是开始学着一个优秀而尖锐的女孩子,我不再整天缠着他,开始忙自己的工作。刚开始他觉得很奇怪,不知我哪根筋搭错了,后来渐渐开始关心我的工作了,也总给我打气加油——我以为自己的欲擒故纵是多么高明,殊不知他正在为我的渐渐远离而舒心。

我策划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我暗暗地重新拿起专业的书籍钻研,只为能拿到来H大深造的机会;而我拿到这个机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我要有一天,拿着H大的录取通知书,去骆翊的面前,把它撕得粉碎,然后告诉他我愿意为了他放弃这个绝佳的机会,留在这个有他的城市,因为我是那么爱他。

直到有一天,H大的通知书终于寄到了我和芸儿的公寓。仿佛天意一般,同一天寄来的还有我大学同学会的邀请函。

这一年的邀请函做的很讲究,还附上了我们大学时集体活动时留下的相册和光盘。我和芸儿一起坐在家里翻着我大学时的照片、一起看了那时的很多记录。我看得很开心,不停地在说:呵,你看我那时候……哈哈,有这事儿……瞧,那是我……

没错,我曾也是个集体活动积极分子,什么事情都会去凑热闹,什么时候都冲在最前线,出风头多,出糗也多。

突然,芸儿扳过我的脸,看着我,然后指指画面里的我,轻轻地问:瑶,你还是你吗?

那一刻我才愣住了。我,还是我吗?

芸儿说曾经圆脸长发的我更精神;EVA里我更喜欢神经大条的明日香,因为我觉得她身上有我的影子;我读大学的时候就更喜欢国内的现当代文学作品,尤其是先锋小说;看电影看到文艺片会睡着,我更爱看惊悚悬疑类的片子;我不喜欢听静茹,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孙燕姿;我也曾学着烧菜,可我对S城清淡酸甜的口味根本打不起精神,更别说去用心炮制什么好菜色了……

我也曾女王似的站在舞台的中央,有喜欢我的男孩子给我献花儿;如今的我,却像一个只会跟在骆翊身后的,只会瞻仰他的小跟屁虫。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还是我吗?

苏冉,你有过怀疑自己的时候吗?我那时很怕怀疑自己。

可是那一刻,我对自己的怀疑达到了顶峰。那种感觉让人很受挫,因为同时,我对骆翊,对自己的感情也产生了不可救药的怀疑,而这两样东西一直是支撑我走下去的终极目标。

那一刻我终于打算诚实面对自己的怀疑。

我于是冲到骆翊家里,来到他面前,但我并没有像设想的那般,撕掉我的录取通知书,我只是拿到他面前问他:骆翊,我要去H大读书了,你愿意跟我走吗?

但他只是笑着拥抱了我:恭喜你,小瑶。

就在他准备放开我的时候,我抱紧了他,我害怕流眼泪的自己被他看到;但我还没有完全死心:骆翊,如果你要我留下来,我会留下的。

然后他拍了拍我的背:小瑶,祝你幸福。


15.苏冉

童瑶像那天一样的姿势舒服地窝在沙发的一角。苏冉也舒服地坐在沙发下的木地板上,听着这个女孩慢悠悠地说。

然后你就一个人离开了,来了这儿?苏冉问。

女孩点点头。

他今天是来看你的?

是啊,也是来跟我告别的,他就要去美国了。和那个女孩一起。

这样啊……

虽然我知道这么问有些无礼,但,你还爱他吗?

童瑶摇摇头。

那你以后不要哭了。苏冉有些急切有些心酸地说。

童瑶愣了愣,然后笑了:虽然不爱了,但我还在学着慢慢忘记他。当然,我也要来这里学着做回我自己。

苏冉很好奇:你既没有亲人在这边,为什么选择来这里读书呢?

童瑶脸上泪痕已干,她的眼光飘向阳台,笑着说:苏冉最喜欢的季节是什么呢?

唔,应该是夏天吧,感觉人很有活力。而且,你知道的,夏天学生们才更喜欢上体育课。苏冉耸耸肩。

童瑶也笑了笑:呵,我最喜欢冬天。

嗯,那我倒是不太喜欢冬天,冬天太冷,穿的多不好运动。

冬天冷冷的,就可以和心爱的人窝在一起互相取暖。

你知道我觉得最幸福的生活是什么吗?就是希望有这么一个下着雪的冬天,我能和我心爱的人一起窝在家里,吃着热腾腾的饭,看看电视,慢悠悠的聊着天,最后一起沉沉的睡去。如今这样的幸福还只存在于我的想象。

我不知道他所期盼的幸福是怎样的,但我也只能衷心的祝他幸福——虽然我曾经那么希望他那份幸福能有我的参与。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苏冉突然很怀念那天和童瑶一起在这里吃火锅的情景。

厨房里传来电热壶的响声,是水烧开了,童瑶起身,同时也拿过地板上苏冉的茶杯,去厨房添水。

如果,我希望我将来的幸福能有你的参与,你愿意吗?

苏冉想待会儿童瑶过来了,问她。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童瑶 芸儿的到来不仅让我有了老友重逢的喜悦,更解决了我一个大问题。我介绍了芸儿和素素认识,两位很快就打成一片...
    胡偲阅读 114评论 0 0
  • 4.童瑶 骆翊,你有没有这么一个梦想? 能在一个冬天的夜晚,窝在温暖家里,吃着自制的火锅,桌边还有自己心爱的人,我...
    胡偲阅读 211评论 0 0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冰月光辉阅读 3,917评论 0 9
  • ——《士兵突击》魅惑十年元素谈 十年来,一部叫《士兵突击》的电视剧,以其魔力般的魅惑火爆屏幕,远播海内外,以一种前...
    借过此生阅读 539评论 7 9
  • 青春是一个图片集。 每一个图片都代表你成长了多少 有笑过有累过有哭过,有伤过 这些都是青春,经历的的 经历过后,才...
    一只笨乌龟的日更日读阅读 112评论 0 0
  • 我知道伤心不能改变什么 那么让我诚实一点 诚实 难免有不能控制的宣泄 只有关上了门不必理谁 一个人坐在空的包厢里面...
    林冰梦阅读 15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