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罗子群、罗子君、唐晶这三个阶层的女性, 代表的三种婚姻观

热播剧《我的前半生》里,有这样三类女性:得过且过的罗子群,逆袭重生的罗子君,精明干练的唐晶。

不同的女性代表着不同的阶层,每个人所处的阶层又代表了她的婚姻观。


一、赤贫阶层—罗子群:只要有个男人依靠,是谁都行

罗子群代表着那些没车没房敢裸婚的女孩子,如果嫁的人又是白光那样好吃懒做、不求上进,每天还要和老婆吵架的男人,那你只能一辈子活在社会最底层。

剧里的罗子群,一家三口住在租来的一个小单间,全家人就靠罗子群在超市里做理货员那点收入勉强维持,没钱了,就找姐姐姐夫去借,别说有车有房了,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

在每次和白光吵完架后都说要离婚,可最后还是选择原谅他,因为她不知道离开白光后还会不会遇到其他更好的男人,所以她不敢离婚。

后来遇到美发店总监阿辉,欢欢喜喜地坠入爱河,为了他平时买菜都要抠一抠的罗子群大手一挥两千块钱办了一张卡,后来又为了他跑去深圳,才发现人家居然是有老婆的。

她从深圳回来后,她妈妈和姐姐都劝她,这两个男人都不能要。她却说:怎么能都不要呢,不管是谁,至少得留一个。

处在这个阶层的女性,大都离开男人就活不了,她们宁愿吵吵闹闹过一辈子,就如剧中的罗子群和白光,虽然最后白光变好了,但那只是剧情需要,而现实中,大都还是原来的白光,大多还是得过且过地过着原来的生活。


二、中产阶层—罗子君:只要认清事实,便会涅槃重生

罗子君和罗子群是姐妹,按理说她们出生在同样的家庭,应该过的是同一种生活。

可惜同人不同命,同样是嫁给穷人,同样是嫁给爱情,陈俊生比白光努力上进,几年时间就从外企的小职员升成项目经理,而罗子君也可以安心做她的富太太,她的生活也由此一跃上升为中产阶层。

后面被出轨被离婚,刚开始的她接受不了,不愿意轻易离婚,还去找小三儿谈判,可在陈俊生说出他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凌玲后,毅然转身寻找全新的生活。

她大学毕业,在外企工作过半年,真正想要回归职场只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等环境熟悉后,便能很快融入。

而十年的富太太生活更是让她比别人更了解各种奢侈品,才会让她在面试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工作的机会,这些都要得益于她所在的阶层。

试想,如果她和罗子群一样,被离婚了也还是只能在小超市做做理货员,或者饭店当个服务员,简单的卖鞋子的销售工作也不一定能看得上她。

处在这个阶层的女性,她们大多有觉醒意识,也许会遭遇人生的各种变故,但由于自身的经历,她们会迅速调整好心态,认清事实,重新做回自己。


三、社会精英阶层—唐晶:戒指好我可以自己买,我也可以好好爱护我自己

唐晶代表的是上等社会精英,在她被闺蜜挖墙角,被未婚夫背叛后,依然姿态优雅,该上班上班,该见客户见客户,因为她没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她的男朋友贺涵是谁,人人都想得到的男神哪,可她竟然和他谈了十年恋爱,也没走入婚姻。按前面的剧情讲,他们不是没有机会,而好多次也是唐晶主动放弃的机会,这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早就在他表明心意之迹眼含热泪地对他说:我愿意了。

可她是唐晶,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唐晶,为了一个薇薇安,她始终不能释怀。她和贺涵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她不需要巴结贺涵,在她的心里,除非是她自己认定的爱情,她想嫁的男人,她才会义无返顾地迈入婚姻的殿堂。

她活得有底气,即使没有贺涵,她也能好好活下去,就像她自己说的:戒指再好可以自己买,没有人爱护自己那就自己爱护自己。

她活得像个女战士,冲锋陷阵在前线,婚姻对她来说,有想要的是锦上添花,没有也不觉得可惜。

处在这个阶层的女性,她们活得理智而通透,对于婚姻她们可以选择只嫁给爱情,不会被物质所牵绊,如果没有想要的婚姻,宁愿自己一个人。

《欢乐颂》里的安迪就是这样,在每个女人都巴不得投入小包总怀抱时,她却根本看不上他。在包母要调查她,怕她是为了钱接近自己儿子时,小包总对她母亲说:人家安迪根本看不上我们家的钱。

原著里的安迪在和包子确定关系一段时间后就已经怀孕,而包母一直调查安迪的身份不放手,引得安迪反感。即使她此刻怀着包家的孩子,她也不允许包母插手自己的事情,根本不管这样做的后果可能导致她和包子直接分手。

她这么自信是因为她有足够能力养活她和孩子,并能给孩子提供很好的生活和教育,她不惧流言,不怕无依无靠,所以婚姻这种东西在她眼里根本无所谓。

我们都要活得像唐晶和安迪,自己有底气,才能自由选择自己所爱的人,她们这样的女性,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即使优秀如贺涵、包子这样的男人,依然不会选择你。她们不怕没有好男人要,只怕好男人太多选不过来。

我们要努力进入她们这个阶层,到那时,我们才能在想结婚时再结婚,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在日子过不下去时,想离婚就离婚,而不是想着错过这村不一定有这个店,只有这样,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